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4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任小亮说道:“叫弟兄干嘛,我又不是黑社会。”说着,就走了出去。
  老吴心说,真是不知好歹。
  任小亮如他自己所说,怎么也是死,不如死的悲壮一些,带着这种情绪,他坐车就来到了东方公司的大门口,远远就看见国道边上的东方公司大门口聚集了一大片的人,还有好多的牛。说真的,任小亮的确有些发憷,但是没有办法,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他没有选择的余地。
  车子慢慢地凑近人群,凑近大门口,很快就有人认出了任小亮的车子。
  “任书记来了,任书记来了。”
  立刻,里面正在围着林岩对话的人们就往大门口涌来。
  “下车!”不知是谁大喝了一声,立刻就有人附应:“下车,下车。”于是,人群里就响起了让任小亮下车的呼声。
  汽车无法继续往前走了,因为人群和牛群根本就不给他让路,加上人们的让他下车的呼声此起彼伏,任小亮擦了一下额头的汗水,夹起公文包,用手拢了一下头发,推开车门就下了车,立刻,人们就从四面八方涌来,把任小亮团团围住,七嘴八舌地冲着他嚷道:

  “任书记,东方公司该我们的钱什么时候还?”
  “我们养的是育肥牛,凭什么说我们养的过于肥了,不收我们的牛?”
  “你当初给我们做工作的时候怎么说的,还说每头牛补助多少多少钱,还包赚不赔,现在倒好,你去打听打听,哪个养牛的人家不是赔得叮当响?”
  有发牢骚抱怨的,也有发怒的。“咱们赔了,有人赚了,当官的赚了,东方公司赚了。”
  “这年头,就是老百姓吃亏。”
  “今天如果不说出个子丑寅卯来,我们就不回去,谁也别想出这个大门!”
  “对,不回去,你们当官的也别想回去。”

  这时,就听“咣当”一声,东方公司的电动门,就被人们人为的强行拉上了。任小亮和他的汽车就都被关在门里。
  任小亮在人们的质疑声中走近了林岩,他没有回应一句话,而是和林岩一起走进了东方公司一楼的办公室。
  东方公司办公室的员工们,早就下班了,但是他们出不去,大门口早就被养殖户们堵住了,只许进,不许出。这里是员工都认识任小亮,见他来,有几个女职工说道:
  “任书记,先让我们出去,等着去幼儿园接孩子呢。”
  “就是啊,我们只是打工的,关我们什么事啊?”

  一时间,员工们议论纷纷。
  任小亮看了一下大家,说道:“请你们稍安勿躁,我刚来,你们回避一下,我了解一下情况再说。”
  刘忠和孙其是跟林岩一块来的,他们听任小亮这样说,就开始往出劝这些员工们,请他们回避。
  等员工们全部出去后,任小亮看了一下屋子,只剩下他们几个人时,他问道:“林主任,情况怎么样?”

  其实,林岩用电话,把这里每一分钟发生的情况都跟任小亮做了汇报,任小亮问这话的确是多此一举,但是作为林岩,还是极有耐心地给他介绍了一遍情况。最后林岩说道:“情况就是这样,这些人拿不到钱是不会轻易离去的。”
  任小亮皱着眉头说道:“怎么搞的,你们来了半天了,不但没有劝退老百姓,反而他们越聚人越多?”
  林岩看了他一眼,他已经懒得跟任小亮解释了,因为在电话里,不知说了多少次了。但是刘忠显然不是林岩这个态度,他说道:“我们都解释成千上万遍了,没用,这些人就是不走,他们说要么东方公司赔钱,要么区政府赔钱,今天拿不到钱就不走。他们把牛都拉来了,还说这个问题不解决,就拉着牛去堵市委门口。”
  “威胁!他们这是在威胁丨党丨委和政府!我们不能迁就。”任小亮气愤地说道。

  林岩和刘忠互相看了一眼,谁都不说话。
  任小亮又说:“做群众工作不能这样,他们怎么说咱们就怎么办?他们就是把牛拉到中南海门口,那最终解决问题还得是基层,还得是咱们北城自己解决。”
  刘忠反驳道:“你说的这些我们都说无数次了,不顶用,要不你出去试试?”
  任小亮一听刘忠这么说,火就“腾”地上来了,说道:“如果我都干了,要你干吗?我看你是摆不正副书记是位置!”
  刘忠没想到任小亮发这么大的无名火,他觉得任小亮这话说得过分,但是眼下这种形势跟他吵也不合适,想了想说道:“任书记,你这话说得太对了,我们就是没有摆正位置,所以说什么他们都不听,他们非要任书记你来不可。”
  一句话,把任小亮的火气就都给堵回去了,他干鼓肚子,无从发泄,狠狠地瞪了刘忠一眼,上次他还跟钟鸣义说把刘忠弄走,让他滚出北城,去哪儿都行,他和田冲就是彭长宜的两条狗,他们在北城区,自己什么偷偷事都办不了,钟鸣义基本同意了任小亮的请求,只是还没容得调走刘忠,就发生了这事。他心想,先让你美两天,你在北城得瑟不了几天了,别看我是带罪之身,办你一个副书记还是极其容易的!

  林岩这时赶忙相劝,说道:“你们两位书记就都别吵了,谁都不愿意发生这事,眼下我们当务之急是如何平息这场风波,而不是互相指责的时候,有什么意见回去再提。既然任书记来了,我们就都要听任书记的布置,步调一致,要齐心合力,度过这场危机。下面,我们请任书记作指示。”
  林岩尽管话说得很好听,但显然是把任小亮摆在了最前面,任小亮心里骂道:你他妈的更阴,听我的,意思就是我要对这起事件负全权责任了?但是细想林岩这话又什么毛病都没有,他只好收起威风,说得:“也别听我的,我们共同研究对策,北城,不是我任小亮个人的。”
  刘忠心想他说得话可真是自相矛盾,既然不是你一人的,那别人就有发表不同意见的权力,但是他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跟他吵,就不慌不忙地提醒道:“林主任,钟书记不是说让任书记到了后给他打电话吗?”
  “对了,我把这茬忘了,刚才钟书记问你到了没,我说快到了,他说让你到了后给他回电话。”
  任小亮一听这话,不敢怠慢,赶紧掏出电话,他想了想,又放回自己的手机,用桌上的座机给钟鸣义拨了电话。

  钟鸣义没容电话响第二声就接通了,他说道:“我是钟鸣义,请讲。”
  任小亮说:“钟书记,我是小亮,我现在已经来到了东方公司院里。”
  钟鸣义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道:“你刚去?”
  “是,我从您那里出来后,又到其他地方了解了一下贾东方的情况,可惜,没有任何线索。”
  钟鸣义知道他说的“其他地方”指的是哪儿,就说道:“也就是说现在你们仍然没有贾东方的任何消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