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30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不是?你敢否认校草早上不是来找你的?你敢否认你跟校草没有一起翘课?”见林浅没有否认,祝梵梵更来劲了,“快说说嘛,你是几时跟校草勾搭上的?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公开?”
  林浅简直欲哭无泪,不解释不行了,她举起右手,严肃认真地说道:“我发誓我跟校草没有任何关系,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更不可能有,我要是骗你,那就让我找个性无能的老公。”
  “这种毒誓你也敢发,行,我信了。”
  祝梵梵不再追问,林浅转头四处搜寻楚墨枫的踪迹,阶梯教室比较大,公共课都是几个班一起上的,她也不知道楚墨枫坐在哪里。
  好歹也是同学一场,她希望他没事。
  可是找了几圈,她都没有看到楚墨枫。
  “看什么呐?”
  “没什么。”
  “下午没课,一起去泡吧?”
  “我要回家,没空。”
  祝梵梵无比的惊讶,“以前你说回家就跟要去火葬场似的,今儿个怎么了,一说回家就乐得发春似的。”
  林浅白了她一眼,幽幽一笑,“你管那么多!”
  临近下课,老师突然说:“各位同学坐好,下面我来点一下名。”
  此言一出,教室里顿时炸开了锅,满场幸灾乐祸的吼吼声。
  因为是公共课,一上上半天,点名也是不定时的点,一般都在上课最初点,所以好多同学都是前面来了,过过场就翘了,早退的学生不计其数。
  临下课了老师突然要点名,那些早走的同学全都被捉住了。

  一个班一个班的点,挨个点,当老师叫到“楚墨枫”的时候,在场所有人都在找,包括林浅。
  可是,没人应答。
  大家在私底下纷纷议论,“楚墨枫今天怎么回事,他一向来都准时上下课的啊。”
  “我可是为了楚墨枫才来上公共课的,结果等了半天他竟然没来。”
  “他不来有什么好稀奇的,他今天早上去女生宿舍才稀奇好吧。”
  “什么什么,他去女生宿舍干嘛?嗷嗷嗷,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
  “不知道,他待了一会儿就走了,谁都没瞧见他等的那个女生。”

  “哦不,他等的人竟然不是我,这太伤我心了……”
  然而,伴随着对楚校草的议论,有关林浅的八卦又在学校食堂里悄然四起了,两者简直就是无缝连接。
  学校食堂堪称“八卦殿堂”,比起网络上的键盘侠,食堂长舌妇的讨论要来得更加绘声绘色。
  “惊天大消息,有人看到林浅从一辆豪华越野车上下来,衣衫不整,面带潮红。”

  第34章进水了,还是装屎了?
  “我靠,她也太胆大了吧,大白天的竟敢在学校公然车震,也不怕被看到?”
  “那个男人是谁?是不是首富?”
  “不知道,就下来了林浅一个人,林浅走了之后车子也开走了,神秘兮兮的。”

  “肯定是首富无疑,林浅跟汪大少爷结了梁子,首富不敢在家里当着儿子的面宠幸林浅,所以就到学校来*呗。”
  “真是一个有手段的狐狸精啊,像汪首富这种老男人,肯定把她当女儿宠,她多随便啊,在学校公然玩车震,想想都刺激,汪首富尝到了甜头就撒不了手了,被她吃得死死的。”
  “啧啧啧,这种人为什么要跟我们做校友,简直就是B大的耻辱。”
  “之前有传言说,她从南音手里抢走了楚墨枫才被南音嫉恨上的,你们说,楚墨枫今天没来上课是不是知道了林浅的真面目而受了打击啊?”
  “太不要脸了,太龌龊了,我要是南音,我也要打她。”
  “可不是,我就说汪大少爷没那么蠢,被南音怂恿几句就去围堵林浅,现在看来,八成是汪大少爷早就看林浅不爽了。”
  “汪大少爷有他老子当靠山,一声不吭就出国深造去了,可是南音呢,背着记过的处分,终身都是污点。”
  “浅爷手段太高明了,不是你我可以参透的。”
  自从教唆伤人的事情一出,南音就成了众人唾弃的对象,一个品学兼优的三好学生,一个前途无限的貌美校花,竟然是教唆伤人的主谋。

