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国术传记——老一辈武学宗师们传奇的一生,武术被尊称国术的黄金岁月!》
第173节

作者: 作者白鹿原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4-15 13:00:54
  191 自由了
  溥伟说道:“老子不是什么山大王,就是想借一样东西而已。”
  领头的问道:“你要什么?”
  溥伟说道:“把你们藏起来的酥油和藏经纸,借给我一用。”领头的听明白了,原来是为盛会的事而来的。
  领头的谎称,说道:“我们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溥伟说道:“那么多的东西,库伦城里是放不下的,还是拿出来了吧。”
  溥伟一开始还真被他们给蒙住了,但是一听他要找山西马帮,这伙人就急了,他一想他们可能就是在这里看守东西的人。
  领头的死都不说,溥伟没有时间跟他们磨叽,一出手一枪就结果了一人的性命。
  他用枪顶着领头的脑袋,说道:“再不说,我一枪打死你。”众人围着他,不敢靠近。
  溥伟又说道:“谁要是说出来,我有重赏。看你们是要命呢,还是要钱呢,想好了。”说着,又是一枪撂倒了一人。
  众人一见他枪法这么准,领头的又被他劫持住了,胆小的撒腿就跑了,剩下的也不知道东西藏在哪里,就放他们走了。
  现在就剩下他们俩人了,溥伟把他松开,说道:“只要你能打赢我,我就放你走,输了就乖乖的说出了,怎么样?”
  那人活动了一下手脚,都还能动。从腿上拔出了一把匕首,就像他扑来。溥伟没有还击,而是一再的躲避。
  几刀下了都没有沾到他的分毫,那人把手里的刀一扔,说道:“你赢了,我带你去!”说着,他在前面带路,溥伟紧跟在后面。
  他们走进一片小树林,领头的一指前面的山洞,说道:“就在那里面。”
  溥伟走上前,想去看个究竟。突然,那人从背后向他偷袭,一刀扎在了他的后心上,还是他及时反应过来,扎的不够深,不然他的小命就要交代在这里了。
  那人见他太厉害,夺路就想跑。溥伟给了他几枪,撂倒了。

  他简单包扎好伤口,走进了山洞,那人没有说假话,他想要的东西就在这里面呢,眼看答胡泰也是时候到了,他走出去,艰难地爬上马背向山丘走去。
  答胡泰带着一千兵马,驻扎在山丘峡谷里。他站在高处向远处张望,商道上连个鬼影子都没有看见。
  分别派出去的探马回来了几波,都说五里之内没有看见有人单枪匹马走过。答胡泰怕溥伟有什么闪失,就让多派人打探。
  这时,跟他一起带队来的还有溥伟的军师野胡烈。他不放心把这一千人马都交给答胡泰指挥,怕他乱来。
  夜幕降临,雄鹰震耳的鸣叫刺破长空。野胡烈伸出一条臂膀,一头猎鹰飞驰而下,落在了他的臂膀上。
  他抚摸着毛发,说道:“召集队伍,跟着它走,就能找到王爷。”
  答胡泰知道他这只鹰的本事,大叫一声:“上马,出发!”一千队伍,浩浩荡荡狂奔而下。雄鹰在空中鸣叫,为他们指引方位。
  等他们发现溥伟时,他已经昏迷过去了。马匹又遇到了狼,吓得跑错了方向,还好溥伟的骑术不错,没有从马背上掉下了。
  答胡泰第一个扑过去,叫道:“主子,你怎么了?”一不小心拍到了他的伤口处,痛的他醒了过来。
  看着野胡烈来了,叫道:“安达,你来了就好。”他将山洞的方位告诉给了他。
  野胡烈按照他说的,画了一张草图,叫答胡泰领着人,带着车马,连夜将东西取出,在明天天亮之前,运进库伦城。

  他看了一下溥伟的伤势,伤口不深,但是流血过多,需要休息。但是,溥伟却命令他,连夜把他送回库伦城,明天他还有要事要办,不能耽误。
  野胡烈只好给他简单的做了包扎,带着队伍护送他返城。
  在车上,溥伟问道:“日本人有没有再派人去过大营找他。”
  野胡烈说道:“自从上次以后,日本人就好像消失了,没有再去过。”溥伟想不出,日本人会有什么阴谋等着他。

