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33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老顾说:“这里好是好,也有一个弊端,就是太潮,长期在这里工作不好。”
  彭长宜说“女孩子喜欢,因为潮湿,肤色肯定好,你看这里的服务员个个都很水灵,保证不长青春痘。”
  老顾笑了,说道:“那倒是。”
  他们上了车,驶出美食城,上了旁边的公路,刚要上往高速路口拐的时候,彭长宜就接到了一个电话,他“喂”了一声,就听里面一个低沉的声音传来:“彭长宜,我是翟炳德。你马上下车,让其他的人回去,我找你有事,你就站在原地,一会有车去接你。”

  彭长宜说:“您好,您在哪儿呀?”
  “别管我在哪儿。”
  彭长宜的心就跳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这次肯定是躲不过去了。就说:“我和大家是坐一个车来的。”
  “你们市长在锦安,一会你坐他车回去。”

  “哦,市长来了。那好吧。”彭长宜多了个心眼,他故意说了这么一句话,以免让宋向前怀疑是玉琼叫他回去。挂了电话,彭长宜说道:“向前,你们先回去吧,我有点事,一会再回去,老顾靠边,我下车。”
  其实,老顾已经减速靠边行驶了,温阳说:“您怎么回去?”
  彭长宜说:“听说市长来了,不行的话我就搭他的车回去,另外还有公交车。你们回去吧。”
  “那一会我给小许打个电话?”
  彭长宜一听是个招儿,最起码可以减少跟翟炳德单独相处的时间。就说道:“好的,让他半个小时后再跟我联系。”
  老顾点点头。
  彭长宜刚下车,立刻后面就来了一辆奥迪车,翟炳德的秘书在上面,彭长宜认识,上次去阆诸喝酒,他见过翟书记的秘书。于是,彭长宜就坐了进去,车子掉头又往回开去。
  令彭长宜没有想到的是,他们又回到了生态美食城,这次没有进就餐区,而是汽车直接把他带到了后院,后院是一个三合院,这个三合院仍然是苏州的建筑风格,他们下车后,秘书把彭长宜领进一个楼上的大房间里,里面同样是满目绿色,有着凉爽适宜的温度。就见翟炳德正在一个大条案上写字,玉琼站在旁边给他托着宣纸。
  彭长宜有些差异,但是没敢表现在脸上,他恭敬地叫了一声“翟书记”后,便站在旁边看翟炳德写字。等翟炳德写完后玉琼说道:“太好了,洒脱、大气、刚劲有力。”

  彭长宜注意到,他写的是一行大字,“乱花渐欲迷人眼,浅草才能没马蹄”这是白居易《钱塘湖春行》里面的诗句。
  翟炳德抬起头,揉揉手腕说道:“长宜,怎么样?”
  彭长宜说:“太好了,尽管我不懂书法,但是看得出,翟书记的书法底蕴深厚,而且古诗词造诣也颇高,我那天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乱花渐欲迷人眼的后一句是什么来,今天终于知道了。”
  翟炳德对于彭长宜的夸奖很满意,跟玉琼说道:“收了吧,给我们沏点你带回来的碧螺春。”

  玉琼说:“请彭市长写几个字吧?”
  翟炳德看着彭长宜说道:“长宜,玉琼经理的建议怎么样?”
  彭长宜连忙拱手说道:“不行、不行、不行,我钢笔字都写不好,更别说这要人命的毛笔字了。”
  翟炳德笑了,说道:“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可能都对书法不感兴趣了,只有我们这样年纪的人才对书法情有独钟,以后就是计算机时代了,书法艺术,估计要被时代遗忘了。”
  彭长宜不好意思地笑了,他说:“不是不感兴趣,是根本写不了,连笔都拿不起来。”
  玉琼给他们端上热茶,然后,将一块湿毛巾递给翟炳德,翟炳德擦完手,把毛巾放到一边,玉琼收起毛巾就走了出去。翟炳德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说道:“你在市委工作几年?”

  彭长宜不知他问这是什么意思,就说:“不到四年。”
  “那你没跟你们樊书记学写毛笔字?”
  彭长宜有些暗笑,心想,怎么大领导也这样啊?有点像女人吃醋。他就说道:“我们很少见到樊书记的书法,只是听懂书法的人说不错,我们这些小伙计只是在书法展上见过樊书记的作品。”
  “哦?你们组织部和樊书记走的最近,是他的贴心部门,你们小伙计都没见过他练书法?”
  “是啊,还真没见过,因为我们小伙计毕竟和领导之间是有距离的。”彭长宜偶然见过樊书记写字,但是翟炳德话里透着一种酸酸的意味,他还是少说樊书记为妙。
  翟炳德笑笑,又端起杯喝了一口,说道:“现在你也是领导了,而且还看见了我写书法,这下和领导就该没有距离了。”
  彭长宜注意到,他说樊书记的时候是用的“练书法”,说到自己的时候是用了“写书法”,就不由地笑了,说道:“是啊,长宜的确是三生有幸。”
  翟炳德放下盖碗,说道:“樊文良的字最大的特点就是没有特点,我见过他的字。”
  “你说我说的对吗?”翟炳德盯着他问道。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对书法和画画真的是一窍不通,更不会鉴赏了。”彭长宜说到这里,突然想起丁一曾经用了八个字来形容樊书记书法的特点,是:方劲古朴,藏锋逆入。但是在翟炳德面前,显然不能说这八个字的,他就说道:“我的确不懂书法,稍微变换一下字形我就认不得了。”
  翟炳德笑笑,说道:“的确如此,外行人很少有认得书法家写的字的,有人说只要把中国字写的让人认不出就是书法,这话不全对。有点时候书法是意到手到,有书写者的率性而为,他不是让人故意认不出。”
  彭长宜见他不再说樊书记的书法了,就赶快说道:“是啊,您说得的太对了。原来我们组织部来过一个女学生,我就认得她写的书法作品,工整,一笔一划,就跟印刷体一样,好认。给我拿来齐白石的字,我这水平还真欣赏不了,反而我看她的字,到觉得很好。呵呵,您刚才说得对,以后我也要加强这方面素质的培养。”

  日期:2017-04-24 18:5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