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20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遮什么啊,有脸打架没脸见人?”顾城骁一把将被子扯了下来,那张五花八门的小脸啊,那叫一个精彩。

  林浅弱弱地说:“是啊,是没脸了……”
  顾城骁郑重而又严厉地训斥道:“以后遇到事情能不能先找我?幸亏有人报警丨警丨察去得快,不然后果不堪设想,你真这么天真地以为你一个人能打赢他们一群人?”
  “嗯。”声音虽然小,但信念不小。
  顾城骁重叹一口气,“你这不长记性的脑子,活该被打。”
  “我也看情况啊,他们要是各个都是武行,我肯定跑,吃什么都不能吃亏,我看是看在他们都一群酒囊饭袋的份上才打的。”
  “……你还有理了。”
  “不就是打架么,我都习惯了。”
  顾城骁倏地一下站起来,怒火中烧,厉声吼道:“你一个小姑娘整天打架打架的像什么样子?!以后再让我知道,我要了你的命!”

  林浅紧抿的嘴唇微微一抖,她一向都不惧怕恶势力,誓与恶势力斗智斗勇抗争到底,可顾城骁这句“要了你的命”,她真的不是拿玩笑来看的,她觉得,他是真的会要了他的命。
  而顾城骁也有两秒钟的哑然,这句警告,他老爹常常用在他身上,而他从没理睬过,只是结合老爹说这话时的青筋暴起联想到自己刚才是不是也这样,他就有点后悔了。
  一个怯,一个悔,两人之间的气氛顿时尴尬到了极致。
  就在这时,门外又传来一阵骚动,是奶奶焦急万分地赶来了,进门就喊:“小浅,我的曾孙儿没事吧?……哎呀我的老天,你的脸怎么成这样了?”奶奶差点背过去,幸好顾城骁一把扶住她,“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阿城?”
  林浅早就石化了,反正躺在床上,不如装死。
  顾城骁扶着站不稳的老人家,安慰着说:“奶奶您坐,先别急。”
  “我哪能不急,我在家一夜都没睡着!”
  “就是……就是……一群社会青年喝酒闹事,把她给误伤了。”
  “误伤?”奶奶震惊了。
  同样震惊的,还有处于石化状态的林浅。
  “人已经全部抓到了,两伙人打架,喝醉了大脑不清楚,把吃瓜群众也打伤了。奶奶,我们还年轻,孩子以后会有的。”
  老人家顿时红了眼睛,活到这把岁数,子孙都很争气没叫她操一点心,自从老伴去世,好几年都没有遇到正儿八经的伤心事,可这一件,是她满怀期待的事情,哀伤之情实在不能言语。
  可老人家也知道,孩子没了,最难过最受伤的肯定是母亲。
  “唉,可怜的小浅啊,太无辜了,阿城,你告诉警方,一定要严惩这帮混账东西。”
  “好。”顾城骁也惆怅地点点头。
  林浅反正伤着,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干脆就背过身去装睡装死。

