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28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有些不忍心,但林浅还是摆出了一副吊炸天的贱样,还毫不在乎地冷笑一声,“嘿,我哪知道你暗恋我这么久啊。”
  “……”楚墨枫彻底被打击到了,紧握的拳头瑟瑟发抖,被摧毁的不单单是他的骄傲,还有他的自尊。
  那个人,如果不是他自小就崇拜的大楷模大英雄,他一定追问出真相为止,他不相信林浅会嫁给一个刚刚认识的人。
  可是,那个人是顾城骁啊,有着完美的形象,有着过硬的人品,有着滔天的权势,随便哪一点都足以秒杀他,他自愧不如,还拿什么去竞争?

  他相信林浅说的,像顾城骁这样的男人愿意娶她,她当然愿意。
  换位思考,他也愿意。
  所以这场战役始终只有他一个人在战斗,可怜的是他连并肩作战的战友都没有,可悲的是他连继续战斗的理由都没有。
  楚墨枫忽然点点头,像笑,又不像笑,像哭,也不像在哭,“好,我明白了……二表叔,二表……婶……,我……我上课去了……”
  林浅张了张嘴,始终没有发出声音,喉头微紧,鼻头微涩,有液体似的东西在眼眶里打转。
  看着略有摇晃的楚墨枫的背影,林浅有些担心,“那个……你……不去看看他?”

  顾城骁对她今天的表现从没满意过,楚墨枫一走远,他就倏地一下甩开了她,板着脸训斥道:“他暗恋你你就没一点感觉?”
  林浅反驳道,“我要知道就不叫暗恋了。”
  “林浅,你很得意嘛,这么刺激他你很开心?”
  此话怎讲?!林浅生气地瞪着他,怎么看都觉得他是在说风凉话,“这件事怪得了我吗?我又不知道你们的关系。”
  “呵,你的意思是,他要不是我侄子你就可以跟他谈恋爱了对吧?”
  “……我没那么想过,是他喜欢我,我又不喜欢他。”
  “你不喜欢他你哭什么哭?!”

  “谁TM的哭了?!”林浅气得眼泪都出来了,亏得楚墨枫还说他私下很随和,她压根就不信。
  “怎么,看到他这样你心疼了?难过了?你现在是不是特后悔跟我结婚?要是再晚点认识我,说不定你俩的好事就成了,你现在是不是特别想跟我离婚?”
  “你给老子闭嘴!”林浅怒气冲天,红着眼,指着顾城骁直嚷嚷,“是啊,老子是后悔了,老子知道你脑子是进水了还是装屎了非要娶老子。”
  顾城骁:“……”

  “老子TM的简直就是国色天香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叫你TM的对老子一见钟情到非要跟老子结婚,你TM的就这么爱老子非老子不可吗?”
  顾城骁:“……”
  “老子招谁惹谁了,长得好看是老子的错吗?叫你们叔侄一个两个的都忘不了老子,你有种就听妈妈的话跟老子离啊,你个妈宝男!”
  顾城骁听得一愣一愣的,张口闭口“老子老子”,这个黄毛丫头真是一次又一次刷新了他对她的认知。

  到底,她还有什么本事是他不知道的。
  到底,她还有什么样子是他没见过的。
  “TM的你以为老子想嫁给你啊,你整天板着一张扑克脸,便秘还是咋的,你心情不好非得拉着我心情不好,什么心态这是?心理变态吧!”
  “这么喜欢老牛吃嫩草你去幼儿园吃去啊,你去幼儿园吃嫩草老子才真TM的服了你个王八蛋。”
  “啊!你干嘛,放老子下来,喂!!顾城骁,啊!!!”
  第32章这辈子最屈辱的事情
  庞大的越野车停在路边,落叶纷纷,车身颤颤,远远望去,车子震动的幅度还不小。
  夫妻之间关起门来,什么事情都可以做,比如说——打屁屁。
  顾城骁将林浅丢进车里,车门一关,没等林浅坐正,他大力按住她的腰,“啪啪啪”三下。

  “你TM的有病啊,死变态!”林浅伸手护着屁股,翘起头大声骂他。
  这一骂,更加激恼了顾城骁。
  他二话不说直接上手脱她裤子,“嘣”的一下,牛仔裤的扣子直接崩掉,在绝对强大的势力之下,牛仔裤毫无招架之力,首先选择阵亡。
  密闭狭小的空间里,林浅遭遇了她这辈子最屈辱的事情。
  “啪啪啪”又是三下,且清脆无比,林浅顿时觉得自己的屁股都要炸了,怎么可以这么痛?!痛到发麻,痛到怀疑人生。
  “变态!”

  “啪!”
  “啊!王八蛋!”
  “啪!”
  “啊!混……”蛋字还没有出来,顾城骁又对着那白花花的地方痛下重手,“啪”的一下,嫩白的皮肤立马见红。
  “啊!……”她再也不敢骂了,骂他一时爽,屁股太遭殃。
  她揉着痛处,忍不住呜呜呜地抽泣起来,又痛,又觉得羞耻,不准骂,难道还不准哭么?!
  顾城骁打她打得掌心都有点发麻,确实,他打的时候没有留情,太不像话了,一个女孩子家家的说话这么难听,当街骂人就跟泼妇似的,句句戳人心窝子,不给她点教训尝尝,她都不知道到底谁是天王老子。
  他扬起手,语带威胁,“还骂不骂我了?”
  “不骂了不骂了,呜啊啊啊啊……”
  “还敢不敢顶嘴了?”
  “不敢了……”
  “听不听我话?”

  “听听听……”
  终于,他的手一松,林浅就跟焉了似的直接滚下去,侧着身子掉在了过道里,头还在车门上撞了一下,“咚”的好大一声。
  “呜呜呜……”她哽咽不止,虚弱的牛仔裤还挂在跨上,又是狼狈,又是羞耻。
  过道太窄,她想伸手提裤子都难,看一眼凶神恶煞的顾城骁,她跟个受了委屈的小孩一样,放声大哭。
  她所有的愤怒情绪,以及所有的自尊傲骨,全都在这一顿扒了裤子的狠揍中没有了。
  不敢再有。
  顾城骁撇了她一眼,用余光瞄了一下她的“伤处”,白净细嫩的肌肤此刻已是红肿不堪,一道道的手指印非常明显,最惨的地方毛细血管都爆裂了,露出了斑斑点点的血色的殷红。

  听着她的哭声,他手麻的同时,心也软了,重叹一口气,问道:“能不能让我省省心?”
  林浅抽泣不止,哭得上气不接下气,话都说不好了,只能乖巧地点点头,“嗯……”
  打也打了,训也训了,终是不忍心,顾城骁将她拉了起来,亲自帮她提上裤子。
  日期:2018-04-15 18:4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