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38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啪。”钟鸣义一巴掌拍在桌子上,冲着彭长宜吼道:“乱弹琴!就凭我们找不到他们,就要冻结企业的账户,这是什么性质的问题?我们有什么权利冻结企业的账户?如果那样的话,以后谁还敢来我们亢州投资?那样我们跟这些外来企业承诺的保护投资者的利益就是一句空话!你开什么国际玩笑!”
  彭长宜没想到钟鸣义会这么大火气,自己现在也是副市长了,说话也是有一定分量的,怎么能叫开玩笑,而且还是国际玩笑?他有些委屈地说道:“我说是冻结他们的账户,也没说没收他账户上的钱,这样也好对那些村民有个交代。”
  “这有区别吗?”钟鸣义仍然怒气冲冲地看着彭长宜说道。
  王家栋想说什么,他看了看江帆,见江帆似乎有话说,就等着江帆说话。
  江帆站起来,说:“钟书记,我看长宜的建议可行,冻结不是没收,一来可以暂时安抚那些村民,二来我们也好掌握他企业必要的资金情况。”
  “你怎么也这么说,随便冻结一个企业的账户,那是要有一系列的法律手续的,你凭什么?”钟鸣义转向江帆说道。
  “就凭他们欠老百姓的钱,而且连人影都找不到,这一点就足矣。”江帆坚持着说道。
  “他们是欠老百姓的钱,但那是正当的往来,人家又没诈骗,你凭什么冻结人家的账户!”钟鸣义仍然是这个态度。
  江帆想了想说:“种种迹象表明,我们应该高度重视这次的事件,尽管我们现在无法证明他们到底是不是诈骗,但是有一点很明确,这件事最终离不开用钱解决。”

  王家栋说道:“我同意江帆和彭长宜两位同志的意见,无论是否诈骗,我们都要保护老百姓的利益不受损失,如果事态扩大的话,他们就有可能拥堵国道,造成国道断交,那样影响就大了。”
  钟鸣义瞪着眼冲王家栋说道:“大什么大?你是政法委书记,眼下你最该知道自己怎么办!”
  “怎么办我们也不能激化矛盾,公丨安丨的力量只是维持秩序,绝对不能跟老百姓发生冲突。”王家栋毫不相让。
  钟鸣义说道:“维持秩序也行啊,你下命令了吗?现场有公丨安丨的人吗?我看你是不作为!”
  王家栋面无表情地说道:“对不起,钟书记,我在第一时间已经布置了,维持秩序的民警已经在现场。”
  钟鸣义愣了一下说道:“不能只维持秩序,对于闹事的还要劝阻,必要的时候要采取非常手段。”
  王家栋严肃地说道:“劝阻工作应该是丨党丨委和政府应该做的,而不应该是公丨安丨部门,非常手段是应对一些暴力事件的,眼下的老百姓是在争取自己正当的权益。”
  钟鸣义看了看王家栋,说:“你是在将我吧?”

  狄贵和说道:“好了,你们两位也不要较劲了,钟书记,我看彭市长的建议可行,当务之急还是冻结东方公司的账户,以防意外发生。”
  钟鸣义看着狄贵和说道:“老狄,怎么你也这样说,本来老百姓闹事就是我们工作没有做到位,我们凭什么要冻结企业的账户?如果传出去后,谁还敢来我们这里投资,保证投资者在亢州的利益就将成为一句空话,再说了,这充其量就是一个合同纠纷的事件,我们不能有了这种纠纷就冻结企业的账户,这是乱弹琴!懂吗?”
  狄贵和看看钟鸣义,又看看周围的人,自嘲地说道:“我乱弹琴了吗?”然后就不再说话了,坐了一会就出去了。
  屋里,大家都沉默了,一会,崔慈也出去了。

  钟鸣义说道:“给任小亮打电话,问问情况怎么样了?”
  江帆看了看表说道:“估计他这会还没到。还是给林岩打个电话吧。”
  范卫东就用钟鸣义办公室的座机给林岩打了电话,半天,林岩才接通,范卫东摁下了免提键,说道:“林岩吗?你那里情况怎么样?”
  林岩听了半天,才听出是范卫东的声音,他说道:“范主任,我是林岩,我进来后就出不去了,他们不跟我对话,非要跟任书记对话,我正在做解释工作,说任书记不在市里,他们说任书记不在市里可以等。”
  钟鸣义凑到电话前,说道:“林岩,我是钟鸣义,现在有多少警力?”
  林岩说:“来了许多丨警丨察,他们都在外围站着,尽量把这些人往路边归拢,为的是保证交通畅通。”

  钟鸣义松了一口气,说道:“你还出得来吗?”
  “我估计出不去了,外面到处都是人。”
  “你也出不来了?他们不让你出来吗?”
  林岩说道:“钟书记,他们现在把我车围住了,看架势是出不去了,我也没打算出去,我也不想去试,如果我试着出去唯恐会化矛盾,所以我也不能出去,我出去后人群就会骚动,我担心他们有过激行为,我在这里他们情绪还好些。”
  “嗯,你做得对,林岩,跟贾东方联系上没有?”钟鸣义又问道。
  “没有,他们公司的人说有十多天没有看见他们老总了,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
  钟鸣义想了想又说:“目前都有几个村的人来了?一共有多少人?”
  “我大致看了一下,现在有十多个村了,他们都把牛拉来了,人越聚越多,院子里得有一百多人,外面我看不到。”
  “你跟他们说,让他们先回去,有什么事市委和政府会给他们解决的,这样闹下去没有好处……”

  林岩不等钟鸣义说完,就说道:“钟书记,能说的,我都说了,嘴皮都磨茧子了,不顶用,他们根本就不和我对话,他们说跟我说了也白说。”
  “任小亮现在还没到吗?”
  林岩听钟鸣义问任小亮,愣了一下说:“任书记刚给我打了电话,说马上到。”
  钟鸣义显然听出了林岩口气里的犹豫,就说道:“他到底什么时候到?”
  林岩说:“估计很快,他到了我让他给您回电话。”

  “好,有什么情况及时和市里联系。”钟鸣义说完,就挂了电话。
  江帆见钟鸣义挂了电话,看了看表,说道:“钟书记,我先去金盾宾馆,估计他们快到了。”
  钟鸣义说:“好,你先去吧。”
  江帆又说:“您还露个面吗?”
  钟鸣义不耐烦地说道:“不露了,这摊子事还不定怎么着呢。你跟他们解释一下,就说我有事走不开。”
  “好的。”江帆答应着,就看着彭长宜说道:“长宜,跟我去应付一下。”
  彭长宜说:“好的。”说着,转身就要走。钟鸣义说道:“长宜还去呀?”
  江帆说道:“长宜在省里跟他们接触过,他比较了解情况。”
  钟鸣义点点头,就不再说什么。
  江帆看了一眼王家栋,说道:“那王书记您坐,我们下去了,有事的话再联系我。”
  彭长宜也跟王书记打了招呼,就跟在江帆的后面走了出去。他们下了楼,走进江帆办公室,金生水也跟了进来,江帆问道:“小金,客人来了吗?”
  “没到呢,高市长和农业局的两位局长去高速路口等去了。”说着,就给两位领导倒了水。

  彭长宜是真渴了,他端起杯就喝,刚喝了一小口就烫得咧着嘴说道:“小金,有凉白开吗?”
  金秘书赶忙就出去,从自己的办公室端过来一个保温瓶,说道:“这个暖水瓶不保温了,里面就是凉白开。”说着,就给他倒了一杯凉白开。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