  乖乖女的人设崩了,南音一下子成为了腹黑女的代名词。
  可是现在,南音又成了众人口中的可怜人,悄悄地洗白了那段教唆伤人的黑历史。
  而林浅,成了大家口中新一任的高级婊。
  ——
  下午,获得恩准的林浅堂堂正正地回到了城邸。
  一日不见如隔三秋,这好几日不见,大家看林浅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都跟见了鬼似的。

  那天少奶奶住院,老爷和夫人在城邸等了少爷好半天,少爷一回来就被二老给围攻了。
  夫人苦口婆心地劝少爷离婚,老爷也是言辞犀利地警告了又警告。
  老夫人一开始还帮少奶奶说几句话,可无奈夫人火力太猛,又有老爷撑腰,老人家最终决定回老家不管了。
  大家都知道,是少奶奶怀了孕,少爷才忤逆父母娶了她,现在孩子掉了,少奶奶又不讨二老喜欢,大家都以为这桩婚事铁定要黄。
  最重要的是,这个少奶奶怎么看都跟少爷不搭啊,不说身份地位这些硬件了,就说兴趣思想等这些软件,两人也是相差甚远。
  这几天没见少奶奶回来,大家都以为他们已经分开了。
  谁料想,少奶奶突然就回来了,大家也是面面相觑了好久。

  “咳咳咳,”年管家轻咳几声,提醒那几个窃窃私语的佣人们注意,然后又笑脸迎人地对林浅说,“少奶奶,身体都好了?”
  林浅双腿一蹦,直接跳到了他的面前,古灵精怪地说:“锵锵锵锵,都好啦~~”
  佣人们忍俊不禁,年管家不满地回头瞪她们。
  见状,林浅笑呵呵地说:“没事儿没事儿,大家都是一家人,那么拘束干嘛?”
  年管家不苟言笑地说:“国有国法,家有家规,顾家的家风是不允许……”
  年管家话还没说完,林浅大喇喇地往地上一坐,“哎呦我的肉啊,好痛,”她眯着一只眼睛倒抽着冷气,但丝毫不影响拖鞋的动作,她一边解鞋带一边说,“鞋带绑得太紧了,挤脚。”
  年管家:“……”这成何体统,我一定要告诉少爷!
  其他佣人们:“……”
  “少奶奶,您还要坐小月子,不能……”

  林浅打断道:“哎呀呀,还是脱了最舒服,反正都到家了,我就不穿了。”
  “……”年管家惊呆了,弯着腰好心提醒,“少奶奶,天气凉了,脚底板直接踩在地砖上太冷了,您刚刚小产,很容易着凉的。”
  林浅站起身,一手拿着两只鞋子的鞋带,一手揉了揉屁股,笑着说:“不碍事,你们忙去吧,我上楼睡一会儿,少爷回家再叫我。”
  “……”这怎么可以啊,年管家急得犹如热锅上的蚂蚁,“少奶奶,少奶奶……”

  林浅边走边甩着手里的鞋,跟把玩着什么好玩的玩具似的。走到门边离鞋柜三米的地方,站定,她甩着鞋往鞋柜一丢,“啪”的一声,鞋子准确无误地丢到了鞋柜上。
  “哦也!”林浅打了个响指,雀跃地跳起来,“神投手啊简直,还有谁,还有谁?!”
  年管家:“……”年轻人的世界我不懂。
  其他佣人:“……”少奶奶太好玩了。
  在大家错愕的目光中,林浅双手捂着屁股,赤着脚,一蹦一跳地上了二楼,整一个犯病的中二少女。

  “年管家,这到底是什么情况?您给我们透露透露,省得我们在少爷面前犯迷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