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21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才短短几天啊,先是把别人打进了医院,然后是被别人打进了医院,这是正常学生干的事吗?
  这是正常的女孩子,该干的事吗?
  再没了之前发怒斥责的冲动,顾城骁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林浅动了动嘴唇,终是没有开口,只能眼睁睁看着他决绝地离去。
  他穿着军皮靴,走廊上“哒哒哒”的脚步声铿锵有力,快速而富有节奏感,她听得出来,他走得很快很潇洒。
  可是,没了顾城骁的阻拦,房门也敞开着,林浅却没了要去找汪洋的那股狠劲。
  她呆呆地坐在病床上,环顾四周,空无一人,这种感觉熟悉而又讨厌。
  她如愿了,因为没人再管她。
  可她也失落着,因为,没人再管她。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林浅重伤住院的消息很快就在校园内外传开。
  同时传开的还有另外一个消息,那就是——汪洋已经办理了休学手续,不日就要出国了。
  汪洋出国并不意外,只是在节骨眼上突然出国,事情就显得蹊跷了。
  不知真相的吃瓜群众们在私下意淫了好几个版本,其中一个最为夸张的,就是“后妈说”。
  “大消息大消息,我听说包养林浅的土豪就是汪首富,汪洋替南音出头只是一个借口,真正目的是不满林浅当他的后妈。”
  “真的假的?”
  “播音系的都在传,错不了,林浅被人打成了重伤,汪首富为了权衡只能把儿子送出国。”
  “汪洋能同意?他不是追南音追得紧么?”
  “不同意又能怎么样,汪洋一走,林浅以后就可以横着走了。”
  “你们说,林浅入学的时候捐的体育馆,是不是汪首富在背后出的钱?”

  “嗖嘎~~~很有可能,林浅怎么看都不像出身好的人,哪里来的那么多钱?!为了上B大,她真是连B脸都不要了,汪首富的年纪当她爹都绰绰有余。”
  诸如此类的八卦,不绝于耳。
  当林渝把听到的这些八卦愤愤不平地转述给林浅听的时候,林浅简直呆了,她竖起大拇指啧啧称奇,“我到今天才知道原来我们身边的同学都是一群脑洞大开的编剧,未来的影视业潜力无穷啊。”
  林渝骂她没心没肺的同时,还不忘追责,“这件事到底是怎么个说法?顾首长也不表个态吗?”

  林浅摇摇头,“他前天早上走了之后就没出现过。”
  林渝听了不免有些担心,“喂,不是我八卦,也不是我对这个小妹夫有觊觎之心,可我真的很想知道他为什么要娶你,为什么?”
  林浅还是摇摇头,“哪天你知道了,拜托你告诉我。”
  “……”林渝轻叹一口气,转移话题问,“你哪天出院啊?再不去澄清一下,你就真成了汪洋‘后妈’了。”
  “澄清?我找谁澄清去?还是我去学校公告栏贴大字报说我不是汪洋后妈?谁去谁白痴。”
  “那就不管这些疯言疯语了?”
  “怎么管,只怕越描越黑,不如不去理会,时间长了,大家自然就知道是假的了。”
  林渝点点头,“也只能这样了,喂,你到底哪天出院嘛?出了院去哪?”
  不是林浅不回答她,而是她也不知道,顾城骁就这么一走了之,一句话都没留下,她就连他在哪里都不清楚,奶奶也没有音讯,顾家也没人过来。
  而她,也不敢打电话找顾城骁。
  “有你们这样做夫妻的么,”林渝不禁联想,“这个顾首长不是脑子有病就是身体有病,娶你啊,八成就是一个障眼法,我看你还是早早打算,另谋出路比较好。”
  林浅找不到替顾城骁辩解的话,林渝的担心,也正是她的担心。

  “喂,林浅,”林渝突然放低了声音,问道,“你跟他有没有……那啥过?”
  “没有,我不愿意,他没有强迫我。”
  林渝一拍大腿,一副“被我猜中”了的模样,“我就说嘛,人家好好的红二代还能娶你一个素昧谋面的小丫头?他肯定那方面不行。”
  第24章我跟楚墨枫没关系

  起了个开头,林渝对这件事的预感越来越准,越说,越像那么一回事。
  “一个正常的奔三男人,没对象的也就算了,有对象的怎么会不想那点事呢?更何况你们不是在谈对象,你们已经结婚了啊,你们可以合理合法地睡在一起了啊,他竟然没碰过你,肯定有问题。”
  “我们学校那些谈对象的,哪对没发生过关系?有钱的上酒店上宾馆,没钱的去小树林也能办事。男人脑子里装的全是那种事,下半身思考的动物,能忍得住?”
  “唉,看他身强体健的样子,原来是徒有虚表,外强中干啊。你也是傻,平常见你挺猖狂的啊,怎么这件事就想不清楚呢?”

  林浅听她这一说,也觉得有道理,“那照你说我该怎么办?”
  林渝微微一笑,略施粉黛的脸上唇红齿白,有着少女的甜美,也有着小女人的妩媚,“你问姐,就对了。林浅,你给我老实交代,你跟楚墨枫之间是不是有事?”
  “楚墨枫?”这画风,转变得会不会太快了点。
  “你一出事楚墨枫就来找我了,他问我打听你在哪家医院哪个病房,开玩笑,我是那种随随便便出卖姐妹的人吗?我想着万一被顾首长发现了你们的奸情,那就不好了,所以我一句半句都没跟他透露。”
  “打住,”林浅郑重说道,“我跟楚墨枫没关系,只是同学。”

  林渝“呸”地一下,“你不讲义气啊,大家都在说南音之所以找人打你,是因为你抢了楚墨枫。”
  “那大家都在说我是汪洋后妈呢,我是吗?”林浅反问一句。
  林渝却不信,“切,我看楚墨枫那着急的样子不是装出来的,你要不是被顾首长提前订走,你跟楚墨枫也能组成一对校园佳偶,气死南音那个绿茶婊。”
  “喂,你越说越不正经,你再说试试?!”林浅语带威胁地说道。
  林渝挥挥手,“好好好,不说就不说嘛,那你到底出不出院?”

  “出!”
  林浅终于出院了,在医院养了三天,身上的伤也好得差不多,只是脸上的淤青还没消尽。
  林家打死她她都不会回去,而顾家,她也没脸去,只能搭了林渝的顺风车回了学校。
  夕阳西下,晚霞漫天,暖暖的余晖洒在大地上,把一切都照得金光闪闪。
  校园路两边的梧桐叶都枯了,秋风起,黄色的枯叶沙沙作响,袅袅而下。
  树荫底下,不时有学生走过,或结伴,或独行,双脚走在阳光斑驳的小路上,咔擦咔擦的,别有一番滋味。
  就是在这样美好的夕阳之下,林浅看到了楚墨枫。
  树荫下,他背对着夕阳坐在自行车上,一只脚登在踏板上,一只脚踏在地上,他肩上背着一块网球拍,头戴一顶白色的鸭舌帽,白色的运动套装,白色的球鞋,一回头,半边脸染上了金色的阳光,柔和、平静、英俊,好看到令人窒息。
  这个画面恍若电影镜头,仿佛世间所有美好的形容词都不足以描绘出这一刻的半分。
  林浅呼吸有些急促,舍不得错过这样惊人的画面,甚至连眨眼次数都不由自主地减少了。
  她知道,那是怦然间的——心动。
  楚墨枫看她过来,径自下了车,把自行车随意地往树上一靠,只背着球拍潇洒地走来。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