《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54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15 14:51:24
  《御笔》
  卢俊堂,朔阳富户,是万历年间的进士。后来因为触了万历皇帝逆鳞,赋闲在家,还乡后以玩弄古物自娱。因为做过几任考官,门生故旧颇多,而且敢拼着前程直言进谏,简直是读书人的楷模,因此天下官员都乐意与他交好,而且时常从各地搜集古董玩物送来,所以家中积攒了不少古玩。
  他有同年在江西做道台,一回送了一枝笔过来。问起来历,只说是有个外地盗墓贼,没留神掘到了本地豪绅的祖坟,被人堵在坑里抓住,判了秋后问斩,压在牢里。不料这贼子家中世代都是盗墓的,颇攒了些扎眼的玩意儿。不好出手,在家中菜窖里藏着。打听到道台好这个,捡了几样端正的打点好送来,不求买他一条性命,只求莫要把他锁在尿桶上,让这贼子临死前少过几天苦日子。道台就为难了,说收下吧,这叫受贿,少不得挨一本参。不收吧,颇有几幅宫装仕女,被盗墓贼塞在窖里跟象牙白大萝卜一同过日子,简直暴殄天物。

  有个门子精明,给他出了主意。说这些明器本来就是不义之财,不该归这盗墓贼一家所有,理应没收充公。至于没收充公后怎么办,那就由官府决定了。恰好今年年景不好,庄稼歉收,少不了要开几个粥厂施粥。开粥厂就得花钱,衙门里账上吃紧没有钱。正好把没收的文玩古物拿去卖了换钱,赈济灾民。于公于私都说得通。
  于是这道台下令,把来行贿的盗墓贼家人拿住,一顿板子打个臭死。东西当作赃物直接没收。大件贵重的收入府库,小件零碎的转手售卖。
  衙门里卖东西,当然优先老爷们选。道台看这支笔是白玉的笔杆,上头雕花绣纹,甚是可爱。于是这道台便买了出来,送给卢俊堂。卢俊堂随意看了一圈,看不出名堂,随手放在一边,也不留意。
  当天夜里读书,读书困倦,就在书房小憩。朦胧之间,就看见屋里有个白色的身影。睁眼一看,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个白衣女子,一头黑发披散,也不梳成发髻。
  卢俊堂看那女子浑身珠光玉泽,不似活人,知道是来了妖邪。好歹朝堂上风雨里过来,有些胆色。思量那女子没有加害于他,十有八九是有所求。打交道的不论是人是鬼,最怕的是无欲无求的,做出什么举动全无顾及,你也没法子约束。只要有所要求的,不论人鬼,都好对付,求名的写传立碑,图利的撒银烧纸,总有法子对付。思量到这一层,心思安定下来,就问那女子是谁,要做什么。
  那女子也不行礼也不道福,只说某村有什么样的砚台一只,让卢俊堂拿来。卢俊堂再要多问,那女子只是痴痴看月亮,再不答话。
  这有么一位姑奶奶在屋里站着,卢俊堂也不敢睡了,熬了一宿,等到天亮的时候,才看见那女子渐渐融入晨光,化入那一杆玉笔中。
  卢俊堂见那女子是玉笔成精,思量子不语怪力乱神,自己是圣人门下,岂能让这些邪魔外道迷了心思。想起邪不压正,于是吩咐家人,把圣人教诲,论语孟子摆出来,围着那玉笔摆了一圈。单等夜里到来,看那不修边幅的女子见了圣人的浩然正气,羞愧也不羞愧。

  等到半夜,月光透过窗户进来,流光凝结,聚成一个人形,那女子伸手把那一圈书翻了一遍,对着卢俊堂哂笑道:“小儿小儿,痴得可爱。”说罢又吩咐一遍,让他把砚 台取来。吩咐完了,不再理会他,接着看自己的月亮。
  卢俊堂心里觉得窝囊,于是问家人哪里有高人法师,可以整治妖邪。家人就说香樟寺的住持是得到高僧,听小沙弥说师傅天天跟周公下棋,可见是个灵通古今的人物。卢俊堂也听说过这和尚的传承。他那袈裟钵盂,是唐朝传下来的,上面还有皇帝手写的经文。于是布施了香油白面,把住持请来,说了情由,请他把那女妖精镇压了。
  住持听罢,说一声:“我佛慈悲”,就说小事一桩。于是抄经摆阵,把那玉笔团团困住,只等夜里来了,收服妖精,也是功德一件。当晚那女子一现身,住持大喝一声,众弟子这个打钵盂,那个吹芦笙,嘀嘀咕咕念起佛经。那女子把头一侧,听得津津有味。听了一会,发觉那和尚把那几句经翻来覆去地念,无趣得紧。训了一句:“烦死人”。抬脚把摊在地上那些经文随意踢散。和尚见了大骇,说不知道哪来的妖精,佛祖都制不住。连忙拿出钵盂,展开袈裟。这钵盂袈裟是高僧遗留,还有皇帝御笔题字,非常灵验。前代高僧曾拿它在乌斯藏治僵尸,在洞庭湖伏蛟龙。不想这次拿出来,袈裟成了抹布,钵盂成了葫芦瓢,一点灵力也没有。

