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4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看着彭长宜,轻轻地摇摇头,疲惫地靠在椅子上,说道:“长宜,贾东方目前不是太大的问题,你知道吗,今天下午,我同学给我打电话,告诉了我一个信息,国务院最近有可能要下发文件,在全国范围内,要清理取缔农村基金会,这个才是最不好办的事啊。”
  彭长宜张大了嘴,半天才说:“真的要……要取缔?”
  “是的,这个呼声最近很高,长宜啊,我们开始担心的事情终于要发生了。”
  彭长宜低下头,半天才抬起头,说道:“那我们能不能提前做些工作?”
  “能做什么工作?又能怎么做这个工作?”江帆反问道。
  彭长宜想了半天,重重叹了一口气,痛苦地说道:“市长,为什么我们当初想到这一层了,可是我们却无能为力?”
  江帆看着他,也很苦恼地说道:“因为我们太拿工作当事业了,甚至当做神圣的事业,我们更多的时候,是不能对上级的指示提出质疑的,不换思想就换人,这句话,成了一切新生政策的挡箭牌,说实在的,谁不怕丢官帽子,你怕,我怕,我们的上级领导也怕,我们的上上级领导还怕,推己由人,从上到下都是这样。有的时候,明明知道这项工作有风险,即便提前预料到了也没有办法,服从命令听指挥,就是这样。”

  彭长宜也深深叹了口气。
  江帆继续说道:“其实,有些决策的确可以做到规避风险,只是有的时候不具有普遍性,这种可能就被淡化了,或者说被淹没在美好的愿景之中了,再说得尖刻一下,是被淹没在庞大的政绩工程中了。”
  彭长宜感到今晚江帆似乎很悲观,而是有些提不起来精神,甚至见了丁一也没有表现出惊喜,难道只是因为群众围堵企业大门的事吗?还是因为国务院要清理取缔农村基金会的事?
  这时,彭长宜握在手里的电话响了,是一个陌生的号码,他一怔,迅速摁下接听键,果然,是王圆。
  “彭叔儿,听雯雯说您找我?”
  “您记下我这个号码,有事打这个,这个长期开机,只有家里人知道这个号码,您有什么事吗?”
  彭长宜看了一眼江帆,江帆向他挥了挥手,彭长宜冲他点了一下头就走了出来,回到了自己办公室,他说道:“小圆,说话方便吗?”

  王圆说:“您说吧,方便。”
  彭长宜单刀直入,说道:“你知道贾东方在哪儿吗?”
  王圆愣了一下,说道:“您什么意思,我没听明白?”
  “是这样,小圆,今天下午,部分养殖户把他们公司的大门口堵住了,而且,市长刚才又跟我说了一个情况,就是上边要清理取缔农村基金会了,我担心这个贾东方人间蒸发,所以问问你。”
  王圆想了想说道:“那他的末日就到了。”

  “小圆,我不知该怎么跟你说好,你什么时候回来?”
  “我还要过两天。”
  “小圆……”彭长宜的确不知该怎么跟王圆说好,他吞吞吐吐地说道:“眼下,那些养殖户散了,我知道贾东方早就是外强中干,受损失的恐怕是这些老百姓和北城基金会了。”
  王圆说道:“彭叔儿,您跟我说这些干嘛?您应该跟贾东方说去。”

  彭长宜尴尬地说:“小圆,我记得小时候看电影,每当好人生擒活捉仇人之后,恨不得将这个坏蛋扒皮抽筋,但总会有一个声音说道:把他交给人民审判吧。”
  “哈哈,彭叔儿,您晚上是不是多喝了几杯呀,怎么干起电影导演的差事了,别说,你这路数不错,但是生活可不是演戏,更不是儿戏。”
  彭长宜“呵呵”笑了几声,话说到这份上,他也只有干笑而没有别的话说了。
  “彭叔儿,我还有事,我先挂了。”王圆说道。

  彭长宜连忙说:“小圆,我刚才那个比喻也许不太恰当,我就是想问问你知道贾东方去哪儿了吗?他还会不会回来?”
  王圆明显的不耐烦了,他说道:“彭叔儿,贾东方的事我怎么知道,我也不是他的跟包,即便是他的跟包,也有跟丢的时候,再有,他一屁股外债,人间蒸发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这是最好的逃债方式,你们当初把他招进来的时候,他就没想踏踏实实做实业。”
  “小圆,你说的这些我都知道,我只想知道他在哪儿?”
  “彭叔儿,我们是亲人,亲人间不能开这样是玩笑,我跟贾东方没有任何生意往来,他落户亢州后,我们到现在都没有见过面,他不见了,跟我有什么关系吗?”
  彭长宜听王圆这样说,也觉得自己的确有些唐突,就说道:“你说得对,小圆,对不起,打扰你了。”
  “没事。”王圆淡淡地说了一声就率先挂了电话。
  王圆挂了电话后,彭长宜才悻悻地挂了电话。
  他尴尬地站在办公室,不知如何是好,王圆的成熟和老练,已经超出自己和部长的想象,他也不知自己当时出于什么目的非要找到王圆,找到王圆后还非要说出那么一句话,哎,愚蠢!
  他重重拍了一下脑袋,就走了出去,当他来到江帆办公室时,江帆已然不在屋里了,金生水正在搞卫生,他抬头看了一眼彭长宜说道:
  “彭市长,江市长走了,您要是有事就给他打电话吧。”
  “走了?”彭长宜一愣。
  “是啊,走了。”
  彭长宜站在原地,心想今天自己这是怎么了?明明就是等江帆回来的,他倒好,自己倒先走了。他想了想,已经十二点多了,这会回家的话恐怕又会吵醒沈芳的,但是不回家的话,身上的衣服该换了,夏天的衣服,一天不换就会有味道,想了想,还是硬着头皮回家吧。
  令他感到吃惊的是,沈芳居然还没有睡觉,正在洗茶杯。彭长宜轻轻推开门后说道:“你怎么这么晚还没睡?”
  沈芳说:“嗨,李春雪和小松刚走。”
  在彭长宜的印象里,李春雪已经好长时间不来了,就连侄子彭松都来的少了,今晚突然来家里,而且还呆这么晚,肯定有事,就没好气地说:“他们干嘛来了?”
  “一是要结婚了,有些事想跟你商量商量,等了你半夜都没回来。”
  “他们结婚就结婚,跟我商量什么?我也不是媒人。”
  沈芳说:“你呀,总是这个态度,难怪这两孩子现在都不来了,亲戚都快做成了,你也该转变态度了。”
  彭长宜说:“我转变什么,和我没有任何关系,他们该怎么着就怎么着。”拿起睡袍就往出走,他要去洗澡。
  “你等等。”沈芳说道。

  “还有什么事?”彭长宜回过头。
  “还有一个事,李春雪的爸爸和叔叔,都养了东方公司的牛,早就到了回收的标准了,可是东方公司赖着不收,补助款也不给,她说村里许多人都拉着牛去堵东方公司的大门口,他爸爸和叔叔考虑到你的因素,就没去堵他们的大门口。问问你改怎么办?”
  彭长宜不假思索地说道:“他们家养的是东方公司的牛,又不是养的我彭长宜家的牛,跟我有什么关系?”
  “人家不是考虑到你的原因,大小也算是干部家属,就没有跟着一块去闹事,你怎么还这么说呀?”
  彭长宜冷笑了一声,说道:“还大小也算干部家属,我大小现在是市级领导好不好,哼。”
  “呵呵。”沈芳笑了,她说:“你说如果明天有人继续号召养殖户去堵门口,他们到底是去还是不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