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途沉沦》
第667节

作者: 听雨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赶过来见面,也是因为在柳市那边见面很不方便的,三个人都在市里是引入瞩目的人物。再说,在开发区升档后的初始阶段,市里的情况就更加复杂,盯着杨秀峰的人就更多,也不知道有多少人连杨秀峰都没有见过的,人家却在注意着他。这些事无法说清楚的,多少人还在找机会进开发区里,大家虽知道开发区对工作上要求和其他地方不能够比,但开发区今后对自己的发展也是其他地方无法比的。

  开发区虽说升档了,新设立的部门也都到位,但是不是就将工作理顺了,暂时还有太多的关注要做,徐燕萍也担心这一点。时间太少,单纯地用制度来约束人,也未必就有用的。特别是对人的观念的改变更是难上加难。杨秀峰在开发区里做人的思想工作,陈静是知道了的回应到徐燕萍那里,她也就觉得要见一见杨秀峰,算是对他的褒奖。再说,杨秀峰和陈静两人升到副厅级了,也得庆贺一番才对。

  将地点安排在另一个市,等早上杨秀峰和陈静两人折回柳市也方便,徐燕萍则要到省里去,汇报市里这边的工作进展。省里对柳市开发区的工作那是极为关注着的,眼看开发区要和华兴天下集团进行谈判了,今天的进入已经是定局,唯有这样的定局对柳省说来更要加倍将这边的工作做踏实。才不会再出任何异况,一旦再有推延之类的事情,中央会怎么样看到柳省这些领导?
  特别是升档之后开发区的情况,徐燕萍应该更加了解细微,甚至对新进入开发区里的新任领导思想状态的了解,才是最为根本的,见一见杨秀峰也是工作上的需要。而身体上的需要也是非常急需了的。
  走进房间里,陈静还算穿戴整齐,还以为徐燕萍在工作。谁知陈静带着她进到浴室里,却见徐燕萍坐在桶浴的木桶内,水将她肩以下的都淹没了。水面上有些花瓣,和白皙的肩背前胸的肌肤映衬着,就显得格外地引人眼球。杨秀峰顿时就有种窒息感,看着她,肩背之上的颈脖此时显得格外地美也显得长细瓷一般,而她将头上的发都扎在头上,使得头发和颈脖之间的白皙与乌黑又成一种对比,肌肤就更白,而头发就更加乌黑发亮。

  扭着颈脖往杨秀峰这边看,脸上的笑此时格外地甜美,那种对杨秀峰的感召之力,无需要说什么或有任何表示。都能够清晰地让杨秀峰感觉到了。陈静则退开出去,平时里自己要见杨秀峰不算难,当然,私会的机会也不多,而且,这段时间说来也不能给造机会的。虽说想和男人在一起,两人从某种程度说来也都是喜事在身庆贺一番也是应该的。只是,对于姐姐说来,此时就更需要和男人在一起。徐燕萍在工作上的压力有多大,陈静是非常清楚的,如今的压力绝对比之前要更大了。位子越高,责任越大,压力也就会越大,而姐姐偏偏是要强的人,总要将工作做到尽善尽美才甘心。

  男人的安抚才会让姐姐疲累的身心得到最大程度的舒缓,这也是陈静自己深有体会的事。
  “傻站着干什么。”徐燕萍见他一直站着在看,就乜他一眼。“太好看了,都说贵妃出浴是最美的图景,我看哪有你这时美?”杨秀峰笑着说,人却没有动。“是在说我发胖了,是不是?”徐燕萍说着,将桶里的水搅出一些飞洒过来,要袭击杨秀峰。水珠击中了他的面颊,徐燕萍笑得更加欢情。折身到外面,陈静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两腿叠坐着。杨秀峰走过去,到她身边俯身在她脸上亲了下,手将她搂住让她感知到自己对她的关心之意。