  那女子让他们折腾烦了,训一句:“没眼色,也不问问我是谁”。卢俊堂被她闹了这三天,也不甚怕她了,就问那女子来历。那女子就说了,自己原本是和田一块羊脂玉,曾经是一个部落的至宝。北周上柱国独孤信征战的时候,俘虏了这部落的首领。部落为了赎回首领,松了独孤信不少宝物,其中就有这块羊脂玉。
  独孤信也是个奇人,他有七个闺女。长女嫁给北周明帝,所以独孤信是北周的国丈。他的小女儿就是大名鼎鼎的独孤伽罗,是隋文帝杨坚的皇后,也是隋炀帝的生母。所以他又是隋朝的国丈。独孤信的四女儿独孤曼陀嫁的是北周上柱国李虎的儿子。她这丈夫名声不显,但是儿子孙子却大大的有名。这独孤曼陀的儿子就是唐高祖李渊,孙子就是唐太宗李世民弟兄四个。所以这位独孤曼陀乃是唐朝老祖母。从这个意义上说,独孤信又是唐朝的国丈。独孤信他一个人兼着三朝国丈,可谓古往今来第一牛逼老丈人。

  闺女多的好处是大大增加了他成为国丈的概率,但是坏处也很明显,他得准备七份嫁妆!为了准备嫁妆,把家里的好东西搭出去不少。这块羊脂玉也作为陪嫁到了李家。唐高祖李渊夺了他姨表兄弟隋炀帝杨广的天下后,李家就搬家了,从晋阳的唐国公府搬到了长安的皇城。这块羊脂玉也因此进入了宫廷。
  后来唐太宗的时候,命人把这块羊脂玉琢磨成笔,赐给才人武瞾。等到武则天登基,就拿这支笔批阅奏折,书写诏书。孔孟门人科举,状元要用这支笔来点。唐武宗灭佛的圣旨,也是拿这支笔来写的。
  这女子哂笑道:别说几个罗汉菩萨,就是把如来佛祖请来了,在她面前也讨不了好。
  卢俊堂听罢,倒吸一口凉气,就问那女子跟那砚台有什么仇,自己这就给衙门递帖子派衙役去把那砚台拘来。那女子也大方,就说自己这支御笔,安史之乱的时候曾被赐给山人宰相李泌。李泌在山里修行的时候拿顽石打了一方砚台,带着自己用。砚台磨墨,御笔写字。笔砚耳鬓厮磨,有了情愫。后来李泌的后人又把这御笔进献给皇家,从此就与那砚台分离。直到不久前才打听到那砚台的下落,想要见他一面。

  卢俊堂听罢,心里骂她不守妇道,嘴上赞叹:好个义气女子。吩咐家人连夜去了那村子,把砚台取来。管家小心翼翼端着砚台进屋,和尚因为这御笔写过灭佛的诏书,心中怨恨,对付不了御笔,于是悄悄把脚一勾,那管家被绊倒在地。哐当一声,砚台打个稀烂。
  这女子见砚台碎了,悲恸不已,嚎啕大哭。顿时狂风大作,灯火烛光尽被吹灭。浓云遮天,不漏半点月色星光。电闪雷鸣,下起瓢泼大雨来。天地之间一片黑咕隆咚,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见风雨中夹杂着那女子的哭嚎,时远时近,仿佛远在天边,又好似就在耳旁。
  卢俊堂等人吓得腿脚酸软,两股战战,跪在地上不住磕头。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风雨方才停歇。那女子不见了身影,只留下一只玉笔摆在桌上。
  卢俊堂看看那玉笔,长吁短叹不知道该怎么伺候这位姑奶奶。正发愁的时候,门外传来哭声,是香樟寺负责看门的小和尚,哭着说昨夜一场洪水把整个香樟寺夷为平地了,所有佛菩萨像都化为一滩黄泥,他费劲功夫,只抢出如来佛祖的一个大拇指来。
  管家听罢,就给卢俊堂出主意。说这只御笔来头不小,既然香樟寺的佛菩萨镇压她不住,倒不如就在香樟寺的原址上修建一座庙把她供奉起来,免得惹恼了她再引来祸患。
  于是卢俊堂出资,修了一座笔仙庙,专门供奉这支御笔。这庙里平日也没什么香火,只是干旱少雨的时候,会有胆大的人拿着那砚台的残片进到庙里。那御笔见了必然悲恸大哭,就有大雨天降,比拜龙王灵验得多。
  抗战期间,这座笔仙庙毁于日军轰炸,其旧址现在是一座商场。
  日期:2018-04-15 18:44:12
  《石龙王》
  朔阳治下望河沟村有一座龙王庙,相传建于辽金时期,具体年份不可考。庙里有一座龙王像,石头雕成。村里人每天进贡高香三柱,糜子捞饭一碗。如果遇到干旱,就停了高香捞饭的供奉,推选德高望重的老人进庙里指着鼻子训那石头龙王,数落他只吃干饭不干事儿。一般饿龙王三天,就能降下雨来。
  上世纪,龙王庙毁于下乡知青手中。其旧址现在是露天煤矿,已经见不得庙宇踪迹。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