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次航行都是一段历险,我的第一次给了孟加拉》
第161节

作者: 重新再来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嫩妈,这个时候别提吃的。”老九的肚子也开始咕咕叫着,再牛逼的人也抵抗不住饥饿呀!
  我跟大厨毕竟在马达加斯加的监狱有过惨绝人寰的经历,所以对饥饿有过颠覆常人理解的认识,而老九一直整日酒肉不断,猛的处在这么一个环境里,虽然心理足够强大,但生理上却是吃不消的。
  “九哥,这还有几瓣椰子,要不你吃点?”我拿起大厨费了半天砸开的椰子小心翼翼的递到老九跟前。
  “嫩妈老二,我得留着肚子明天晚上回船上喝酒呢。”老九把我手里的椰子推开。
  “九哥,到时候我们该怎么给船长解释救助艇的事儿呀?”我被老九的乐观感染了,觉的在荒岛待个一两天就权当做是旅游了,可是我们把救助艇弄丢了,这可不是一件小事呀。
  老九听完我说的话,直接把目光转向大厨,笑眯眯的看着他。

  “哎呀呀,九哥你看我干什么,这事儿我办不了,真办不了。”大厨被老九的眼神吓到了,站起身子,慌乱的说道。
  “嫩妈,我又没让你买条救助艇,你瞧你吓的那个逼样,明天回船上,我跟船长讲,都睡觉吧,跑一天了。”老九说完话把头靠到墙上,闭上了眼睛。
  “哎,刘叔,别想那么多了,明天船长就得来接我们了,到时候挨骂肯定少不了了,不过总比在这小岛上等死强吧,睡觉吧,今天这腿都快走肿了。”我安慰了一下大厨,也把后背贴到了墙上。
  然而我跟老九的乐观换来的却是
  “我草嫩妈的,船上那帮子人都死了吗?”老九已经两天没吃东西了,他大口啃着椰子肉,愤怒的骂着。
  此时已经是第二天的晚上了,整个上午三人都在山坡上坐着,也没有看到有人前来救援,下午热带鱼又如期而至,我们三人只能又抱了几只椰子回到小日本的棚子,还好椰子壳里存满了雨水,三个人也能补充了一下水分。
  “九哥,咱们都出来两天一夜了,按理说船长应该早就找过来了呀。”我有些慌乱的说道。

  “哎呀呀,我们可怎么办啊!九哥,我可不想在这岛上过日子啊!”大厨此刻已经彻底不关心救助艇的去向了。
  “九哥,咋办呀?不行咱整点木头做个筏子吧,划个3天4天的应该也能到了。”我心里也就能想出这么个法子来了。
  “嫩妈老二,现在还没到那个地步,明天老刘你自己去山上看着。”老九把椰子壳扔掉,打了一个饱嗝。
  “哎呀呀,我自己去山上?你俩去哪儿?”大厨一脸惊恐的看着老九,以为自己被放弃了。
  “嫩妈,我俩去搞点鱼吃啊!吃这破椰子你能吃饱啊!”老九又打了一个饱嗝,脸色狰狞。
  南美州亚马逊热带雨林的蝴蝶煽一下翅膀,通过种种因素,就可能引起亚洲地区的一阵台风,这就是著名的蝴蝶效应。
  我们的人生也充满了数不清的蝴蝶效应,如果不是因为大厨拒绝看船,我们也不可能丢掉救助艇,如果不是因为渔船大副说这里有金子,我们也不可能来岛上寻找财富,再往前讲,如果不是因为大厨找了一个病毒标本的小姐,我们可能也不会遭遇海盗,也不可能会因为贩卖猴子被抓入狱,我们甚至都不可能登上红太阳轮。
  所以回忆一下现有的人生,因果关系错综复杂,充满了无数的如果与不可能,但是却怎么也回不去。
  大厨的干儿子做了一下亚马逊蝴蝶的翅膀,因为他的疏忽把盐当作了糖,并且将拍死的所罗门大苍蝇不小心丢到了晚饭里,而恰好这个苍蝇又被船长吃到了。
  “大副,这印尼猴子弄的什么玩意儿,大厨怎么还没回来,明天一早找俩水手去岛上看看,这菜让我怎么吃!”船长把干儿子做的菜扔到一边,幽怨的看着大副。
  “船长,明天我就让老三领两个水手把大厨他们弄回来,一个个的都没数了还。”大副早就看我们不顺眼了。
  因为印尼猴子拍死的一个所罗门大苍蝇,引起了船长的怒火,才迫使船长想起来寻找我们,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印尼黑猴子差点就成了我们的救命恩人,为什么是“差点”呢?看官莫急,继续听我叙述。
  三人在棚子里又艰难的度过了一个潮湿的夜晚。
  第二天一早,大厨被发配到山顶上,我跟老九则来到救助艇消失的礁石区域,准备捡一些螃蟹贝类,尝试能不能捕到几条鱼。
  老九选了一处三面被礁石环绕的水域,开始拿石块在开口处堆放,似乎想垒一个坝出来。
  “九哥,你这是做什么?”我很好奇老九的举动。

  “嫩妈,我们把这里拦个坝出来,一会涨潮后鱼就游过来了,等落潮了,鱼就堵到这里出不去了。”老九他妈的简直太机智了,居然连野外求生都懂。
  “我去,九哥,你这都跟谁学的呀!”我有些兴奋的走到老九身旁,帮他一起建坝。
  “嫩妈,这玩意儿我小时候光屁股抓鱼就这么抓,家里下雨河沟子涨水,垒上坝,下完雨坝里面全是鱼。”老九回忆起小的时候,脸上布满童真。
  “九哥,你们那小孩真幸福,我们那里下了雨之后要是拦上坝,坝里头全是方便袋。”我先憧憬了老九美好的童年,转而又想到了家乡悲惨的现状。
  老九没有回应我,而是小心的将石坝最后一层垒好,又仔细检查了一番石块之间有没有大的缝隙。
  “嫩妈老二,这里面螃蟹不少,搞几个。”老九话还没说完,就抓到一只肥肥的蟹子,他又把他万能的上衣脱掉,像上次装椰子一样系起来,把螃蟹装了进去。
  我把头探到我们做好的坝里面,这才发现这里面最少有20几只大螃蟹,我忽然有些庆幸我们是流落到这里,如果流落到华夏的某个小岛上只能是靠捡塑料垃圾为生了
  “九哥,这次有口福了咱们,在这多呆几天,也享受一下这原生态的生活。”我连抓了4,5只螃蟹,心里想着这小日子过的太好了,隔一天下一次雨,水不用愁了,树上有椰子,山那头还有小一号的香蕉,水果也不用愁了,海鲜又是手到擒来,更关键的是所罗门的蚊子几乎都没有攻击力,毒蛇非常少见,野兽更是绝迹了,我们这哪里是流落荒岛呀,这简直就是免费的热带度假村呀!
  “九哥,要是有俩妞在这里就好了,咱就不回去了。”我**的对老九说道。
  “嫩妈,你会接生?”老九比我还要龌龊。
  我忽然想到瑞加娜,不知道她们在没有医生的情况下,是怎么生娃的。

  “哦,三副先生,他们没有来这里,从我离开你们船那天,我就没有见过他们。“瑞加娜听三副告诉她我们已经两夜未归,有些惊慌失措。
  “哎呀,完蛋了,二副他们的救助艇估计在半路上沉掉了。”三副在第一时间把事情想到最坏的发展方向。
  日期:2017-08-30 06:42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