  陈静回应地在他脸上也亲了亲,却没有说话,手在他臀上扭了扭,没有用力也是对他心意的回应。随即,站起来给他将衣服一件件地解下来。只剩下里裤时,见到那里鼓隆起来,忍不住在上面抚摸一把,杨秀峰却一下子将她搂得更紧一些,手要伸进她裙子里去捣腾。陈静推着他,说,“一身的臭味,快进去洗洗吧。我要弄些夜宵来吃呢。”
  走进去,到浴桶边,也不忙着进去。杨秀峰手伸进水里,在徐燕萍的侧面,先抓住她的手臂,慢慢地给她抚揉着。徐燕萍就看着他,也不说话,静静地随同在动作着,似乎他的搓弄对她说来就是世上最美好的享受。
  将手臂肩胛都搓弄过,也就去弄颈脖,那白皙的犹如天鹅的脖子杨秀峰更加温柔起来,抚弄着也就让徐燕萍感觉到他的心意,似乎要靠过来靠在他的身上,只是有浴桶隔着却是不便利。杨秀峰稍站起来一些,在她颈脖上一口口地亲着,亲一阵也就移到脸上,随即两人一个在浴桶里一个在外吻了起来,吻得很投入很深。
  等两人都气促了才放开,徐燕萍此时心里也就焦急了,抓住他的手不肯放。意思自然是要他进到浴桶里去,这样会更有意思的。
  杨秀峰站起来,身前那鼓隆起的那团就高悬在徐燕萍头部稍上方,不等杨秀峰自己去解脱,她伸出手来勾住了裤边往下拉,很小心地等那凶物一点点现出来露在外面,徐燕萍的脸就像朝阳一般从东边的山脊后一点点地露出来,脸上变得更灿烂了。等他那小裤从膝盖处掉落,徐燕萍忍不住用手托着那黑乌乌的东西,仰头起来,宛如一朵开得最灿烂的向日葵。
  手扶着他的脸,杨秀峰俯身在脸上又亲了亲,才跨步站进浴桶里。浴桶不小,设计时就是按两人共浴来设计的,不完全是圆形而是椭圆的。两人各在一椭圆上正好容得下,有水从桶里溢出,徐燕萍忙将水面上的花瓣捞住。
  伸腿跨进浴桶里,当即有水溢出,坐下去,才感觉到设计者的别出心裁,里面可以坐着,坐下后两人也就腿交错在一起。椭圆形的浴桶,两人各坐在椭圆上,但两人相隔也就一拳,徐燕萍胸前的硕大宝物也就和杨秀峰相碰。敏感的触感,让两人都有别样的滋味。温热的水,让热感觉到那种浑身的疲累就在慢慢地融化消散开。杨秀峰手捧着徐燕萍的脸,慢慢地摸抚,充满疼爱的意思,让两人在无声的交流中都将那种相聚的幸福感给放大了,都浸浴在这样的幸福里。

  相视而笑着,徐燕萍也在慢慢地抚摸,先在他胸前,慢慢地也在他脸上抚摸,表达着自己的那种格外深的情意,这是一种难以说清的感觉。好似有一团浓烈的蜜,缓缓地散发着那种甜美,那种充满了美好的感觉,让两人在这一刻,将所有的都完全隔离了,陷入一种唯有两人存在的世界。在这样的世界里,可以将一切都抛开了,都不要去理会没有了一切的斗争、倾轧、角力,使整个人都平和起来,就像沐浴在朝阳的花草一般。过一会,徐燕萍的手渐渐往下,落在两人的腿间,随后慢慢地抚摸着让他感觉到自己的那种关爱,那种将他放在高于自己一切、一切都归他所有的那种心意。

  手往下时,杨秀峰的手也在往下,两人几乎同时默契地抓住了对方的突起、对方的骄傲。默契地相对一笑,精神上的享受之余,还要将自己的更为彻底的东西转达给对方,让彼此领略到那种极致的快乐。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