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29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里空间小,她紧挨着他,一个没站稳就坐到了他腿上。
  她有些害怕,怕再被打,赶紧挣扎着要起来,伤处连着腿,她的双腿都在打颤。
  谁知,顾城骁非但没生气,还勒了一下她的腰,知道她痛,又分开了双腿,让她屁股悬空坐着,抱着她,护着她。
  这个动作真的很像抱小孩,严厉的爸爸抱着因为捣蛋而被打哭的女儿,爸爸又生气又心疼,更多的是无奈。

  “哭够了没有?”她哭得眼泪鼻涕直流,顾城骁终于不能再忍。
  林浅吸着鼻子,哭声渐止,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帮我拿张纸……”
  顾城骁身体往前,伸手去勾前面的纸巾盒,这个过程,他都紧紧地抱着她,生怕她再跌下去。
  交战过后,就是反省,顾城骁的语气没之前那么凶了,多了几分耐心,也多了几分柔情。
  “清楚自己的身份吗?”
  “嗯。”
  “无论如何,以后都要跟他保持距离,以前幻想过的事情以后都给我灭了,不能再想。”
  林浅擦着鼻涕,撅起小嘴辩驳一句,“以前就没幻想过,以后……以后更不会了。”
  “以后,不准打架,不准惹事!”
  “那要是别人打我呢?我也不能还手?”
  “你只要不惹事闹事,好端端的谁会来打你?”
  “……”

  “好好上课,修身养性。”
  “……”我的天哪,老子忍你很久了,不过,老子可以忍更久。
  “我的话听到没有?”
  “嗯。”
  顾城骁隔着裤子摸了摸她的患处,她痛得直嚷嚷,“啊啊,痛,别在这个时候吃我豆腐行不?”
  为了给她加强观念,顾城骁郑重其事地提醒道:“我是你丈夫。”
  “……”臭不要脸的,打人的时候怎么不想想你是我丈夫,有这么变态的丈夫吗?林浅在心里暗骂一阵,然后怯怯地问道:“那刚才算不算家暴?”

  顾城骁眉头一皱,还没开口说话,林浅就讨饶着说:“我跟你开玩笑呢,别当真,别当真。”
  “就你刚才那些不堪入耳的话,要是在部队,要是是我的兵,敢这么大逆不道,我能抽你八鞭十鞭,抽到你下不了床为止。”
  “抽?”林浅眨一眨眼睛,眼珠子悄然让下移,视线就这么定格在了他膨胀的某部,脑海里全是少儿不宜的画面,太污了。
  顾城骁从她泛红的脸颊上读懂了她的意思,又好气又好笑,故意逗她,“你也想试试?”
  林浅的脸炸一下红了,赶紧低头。
  这一低头,她一眼就看到了他掌心的胶布,联想到楚墨枫说他手掌被烫伤的事,她捉着他的手问道:“都受伤了还打人,你还怪我打人,你不也动不动就开打么?!人的怒气一旦积累到某个点,很难不爆发的。”
  “你还有理了?!”
  “不敢……”这是真不敢,不管她心里几千几万个不愿意不答应不认同,也只敢在心里说不。
  “昨天遇到了车祸才没机会跟他说清楚,不然你以为我能听之任之?”
  林浅鼓起勇气,抬头对望着他的眼睛,这么近的距离,这么亲昵的动作,这一眼,就看得她脸红心跳的。
  “有话快说,趁现在!”
  “……我以为你再也不理我了。”她想,她一定是留恋这种不愁生计又能念书的生活,多轻松自在啊。
  顾城骁喉头一紧,小丫头含羞垂眸的样子,可比她张牙舞爪的样子,要可爱多了。
  第33章你现在不愿意?

  “你把我丢医院就不管了,我以为……你我从此以后就桥归桥,路归路了……”
  顾城骁的目光变得异常柔和,语气也不自觉地放轻放缓了,甚至还带一丝宠溺的怒意,“那还不是被你气的?!”
  林浅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贱样,双肩一耸,两手一摊,说:“我就这样,这就是我,你受不了我可以重新考虑咱俩的关系。”
  顾城骁佯装生气,半玩笑半警告着说道:“离了我,你也别想跟我侄子谈恋爱。”

  “啧,我真没想过跟你侄子谈恋爱,像他这种肩不能扛手不能提又没两把刷子的贵公子,不是我的菜。”
  “那谁是你的菜?”
  “大概能降服我的男人还没出生吧,哈哈哈哈。”不好意思又嚣张了,她就是这种给点颜色就能开染坊的人。
  顾城骁一捏她的细腰,抿唇的动作性感到极致,立体深邃的双眸直直地盯着她看,意味不明地反问一句,“你觉得我不行?”
  “……”林浅笑了一半的嘴巴瞬间僵住,他的额头几乎要碰到她的,即便他什么都不做都能让人心猿意马,更何况两人是这种姿势,还贴得这么近,长得好看就是容易引人犯罪,就是容易让人放下心里的防线。
  可是,浅小爷是那种会被好看的皮囊所蛊惑的人吗?
  不是!
  她一下转开脸,视线落在了他的肩膀上,“不想跟你讨论这个话题。”

  “既然答应了你不公开,那就不公开,但是,你胆敢背着单身的名义在外面拈花惹草,我可不会轻饶你。”
  他不紧不慢地说着,每说一个字就靠近她耳朵一点,温热的气息撩得她的耳朵直发痒。
  她痒,就想躲。
  她越是躲,他就越逼近。
  林渝说过,男人都是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脑子里装的全都是那种事,所以,林浅是有预感的,毕竟这个姿势让她离他的骄傲那么近。
  尽管隔着几层不薄的布料,但她依然能够感受到它的坚、挺、灼。
  她浅小爷不会被好看的皮囊所蛊惑的关键在于——这副皮囊的好看程度。
  就顾城骁这种顶级的皮囊,她是遭不住的。

  当他的性感薄唇贴上她耳垂的那一刻,林浅猛地抵住他的胸膛,说:“我们可是签了契约的,难道你想毁约?”
  顾城骁淡笑如怡,“第三条,一切行为需在对方自愿的前提下才能展开。那么请问,你现在不愿意?”
  你……现……在……不……愿……意……?
  流氓啊,说一个字亲她一下,她整个人都酥了,“我……”才开口说了一个字,嘴巴就被堵上了,当那股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席卷而来的时候,她的手根本不是在阻挡他,而是在攀附他。
  自古夫妻床头吵架床尾和,这场充满*味的战役,最后在一个难舍难分的热吻中演变成了唇舌大战。
  面对顾城骁这种顶级好看的皮囊,林浅放弃了自己的底线。
  不过,与其说林浅没有底线,顾城骁亦然。
  明明是想给她点苦头尝尝的,明明是想教训她一顿的,结果,受折磨的反而是他自己。

  什么叫引火烧身,什么叫求而不得,这种滋味,他真是尝得透透的了。
  ——
  阶梯教室里,偷溜进来的林浅悄悄地坐到了室友给她预留的位置上。
  她一来,祝梵梵就调侃道:“瞧你一脸丨春丨心荡漾的样子,干啥坏事去了?”
  林浅那个傲娇啊,嘴角都是歪的,“这都能看出来?”
  “瞎子才看不出来好么,”祝梵梵坏笑着问,“是不是把我们班的校草给搞定了?”
  “别瞎说,才不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