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32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林浅自己乐得大笑起来,笑完了挥挥手说:“开玩笑啦,我知道是你的军功章,书房有很多,你做了什么英勇事迹拿到的?”
  顾城骁故作深沉,“跑步第一,跳高第一。”
  林浅忍俊不禁,没想到他也有这幽默风趣的一面。
  笑着笑着,他的脸就凑了过来,他性感的薄唇也贴了上来,他单手捏着她的后颈,不停地加深这个吻。
  第36章身体有隐疾?
  他单手捏着她的后颈,不停地加深这个吻。
  天知道他有多么迫不及待回来,甚至在上级授奖的时候,在那军人最光荣的时刻,他的脑海里都是她调皮又可爱的脸。

  或许真的验证了那句话——情人眼里出西施。
  任凭别人怎么不看好她,怎么嫌弃她,说她丑,他就是觉得她漂亮,以至于那天晚上才会对她做了不该做的事情。
  当男人见到了心仪的女孩,那份悸动是不由自主的,在潜意识里就想拥有她,那是一种人类繁衍生存的本能。
  顾城骁将军帽郑重地放置在衣柜隔层里,空出来的手自然而然地拥住她。

  他一边吸吮着她的唇瓣,一边带着醋意地说:“我不管你以前喜欢谁,尽快把他从这里挪开,”他加重力道按了一下她的胸口,“我才应该是你心里的那个人。”
  这霸道的口吻和强势的举动,把林浅教训得服服帖帖的。
  林浅从来没有遇到过像顾城骁这样的男人,冷落他疏远他他耐心地哄得你没脾气为止,骂他闹他他给你一顿揍,把你揍得服帖为止,他从来不在言语上跟你多废话,却用最实际的行动办最有效的事。
  她看似是自由的,但其实已经被他贴上了“他的女人”的标签,她是他的私有物,他不允许她有任何的异心。
  林浅在顾城骁的手里毫无抵抗之力,任由他捏圆搓扁。
  她虽然在林家谨小慎微唯唯诺诺的,但在外面,在学校,她可从来都不肯吃一点亏,她不能吃亏,她的朋友也不能吃亏,哪怕她要面对的是男人。
  她从来不怕得罪人,从来不怕闯祸,从来不怕把事情闹大,所以,能用武力解决的事情她从不用嘴说。
  她信奉的是她自己的拳头,谁的拳头硬谁就是老大。
  这样的浅小爷,其实也有很多人怕她。
  二十岁的小姑娘,最是渴望爱情的年纪,她也偷偷地幻想过自己喜欢的类型。
  她喜欢的人,必须有血性,必须有担当,必须是真正的男子汉。
  可大多数知道“浅小爷”名号的人都不敢招惹她,唯有像汪洋那样真正有背景有权势又有钱的“高级混混”,才敢惹她。

  不敢惹她的人她看不上,敢惹她的“高级混混”她更看不上。
  顾城骁就像从天而降的天神一样,他的拳头比她硬,他的脾气比她硬,他的手段更是比她硬,她不服都不行。
  久久得不到回应,顾城骁像是发了怒的雄狮一样,突然将她的双手反扣在背上,轻而易举地将她沿着柜门提了起来。
  林浅惊呼出声,心跳骤然加快,不过,她虽然双脚悬空,但她一点都不害怕,因为她知道顾城骁不会真摔了她。

