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49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时,彭长宜手包里的电话响了,他抬起头,看了一眼桌上的包。叶桐显然意犹未尽,伸出双手就把他的脸扳了过来,又凑上了自己的唇。
  他们又吻了一会,怎奈,电话执拗地响着,彭长宜拍了拍叶桐的后背,说道:“我去接一下。”
  叶桐撒娇地说道:“不接吗……”
  彭长宜说:“听话,这几天事太多。”说着,就松开了叶桐,拿过手包,掏出了电话,是江帆。彭长宜赶紧背过身去,镇静了一下,说道:“市长,我是长宜。”

  江帆说:“长宜,你在哪儿?”
  彭长宜看一眼叶桐,说道:“市长,我……我还在金盾宾馆,来了一位朋友,我招待一下。”
  “哦——那好吧,你招待朋友吧。”
  “您有事吗?”
  “无非就是陪酒,没事了,忙你的吧。”江帆说完就挂了电话。
  叶桐说道:“有事?”
  “嗯,是江市长。”
  “要不你回去吧?”叶桐知道彭长宜跟江帆的关系。
  彭长宜看着她说:“我……市长倒是没说让我回去,我还是留下来陪你吧——”
  叶桐笑了,说道:“你说话的口气都不坚定,算了,我还是知趣吧,你赶紧回去吧,如果结束的早,你再回来,我晚上等你。”
  彭长宜心里一动,叶桐真是有些变了,变得善解人意了。看来这段时间她的确经历了不少的事,只有爱情的力量,才能这样彻底地改变一个人。这就足以证明,对那个负心的男友,她还是心存依恋的。他想了想说:“这样,我回去一趟,如果没事的话,我就回来,陪你吃晚饭,如果有事的话,我就给你电话,然后吃完饭我再过来,你说行吗?”

  “好,我的英雄。”叶桐亲了一下他的脸颊,就松开了手。
  彭长宜心里一热,低沉着嗓音说道:“那好,你等着我。”说着,接过叶桐递给他的手包,就走了出去。
  彭长宜回到单位后,正好看见江帆从楼上下来,江帆看见他后,就说道:“长宜,你怎么又回来了?”
  “我怕市长有事。”
  “你那边完事了?”
  “没有,我不放心,回来看看,晚上再过去,您有什么事?”
  江帆很满意彭长宜拿自己当回事,其实,从一开始,彭长宜就很拿江帆当回事,这让江帆很受用,好几次感叹彭长宜这个朋友交的值。此时听彭长宜这样说,他就说道:“没有大事,孟客来了,我让国庆、老曹陪一下,还有龚卫先,今天对付了,卢辉也回来了,晚上一块。”
  “哦?”彭长宜眼里露出喜悦的光来,曾几何时,卢辉江帆和他,他们三人喝酒聊天,海阔天空,无所不谈。但是,随着卢辉到和甸任职,他对自己工作变动的不满意,使得曾经很要好的三个人,愈来愈远了,尤其是卢辉,几乎不和他们俩人联系,曾经有一段时间,让江帆感到很不舒服,今晚,难得相聚,而且酒桌,向来是弥合裂缝修复关系的有效载体,彭长宜不想失去这个机会。

  想到这里,彭长宜说道:“那我跟您一起去吧?”
  江帆说:“你朋友在哪儿?”
  彭长宜说道:“在金盾呢。”
  “哦,本来我们也想在金盾,今天,锦安纪委县市案件联查联审小组在金盾,咱们去哪儿不方便,就改在了中铁外招,要不你把朋友接过来,咱们一块儿?”
  彭长宜说:“不用了,我还是先跟您去吧。”
  江帆见彭长宜不想把他的朋友跟他们安排在一起,就知道有不方便的原因,就说:“这样吧,你还是先照顾朋友吧,有时间就过来敬几杯酒,没时间就算了。”
  彭长宜是想着晚上多跟叶桐呆会,就不自然地说:“不用,我还是先跟您去,到时早点撤就行了。”

  江帆看着他,笑了,说道:“你能撤得出来?”
  彭长宜说:“到时您帮着我说情呗。”
  江帆看着彭长宜表现出少有的不自然,就没多想,说道:“那行,咱们走。”
  彭长宜自己开着车,为的是一会出来方便,他在车里给叶桐打了一个电话,告诉叶桐自己先去应付一下,中途就撤回来,叶桐嘱咐他,让他少喝酒。彭长宜说放心吧。
  尽管叶桐嘱咐他少喝,但是彭长宜知道,自己这一去就少喝不了。
  果然如此,孟客和卢辉,都比他大不说,他们就是回来喝酒的,所以大家都很放得开,卢辉似乎也感到了好朋友间的疏远,努力弥补什么似的,一个劲地跟江帆和彭长宜喝酒,将近两个小时过去了,江帆看了一下表,这才跟彭长宜说道:“长宜,你差不多就撤吧,别让朋友总等着。”
  孟客一听,瞪着眼说道:“什么,撤?撤哪儿去,谁等着你?”
  江帆说:“长宜他来了几个朋友,在金盾宾馆呢,我把他叫回来,本不想让他参加了,可是他听说是你们回来了,就执意要过来了,就把朋友撂一边儿了。”
  孟客一听,就说道:“长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你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咱们一块多好,我们也认识一下你的朋友,来了几个人,这样,赶快去接过来,我跟你去。”说着就站了起来。
  朱国庆走过来,把孟客摁在座位上,说:“孟兄,你这太拿自己不当外人了,你怎么就不想想,万一长宜来的朋友是女的,而且就一个人,你还会这么想吗?带过来跟咱们在一起?方便吗?”
  孟客一听,就故意沉着脸说道:“长宜,是真的吗?”
  彭长宜的脸就有些红,好在有酒色做掩护,他说道:“小弟哪儿敢呀?我是有那贼心也没有贼胆啊!”
  朱国庆说道:“长宜的色胆有多大我不知道,反正我知道他有时候是蔫大胆儿,蔫大胆和色胆有时候是划等号的。”
  卢辉说:“我突然想起个笑话,是回来的时候听司机给我讲的,以前就听侯中来讲过类似的笑话,不过这一个更可乐,这个笑话说明了一个问题,那就是我们有的时候,不要凭经验去判断事实,这样有时会冤枉人的。”

  朱国庆一听,就说道:“呵呵,看来卢部要用笑话给长宜开脱了,孟市,知道不,他们的关系,才是真的铁。”
  孟客笑了,说道:“卢部,别买关子了,快点讲,人家长宜还等着会朋友去呢。”
  彭长宜笑了,说道:“不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