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41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钟鸣义看了一眼王家栋,王家栋和范卫东始终都没有离开过钟鸣义的办公室,尽管他们言语不欢,但是作为政法委书记的王家栋,还是知道自己此时的责任的,所以,在别人都离开的时候,他没有离开。但是此时他却站了起来,冲钟鸣义伸出了一个手指头,意思是自己去方便,钟鸣义点点头,王家栋就走了出来。
  钟鸣义见王家栋走了出去,他声音放小说道:“小亮,你说说这个贾东方到底是什么情况?”
  任小亮心说我哪说得准呀,但是当着林岩等人的面,他故意说道:“钟书记,现在我也不清楚,我们也正在磨叨这事。”

  听任小亮这样说,钟鸣义就知道他说话不是太方便,就坐直了身子说道:“小亮,现在那里的情况怎么样?还可控吗?”
  “目前我还没有出去,听说您找我,我就先给您打电话了。”
  “国道堵住了吗?”
  “没完全堵住,但是道路已经被占了一半,过往车辆行驶缓慢。”

  “好,你先去做工作,看看他们到底想要干嘛,摸摸情况再说,随时联系。”说着,就要扣电话。
  任小亮赶紧说道:“钟书记,您一直在办公室吗?”
  钟鸣义皱了一下眉,说道:“是的,有事随时联系。”挂了电话,钟鸣义陷入沉思中,这时,王家栋又进来了,他说道:“情况有变化吗?”
  钟鸣义说:“目前没有,不过我还是有些担心,担心事情闹大。”
  王家栋想了想,没有说话。旁边的范卫东说道:“钟书记,我有个建议,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钟鸣义说:“讲。”
  “我认为,我们还是要做好两手准备,如果事态闹大,必要的时候要动用公丨安丨和武警的力量。”
  王家栋立着眼睛打断了他的话,说道:“我们没有权力调动武警,那是要上级批准的?你懂不懂程序?”
  范卫东看了他一眼,心说,现在不是樊文良时代了,你说话不会有人听了,他轻蔑地看了一眼王家栋,没有理他,继续跟钟鸣义说道:“这种准备还是应当有的,这些人公然闹事,而且这么大的规模,发动了十多个村子的老百姓,我认为这不是一次偶然的事件,应该让北城多摸摸这些情况才对,看是什么人在背后捣鬼。即便眼下我们无法动用武警,但是公丨安丨我们还是可以动用的,应该指示北城,找出带头闹事的人。”

  钟鸣义看了看王家栋,又看看范卫东,说道:“现在事情还没有发展到这一步,我们不能激化矛盾。”
  “任何事情都是变化的,我们不能没有准备。”范卫东又说道。
  “嗯,你说得有道理,王书记,你去安排一下吧?”
  “怎么安排,请书记指示。”王家栋口气很坚定地说道。
  钟鸣义一见他这个态度,就一皱眉,说道:“王家栋同志,眼下是非常时期,我要求你配合工作,拿出你的智慧,我们共同度过难关。”
  王家栋想了想说道:“好,我通知尚德民,让他速来这里领命。”说着,就掏出电话,要通了尚德民的电话,尚德民一听是王家栋的声音,就说道:“王书记,有什么指示?”

  王家栋严肃地说道:“尚局长,你现在在哪儿?”
  “我哪儿也没敢去,就在局里。”
  “速来市委钟书记办公室。”说完,挂了电话。
  钟鸣义愣愣地看着王家栋,心说果真是个老狐狸,什么责任都不承担。他本想质疑王家栋两句,但是“大敌当前”,他强忍下这口气,看着王家栋,却对范卫东说道:“通知在家的常委,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下班。让食堂准备晚饭。”
  “好的,我这就去通知。”范卫东说完,看也不看王家栋一眼,就走了出去。
  王家栋尽管一百个看不上钟鸣义,更看不上范卫东,但是集体观念还是有的,他心平气和地说道:“钟书记,我认为这件事无论最终结局怎么样,你眼下都应该向锦安汇报。”
  没想到钟鸣义却说道:“汇报什么?这么一点小事就要向上级汇报,向上级讨主意?那还要我们这些基层干部干嘛?难道我们是烧火棍子摆设吗?”
  王家栋听了他这话又别的意思,就冷笑了一下,不再说话。
  这就是成见,当一个人对一个人有成见的时候,即便他的建议是正确的、出发点是善意的,也不会被采纳。王家栋感到了悲哀。
  事实正如王家栋说的那样,自从彭长宜走后,翟炳德一直惦记着亢州养殖户闹事的事,他送走了阆诸市委书记和故友叶天扬后,不停地问秘书,“有亢州的电话吗?”直到秘书说没有。这句话每隔一会,他就会问一下,因为秘书不知道亢州发生了什么,他就有些纳闷,是不是翟炳德交给了彭长宜什么重要任务?
  大凡领导身边的秘书,都有一种本能,本能地排斥一切接近领导的人,这种心理是由秘书特有的身份决定的,由于秘书是依附领导而生的,他的仕途有着过多的不确定因素,危机意识比任何人都强。这个秘书跟翟炳德干了四年多了,心里早就有出去任职的想法,见翟炳德喜欢彭长宜,他就本能地排斥彭长宜,对彭长宜就没有好脸,这会听翟炳德问有没有亢州的电话,就说道:“没有,要不我给彭长宜打个电话?”

  翟炳德看了他一眼,翟炳德不太喜欢他这种自以为是的聪明,就说道:“不用了。”快到晚上的时间了,翟炳德仍然没有接到亢州尤其是钟鸣义的电话,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就给狄贵和打了一个电话,了解了大概情况后,又对狄贵和叮嘱了一番,就放下了电话。
  此时,彭长宜正和市长江帆,还有常务副市长张怀、分管农业的副市长高铁燕以及农业局的两位领导,陪省里财政厅和农业厅联合检查小组成员吃饭,彭长宜的电话响了,他没有立刻接电话,而是又敬了左右两杯酒后,这才拿着电话走了出来。
  是刘忠,刘忠跟他说道:“长宜,估计这事今天完不了,人群不但没有散去,反而还多了,并且有人拉了一道横幅,上面直接写道:牛骗子背后是最大的腐败、还我活命钱。”
  “哦?知道是谁写的吗?”
  刘忠说:“现场太乱了,不知道。”
  彭长宜隐约感到了事态在朝着不可预知的方向发展,就说道:“好,有事勤跟我联系。”
  与此同时,钟鸣义也接到了任小亮的电话,任小亮向他报告了标语的事,钟鸣义的火气就上来了,他说:“这里肯定有人作怪,不然这么一件简单的事,怎么能跟腐败扯上关系?”
  范卫东在旁边说:“就是,我就说了吗,背后肯定有人在做文章。”
  范卫东再次说到有人捣鬼这个问题时,王家栋就不得不多了一个心眼,难道范卫东有所指吗?不过想想他就坦然了,首先自己和这个东方公司没有任何关系,其次是彭长宜,不过他相信彭长宜和这次事件应该没有任何关系,那个小子精明不假,但是他还没有这个胆子也不可能于大局而不顾煽动老百姓闹事。再有,如果彭长宜想揭开贾东方的真面目,完全可以采取另外一种手段,任何一种手段都比群众闹事成本低,自身风险小。所以,王家栋完全有理由把彭长宜排除在外。

  这时,尚德民上气不接下气地进来了,钟鸣义不等他站稳就说道:“你的人在现场有多少?”
  尚德民看了一眼王家栋,说道:“二十多人。”
  “身上有家伙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