  野胡烈把他送到城外,就去接应答胡泰了。溥伟忍着疼痛,走进了车马店。吴伯见他一人,脸色苍白,全身滚烫,这是发高烧了啊!
  赶紧给他熬制草药,又见他背上有刀伤,关切地问道:“主子,您这是怎么啦?”
  溥伟喝了药,说道:“东西我已经给你找来了,你赶紧去告诉桑珠夫人,让她派人去城外接应。”
  他又说道:“最好是纳兰去!”吴伯心里明白这么短的时间,就能弄来东西,也只有抢了!
  桑珠一听他说,东西已经快运到城了,现在就需要她拿着城关文书去接应。
  桑珠一想到卓玛巴,大叫道:“什么破文书,我桑珠这张脸就是最好的通关证,谁要是敢拦我,就是不想活了!”
  她下令,召集兵马去城外接应。吴伯与纳兰跟他一并去。
  车外五里,野胡烈扮成马帮的行头,听到有人马过来,叫答胡泰去看是不是接应的人来了。
  答胡泰站在高处,拿着单筒望远镜观看到,真的是她们。
  野胡烈叫道:“那这里的事交给你,我们回大营了!”说着,一招呼,大队人马开拔走了。
  桑珠见前面升起了一片尘土,大叫道:“小心有响马!”手下都掏出了枪。
  这时,答胡泰一人一马跑了过来,大叫道:“来人可是桑珠夫人?”
  桑珠一看左右吴伯纳兰,问道:“他是什么人?”
  吴伯听着耳熟,打马向他走去,走近一看是答胡泰,才明白了这一切是怎么一回事。
  答胡泰跟他一起过来,吴伯解释道:“这是我多年的商道朋友,我就是通过他,才好不容易运来了这一批东西。”
  桑珠一见来人面目杀气很重,叫道:“那就多谢这位道上的朋友了。”
  答胡泰一笑,说道:“以后夫人要是用的上在下,尽管找我就是了。”说完,请她叫人验货。
  吴伯带着人查看以后,桑珠给了答胡泰三根金条,叫人把东西拉走了。
  进城门时,却被守卫的兵拦下了。

  纳兰叫道:“这是桑珠夫人的东西,难道你们也要检查吗?”
  城防官,说道:“棍布护法吩咐了,盛会期间往来货物一律严查。”并拿出了一份首领下旨的搜查令。
  桑珠一看,叫道:“让他们搜。”说着,打马进城,直往棍布护法的寺院而来。
  跳下马,不等卫兵通传。她就径直往里闯,众人见是她,不好强加阻拦。只好把她挡在禅院外围,不让她擅闯内堂。
  就见她大叫道:“棍布,你给我出来。”
  过了一会儿,一个中年护法走了出来,客气地问道:“夫人到访,真是稀客啊!”
  桑珠指着他,说道:“你别拿着首领的旨意吓我,我可不吃你这一套。”又说道:“你是不是听了卓特巴的主意,也要与我为敌。”
  棍布哈哈大笑,说道:“夫人的风采过不同与常人啊!”

  他走近说道:“盛会乃首领与天同庆的大事,要是出了一丝披露,你我有几个脑袋啊!”
  又说道:“旗主们可是在看着呢,要是办砸了牧民们起来闹事,你的罪过可就大了。”
  桑珠一时被气恼了,那想过这么多,现在见他说的这么严重,脸上有些挂不住了,但是还要争上几分,说道:“我的东西不会有什么问题的。”
  他说道:“查了,就知道了。”这时,有兵来报,东西里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物品。

  桑珠这下理直气壮地说道:“怎么样,还要查吗?”
  他说道:“不用了,让他们放行吧。”桑珠一甩马鞭,走出去了。
  纳兰一路跟随,所见真是惊心动魄啊!东西顺利进来了,盛会的事也就可以按章办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