  有他撑着,她反而觉得很踏实。
  “没听到我的话?”他反问道。
  “听到了,”林浅看着他,目光中带着一丝惊恐,也带着一丝小雀跃,“我明白自己的身份,我不敢有二心。”
  顾城骁也看着她,嘴唇微肿,杏眼清澈,那几缕盖住眉毛的凌乱的短发,调皮得恰到好处,她的美不是妖娆的美,而是带着男孩子气的英气美,顾城骁就喜欢这种英气美,不矫揉造作,真实的,帅气的,豪爽的美。
  他没有将她放下来,而是将她举到与自己齐高,然后又是一通天旋地转的吻。
  男人的这份霸道和强势,彻彻底底把林浅心里的小九九给熨服帖了。
  等到被他吻着辗转压到了床上,她才突然醒悟过来,惊呼一声,“妈呀,老子什么时候成了抖M体质了?”
  顾城骁拍她小脸,“又老子,你一个女孩子家家的,整天把‘老子’挂在嘴边像什么话?!”
  “顺口嘛。”
  “看来,是时候拿出真家伙,让你知道到底谁才是真正的‘老子’了。”
  在自己的地盘上,顾城骁丧心病狂地为所欲为,连单手解皮带的姿势都堪称精准,“哒”的一声,分秒搞定。
  林浅想提醒他拉窗帘,毕竟光天化日之下她很害羞的好不好,可没等她开口他就堵住了她的嘴,直到感觉身上凉飕飕的她也没找到机会说话。
  林浅光溜溜的小身板在下,顾城骁却只是将皮带和配枪解了下来,依旧衣衫完好。
  热吻慢慢往下,林浅的嘴巴终于获得了自由,她小声地抱怨道:“你怎么不脱衣服?不公平!”
  顾城骁一顿,笑言,“看来,夫人比为夫还要急切。”
  “……”有吗,你从哪里看出来?
  顾城骁单手撑起身体,单手开始解衣扣。
  可是,当他刚好解开第二颗纽扣的时候,身上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铃声伴着震动一起来,让他顿时僵住了。

  这铃声是他专门设置的部队的电话铃声,部队的电话,而且还是这个时候,多半是有重要的事情。
  他不敢耽搁,嘴巴“嘘”了一下暗示林浅别出声,他保持着“在上”姿势,接通了电话。
  “喂?”
  顾城骁安静地听着电话里的声音,他面色深沉,表情严肃,听完之后利索地回了一句,“马上通知下去,紧急开会。”
  按断电话,他赶紧从林浅身上下来,拾起皮带快速系在腰上,还习惯性地摸了摸配枪。
  “你去哪?”林浅懵了,什么大事能比眼前的事大?什么情况能比眼前的情况急?
  顾城骁已经恢复了冷静,那张性冷淡的扑克脸又出现了,平静到好像刚才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他转回衣帽间拿上了军帽,边戴上边往门口走,“部队有急事,我必须马上过去一趟。”

  “啊?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林浅光溜溜的身上凉飕飕的,万万没想到他会在这时候把她扔下,“喂,顾城骁,你关键时刻掉什么链子啊?!”
  正准备开门的顾城骁停下脚步,回头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他也很不舍,他也很为难,可他只能抱歉地说:“乖乖在家等我回来。”
  “……”
  开门,关门,顾城骁火急火燎地走了,走了,了……

  林浅简直醉了,嘴巴还麻麻的,脖子还湿湿的,胸口还黏糊糊的,顾城骁竟然就这么放开了她。
  都这样了,他都可以放开她,是真的有事,还是……身体有隐疾?
  独自躺在床上的林浅,不得不这样想。
  第37章谣言
  顾城骁一边系衣扣,一边冲下楼,事态紧急,他对迎面过来的年管家招呼一句,就跑出了门。
  这种状态佣人们并不奇怪,别说现在,就算大半夜有紧急任务,少爷都会身先士卒。
  不过,大家都知道此刻正是少爷和少奶奶甜蜜温存的时候,正所谓小别胜新婚,少爷下楼的时候还在系扣子,那么楼上的少奶奶现在……

  林浅现在确实很不爽,从脚底板到头顶每一根发丝,从身体到内心都很不爽,对顾城骁很不爽。
  把人家都脱光了,亲也亲了,摸了摸遍了,然后竟然走了。
  有这种操作吗?
  还是男人吗?
  把老子的热情勾起来自己却跑了,老子墙都不扶,就服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