  奶奶看她这样,还以为她是太过伤心,苦口婆心地安慰道:“小浅,别太伤心了,左右孩子已经没了,别再伤心坏了身子。孩子,你放心,有奶奶在,谁都别想欺负你,谁都别想把你赶出顾家。”
  在顾城骁的再三劝慰下,老人家终于答应先回家,病房里又安静下来。
  林浅昏睡了一整夜此时已经没有睡意,她用余光偷偷瞄了一眼顾城骁,只见他正靠坐在沙发榻上,闭着眼睛,不知道是在补眠还是闭目养神。
  林浅慢慢坐起身,身体就跟年久失修的机器似的,动一动都难。
  但好在还能动,她自己也佩服自己命大。
  顾城骁是个多么警觉的人,一点风吹草动就睁眼了,看到她正狼狈地坐在床沿,上也不是,下也不是,他赶紧过去扶她。
  “都这样了,还想惹什么幺蛾子?就不能安安耽耽躺着吗?”
  林浅唯有无奈地苦笑,“我要清泉嘘嘘一下。”
  “说人话!”
  “人有三急。”
  “……”顾城骁尴尬了一阵,斜眼白了她一下,而后动作麻利地将她打横抱起。
  “啊,喂……你干嘛?”
  顾城骁低眸看她,质问道:“我能对你干嘛?”
  “你对我干的事儿可多了,你别以为你偷亲我我不知道。”
  “……”
  这话让顾城骁如遭雷击,高大的身体一顿,就这么僵硬着杵在原地。
  那感觉,就像小时候做了坏事,自以为隐藏得很好,其实早就被人窥探了先机一样。
  但是,顾城骁可是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人,这点小事还不至于让他怎么,也就尴尬了两秒,就过去了。
  “放心,我还不至于饥不择食。”他大跨步地将她抱进病房里单独的洗手间,然后很绅士地退出门外等着。
  林浅还在琢磨他这句话什么意思,乍一眼看到镜子里的自己,“哇!”的一下大喊出声。
  难怪他会说这话,她现在这副比鬼还难看的丑样她自己都嫌,更别说他了。
  树要皮,人要脸,虽然林浅平时活得毛毛躁躁的,但这脸还是要的啊,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越看越生气。
  三五分钟之后,冲水声还没落下,门就先开了,“汪洋那王八羔子在哪个病房?老子要找他算账!”
  第23章成了后妈
  “汪洋那王八羔子在哪个病房?老子要找他算账!”

  林浅一开门就往外冲,撸起袖子准备大干一场,嘴里骂骂咧咧地叫嚣着,“你个猥琐的受精卵,活该连南音这种绿茶婊都泡不到,自己没点屁本事就知道拉帮结伙胡作非为,我……”
  顾城骁双手从她身后一下插进她的胳肢窝,一边一手,轻而易举地将她凌空举起,“诶,诶……放老子下来,老子今天非要出了这口恶气不可……”林浅一边踢腿一边咒骂,“特么的把老子打成这副德性,打人不打脸,江湖规矩都不懂吗?还有没有一点职业道德?……你们这帮丑陋的土拔鼠!”
  顾城骁抱着她往病床送,可怜的她死命地踮着脚尖都碰不着地面,任她怎么踢甩挥舞,后面的男人都将她举得稳稳的。
  “顾城骁你别拦我,老子今天非要报仇不可,他找人揍得我这副鬼样子,我要揍得他连他亲爹都不认识。”
  “哎呀,姓顾的,你耳聋了?听见没有,放我下来!”
  “啊……”
  顾城骁一丢,林浅一头栽倒在床上,“嗷,很痛啊!!”她蜷着身子,护着脸,不满地抱怨道,“你干嘛拦着我?!”
  谁知,顾城骁抬腿挪了一步,放任着说道:“你去啊,我不拦你。”
  “……”还有这种操作?
  “刚才人家来的时候怂得连床都不敢下,你现在倒是去啊。”
  “……”
  “女孩子家家的,有没有一点女孩子的样子?你看看你,你听听你说的话,像话吗?”

  “……怎么不像话了?”虽然处于劣势,但不代表她不能为自己辩解,“我就这样,你看不惯可以不管,我没叫你管。”
  顾城骁面不改色,哪怕心里再生气,也能做到淡定如风,“你以为我想管你?我要真管起来,只怕你会后悔。”
  这话不假,当时林浅不相信,直到后来他真正开始插手她的人生,她才知道眼下的自己是多么的幸运。
  顾城骁斜瞪了她一眼,复杂的眼神中饱含最多的就是失望。
  确实,他对她了解不深,以为她只是一个学生,再不学无术,能坏到哪里去。
  确实,他低估她了,她表面一副弱不禁风的乖乖牌,装乖卖萌楚楚可怜,可实际上她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捣蛋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