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34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翟炳德说:“哦?女学生写书法?她写的怎么样?”
  “呵呵,尽管她自己说这不是书法,是抄书匠的印刷字体,但是她写的书法能让我认得,我就认为不错。”
  “哦?抄书匠?印刷体?”
  “是啊,就是蝇头小楷。”彭长宜补充道。
  “蝇头小楷?这个女学生有多大?”翟炳德问道。
  “来的那年有二十二三岁吧。”彭长宜估计想着说道。
  “这么年轻?”

  “那真不简单,蝇头小楷几乎失传了。”
  “您说得太对了,当初她爸爸让她学写这个体,就是这么跟她说的。”彭长宜高兴地说,他似乎又觉得自己过于欣喜,就赶忙说道:“当然,她写的无法和您这样大气磅礴的书法作品相比。她最大的特点,我认为,就是整齐划一。能把每笔都写的一模一样,这一点很不简单……”彭长宜不敢往下说了,本来是说翟书记作品,怎样跑到丁一身上去了,有喧宾夺主的意思,他的脸就有些微红。
  好在翟炳德并没有注意到彭长宜的心绪变化,说道:“有时间把她的作品拿来,我看一下。”
  “好的,下次我一定带来,请您给指导一下。”
  “小彭,你看你在樊文良身边呆了那么长时间,你都没见过他练书法,你我只见过几次面,就看见我写的书法作品了,我们是不是有缘?”
  “当然,当然,长宜能够得到翟书记的栽培,的确是三生有幸。”

  翟炳德说:“所以,对于有缘人来说……”他突然就停住了话头,因为这时见到秘书急匆匆地进来了,他便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看着他的秘书。
  秘书也因为打断了书记的话而不知如何是好,这会看到书记望着自己,就说道:“翟书记,申书记他们到了,已经安排他们坐在了苏州间。”
  “呵呵,好啊,长宜,知道为什么把你叫回来吗?”
  彭长宜看着翟书记,故意不解地眨着眼睛。
  “哈哈,你饭也吃了,要好好发挥发挥,阆诸的申书记来了,还有一个你认识,京州日报社的总编叶天扬,你给我好好陪陪他们,尤其是老叶,几次跟我提起过你,我接到他们的电话就过来了,后来才听说你刚走,就把你叫回来了。”
  彭长宜心里悬着的一块石头落了地,他站起来,腰板一挺说道:“没问题,保证做到他们喝一杯我喝两杯。”
  翟炳德走过去,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跟领导喝酒有你这胆量就行,你就把老申陪好,叶总编喝不了酒,咱们过去吧。”说着就往出走。
  彭长宜跟在翟炳德身后下了楼,他们走出小院,从另一个偏门进了美食城的里面,第一个门口就是“苏州”雅间。秘书紧走了几步,抢先开开门,翟炳德就走了进去,彭长宜没有立刻跟着进去,他停顿了一下,向翟炳德的秘书伸出手,意思是请他先进去,翟炳德的秘书瞄了他一眼,不耐烦地冲他挥手示意,意思是让他先进去。彭长宜一看他的表情,就不再客气,冲他点头说道:“谢谢。”就昂头走了进去。

  翟炳德的秘书没有跟进来。
  里面果然坐着叶天扬和阆诸市委的申书记,叶天扬看见彭长宜愣了一下,彭长宜连忙走过去跟他们握手打招呼,说道:“申书记好,叶总编好。”
  叶天扬看看彭长宜又看看翟炳德,说道:“长宜,你怎么在这儿?”
  不等彭长宜说话,翟炳德就说道:“长宜今天是来考察这个饭店的,本来他都已经走了,我接到你们的电话后就赶到这里等你们,后来听说他刚走,我就又把他叫回来了,让他陪两位领导喝喝酒。”

  申书记一看是彭长宜,就伸出大手,说道:“哈哈,亢州的小彭,对吧,翟书记?”
  “对,彭长宜。”
  彭长宜赶忙双手握住了申书记的手,说道:“您记性真好,还能记得我。”
  申书记说:“怎么不记得!你们那天晚上喝倒了我两员大将,我岂能忘?不但我忘不了,那两个人也忘不了,憋着劲等下一年跟你们雪耻呢。”
  “呵呵。”彭长宜笑了,说道:“那天我们俩也都多了。”
  申书记说:“你们哪里多,他们一个就地卧倒,一个抱着马桶进入梦乡,过后我骂他们,我说,就你们,再怎么发誓,也洗不掉丢人之耻了。”
  彭长宜听了这话没敢笑出声,就点头哈腰谦虚地说道:“您千万别这样说,我们那天也够呛,相当够呛了。”他只用了“够呛”,口气里透着骄傲和自豪。
  “你们再怎么够呛,没有当下出丑。我们这两个人喝酒在阆诸是出了名的,从来都没有过失败的记录,没想到让你们给撂倒了。”申书记大声说道。

  听他这么说,一旁的翟炳德不干了,他说道:“我说申书记啊,敢情那天你是有组织有预谋的呀?带的那两个人原来都是喝酒冠军呀?是你特地挑选出来对付我的?幸亏我还有亢州这两位同志保驾,不然我那次就会在你们阆诸出大丑的呀?”
  申书记自知语失,就急忙分辨说:“哪有的事啊?咱哥俩有约定,喝酒不找人陪,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就是司机秘书也不让他们上桌敬酒,约定好的事,我怎么能破坏规矩呀?对了——”说道这里,申书记一拍巴掌说道:“老翟你说实话,那天亢州的两位同志是不是你特地叫去对付我的?”
  “怎么会?我当下就跟你解释了,他们是跟我去北京办事,为了一个项目上的事,如果真是我有意叫去对付你的,怎么也得从锦安带人啊,也不会麻烦下面的同志?”
  申书记看着翟炳德,说道:“哼,看来也值得怀疑。”
  “哈哈。”翟炳德笑了,说道:“不用怀疑,我从来都不做破坏规矩的事。不过今天小彭是我特地叫回来的,因为叶总来了,而且跟你也有一面之缘,陪两位领导几杯酒也是加深感情吗。”翟炳德说道。
  “对,对,对。”彭长宜连忙说着,就开始给每位领导的杯里倒上酒。
  申书记坐下,说道:“反正我到了你们这一亩三分地了,要杀要剐随便吧。”
  翟炳德说:“什么话,我请你吃的是饭,不是鸿门宴?”
  “不是鸿门宴干嘛人家小彭都走了,又把他叫回来?”
  “这个,你让他自己说。”
  彭长宜一时不知说什么好,是实事求是的说还是……
  翟炳德看他打愣,就说道:“说呀,怎么回事就怎么说。”

  彭长宜的手心就紧张的冒汗了,他说:“的确如翟书记所说,我本来是在这个饭店用餐着,已经吃完走了,翟书记又把我叫了回来。”
  “叫你回来干嘛,还不是想灌我?”
  “得嘞,我哪敢呀,这样,您灌我,行不?”彭长宜看着他,真诚地说道。
  “哈哈,这还差不多。”申书记笑了,又说道:“不过啊老翟,说我纵容干部我承认,怎么你这带兵出身的,也这么纵容干部呀?”
  翟炳德说道:“我怎么纵容了?”
  “县级干部来锦安办事,就敢在这里用餐,不是纵容是什么?”申书记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