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19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第21章这尊大佛惹不得
  汪洋还穿着病号服,左脚打着石膏,双手拄着长拐杖,一脸的不情愿。
  虽不情愿,但这个桀骜的小子还是向林浅低了头,“对不起。”
  “……”林浅的内心一万个不相信,那个眼睛长在头顶的富家子弟,那个堪称能摆平整个京城的豪门富少,那个自称天下无敌的傲娇汪少,竟然对她说“对不起”。
  这实在是活!久!见!

  可是,汪洋都说了对不起,汪海成还是不满意,一掌打了一记汪洋的头,劈头盖脸就是一通骂,“混账东西,不好好学学人打架,自己打不过还叫人打,你这叫什么,你这叫黑社会流氓,是要抓进去吃牢饭的!”
  “好好一姑娘被你们打成这样,像不像话?!断你一条腿便宜你了,就该要你半条命!”
  “你给我跪下,人家不原谅你你甭想给我起来。”
  在疯了似的老子面前,汪洋试图反抗,“我这脚跪不了。”
  汪海成一听,批头又是一顿打,“故意气我是不是,跪下,跪下,”汪海成强按着汪洋的脖子,死死将他按向地面,“死小子,看我不弄死你!”
  这对父子一进来就上演了一出苦情戏,一直没吭声的顾城骁实在觉得聒噪,终于开口道:“行了汪总,他打着石膏你让他怎么跪?!”

  汪海成这才作罢,转而又露出了懊悔的表情,乞求着说:“顾首长,这件事都是我的错,是我没有管教好这个逆子,您大人有大量,千万别跟这个逆子计较。”
  林浅愣愣地看着这对父子,她是从旁人口中听说汪洋的背景的,听说汪洋是B市首富的独子,听说汪洋有仇必报,听说汪家举手遮天。
  可这举手遮天的老子和小子,在顾城骁面前,竟然低微到这种程度,实在令她咋舌。
  她不知道该感到庆幸,还是该感到不幸。

  顾城骁淡淡说道:“警方会秉公处理,汪总不必如此。”
  林浅躺着一动不动,只有眼珠子不停地转动注意着两方,这是闹哪出啊?
  汪海成看着顾城骁冰冷的脸不寒而栗,他哪里知道顾城骁是被林浅气的,他还以为顾城骁这是在气自己儿子。
  于是,他似乎想起了什么一样,一边说一边退回到门边,“对了顾首长,这些是我的一点小心意,给顾太太补补身子,”汪海成从门口的两名随从手里接过大包小包的东西,冬虫夏草燕窝鱼翅,全是名贵的补品,“小儿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顾太太,希望顾太太大人有大量别跟小儿计较。”
  汪海成手提着补品放在床边,又暗暗伸脚踢了一下汪洋,用眼神示意他道歉。
  汪洋看看严肃冷漠的顾城骁,再看看挤眉弄眼的父亲,嘴唇不服地一抿,心不甘情不愿,但还是听话地低下了头,“顾太太,对不起,求您原谅我。”
  他哪里知道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林浅竟然还这么有来头,顾城骁他不熟,都是他父亲给他分析了事情的严重性,可是他就不明白了,眼前这个顾首长,不说显赫的身份地位,就凭这出众的形象气质,也不会看上这么一个不入流的小丫头啊,眼瞎么?
  全校都知道他喜欢南音,林浅让南音不高兴,南音让他打她,他就叫人一起打她,谁知道林浅这么能打,把他几个小兄弟都打伤了,自己还断了一条腿,这口气叫他怎么忍得下去?!

  他的南音女神还因此被学校记了大过,这个污点将会跟随她一辈子。
  种种仇恨加起来,他发誓一定要让林浅吃到苦头。
  他召集了社会上的一些朋友,九个不行就十五个,十五个不行就二十个,他汪洋多的是朋友,多的是人民币,出了任何事都能摆平。
  于是,就有了昨天晚上聚众斗殴一事。
  这次打人事件和南音事件在本质上是一样的,都是教唆打人,但是,南音事件由学校出面私下解决了,而他这事惊动了警方,所以就有了性质上的变化。
  教唆打人致伤,是刑事犯罪,涉嫌故意伤害罪,是要判刑的。
  “顾首长,这件事由我儿全权负责,多少赔偿您开价,顾太太的身体以后要是有任何不适,都由我们汪家负责,您大人有大量,还请两位高抬贵手放我小儿一马。”
  汪海成自然知道这样打动不了顾城骁,顾城骁又不是缺钱的主,所以,他思忖再三,又说:“顾首长,我听说军区总院要扩建,正好总院附近的一块地刚好是我汪氏集团所有,我愿意无偿拿来捐赠总院。”
  顾城骁依然不动声色,还是那句话,“警方会秉公处理,汪总不必如此。”
  “……”汪海成又无奈又惧怕,不求情怕自己儿子会坐牢,可说多了又怕更加惹恼顾城骁,他是左右为难,手足无措,一股怨气只能向汪洋发泄。
  “你个小畜生,尽给我惹是生非。”
  汪洋看得出来,他爸内心已经火冒三丈了,所以他不敢顶嘴。
  有一句话叫从商不如从政,从政不如从军,他即便富甲一方也只是一个商人,哪里得罪得起军中高官?!
  好话说尽,送钱送礼,人家还是不开恩,他也没辙。
  汪海成推着拄拐杖的汪洋悻悻地退出了病房,连带着那些赔罪的礼品也一并堆在了门外。
  他在商海多年,也常常与这些当官的打交道,深谙期间的潜规则,最怕的就是连送礼的门路都没有。
  门外的随从见状,低声问道:“汪总,这个顾城骁太不给面子了,要不要我找弟兄给他点教训尝尝?”
  汪海成一瞪眼,环顾左右不见他人,这才暗自松了一口气,他警告道:“不准动,这尊大佛惹不得……走走走,别在这里说,先回去。”
  病房里,林浅将被子往上一拉,完全没了之前说“不用你管我”的洒脱,以及说“我已经自己解决好了”的霸气,她想,或许她还不认识顾城骁。

  顾城骁淡定依旧,妥妥地往床边一坐,摆出了一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架势,“说说吧,在我愿意听你解释的时候。”
  “……不都没事了么……过去了……”
  第22章我还不至于饥不择食
  顾城骁不苟言笑地靠近她一点,郑重警告道:“我最后再给你一次机会。”
  这声音,这语气,林浅不寒而栗,唯有说实话以求保命,“这件事说来话长简单来说就是汪洋的腿是被我不小心打断的,但是是他自己犯贱帮南音来打我我当然要反击了他打不过我就找人打我于是就成了现在这样,嘶……呼……”
  赶紧换了一口气,又问:“听明白了吗?”
  顾城骁早就了解了事情的原委,他对这种校园男女生之间的矛盾嗤之以鼻,他只是想趁机让林浅明白,自己做的事情是多么的幼稚和愚蠢。
  他冷冷地看着她,一双厉眸像蒙了一层霜雾,让人感觉一下子降温好几度,也让林浅不自觉地慢慢地又将被子拉高了些,直到把眼睛都盖上。
  有些人就是自带威严,林浅在那群混混面前虎得人人称奇,跟十几个男青年对打都毫不示弱,可在顾城骁面前,她连一个对视都不敢,她承认她怕他。
  怕他凶,怕他生气,怕他打人。
  可是,她更害怕的,是他对她失望。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