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30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呵呵,您说得对极了,我们正是这么想的。”李立连忙说道。

  温庆轩有些纳闷,局班子商量过,但是没有想过要成立婚庆公司。但是他也配合着点点头。
  站在旁边的江帆说:“钟书记,您是走到哪儿指示就到哪儿,吃饭时间都利用上了,走吧,客人们该等急了。别让他们总等着咱们了。”
  钟鸣义这才站起身,端起那杯酒,说道:“来,我敬喉舌们。”说完,跟每一位碰了杯,他发现女士们喝的都是水和饮料,就说道:“温局,谁请客?”
  雅娟就指指着自己的鼻子。
  钟鸣义说道:“难怪,不上酒,是小邢请客呀,这样,上酒,这桌饭菜让江市长结。”
  服务员赶紧给她们都倒上了酒。大家又重新端起杯,丁一没有端酒,她端起了水。
  钟鸣义说:“你是怎么的了?”

  丁一笑了,比划着自己微微红肿的脸说道:“我的脸本来就过敏了,如果再喝酒,就会大爆炸了,脸不好,直接影响到工作。”
  钟鸣义笑了,说道:“好,下次碰到你要补上今天这一杯。”
  说着,众人和书记、市长碰杯后干了。然后便送两位领导出了门。
  重新落座后,温庆轩跟李立说道:“明天专门开个会,研究落实钟书记的这几项指示精神。”
  第二天,丁一没有如钟鸣义希望的那样跟着丨党丨委口的进行检查,而是雅娟去了。她的脸伤没有再进一步发展。
  钟鸣义这次下去检查,虽然只是一天的功夫,但是产生的深远影响却持续了好几年的时间。且不说这项工作带给亢州的深重灾难,只是一天的时间内,就就免掉了两个乡丨党丨委书记,一个局长,体现了他一贯雷厉风行的工作作风。

  在这次中心任务中,钟鸣义维护市委中心工作的力度更大,力量也更猛。在第二天的下乡检查工作中,彰显无遗。检查团第一站就到了桥渠乡,桥渠乡丨党丨委书记是一位年龄偏大、工作稳重、作风扎实的基层干部,从一开始对于钟鸣义大办经济实体、村村镇镇都要冒烟的话就很抵触,消极守成,只圈了几个大院子,但却没有上任何设备,在这次检查中,被钟鸣义发现,当即就免掉了他丨党丨委书记的职务。而对致力于兴办工业企业、连续一个月没有回家的马房乡的丨党丨委副书记高峰,被破格提拔为桥渠乡丨党丨委书记。高峰上任后,大张旗鼓,全力推进,不惜把快要成熟的小麦犁掉,建立工业小区,很快使得桥渠乡的面貌焕然一新。

  第二个被免掉的乡丨党丨委书记是里河镇丨党丨委书记,这位丨党丨委书记头两天接到市委办的通知,说钟书记要去检查工作,他没能正确理解和认识钟鸣义强调的中心任务,只对他重视农业的发展印象深刻,认为不管工业农业,只要能搞出声势就行,就连夜发动干部到全镇和外乡镇花钱雇他们养的鸡和羊,还有一部分牛,也可能他们做得太蹩脚,结果钟书记到了里河镇的路段后,发现公路两侧全是鸡羊牛,造成交通拥堵,当即勃然大怒。到了里河镇政府,在召开的现场办公会上,钟书记手拍桌子,痛斥这位镇丨党丨委书记:知不知道市委的中心任务,从哪儿搞来这么多的鸡羊牛,弄虚作假,虚张声势,吓得这位书记全身大汗淋漓,当即发言检讨。两天后,这位书记被免职,调任到物价局,当了一名局长。

  第三个被免的局长是质量监督管理局的局长。在这项工作发动之处,市委专门下发了一个文件,要求市直各部门要积极支持这些新兴企业的发展,无论工商、税务还是质监部门,都要大了支持,不能乱检查,更不能让乡镇企业停产。但是,质监局的几名干部却撞到了枪口上,他们在检查一家乡镇企业的时候,不仅收费,还让企业停产。这天,在大检查中,钟鸣义得知了这一情况后,非常震怒,当即指示市纪委对这几名干部立案调查。当时质监局局长赶快替这几名干部求情,结果被余怒未消的钟鸣义就地免职,原来的一位副局长上位。

  后来就有人说:钟鸣义折腾?了一天,亢州受损失有好几年。“谁不办实体就办谁”,这是当时挂在钟鸣义嘴边的口头禅。在这句话的督促下,全市上上下下大兴实体热,带来了深重灾难,政企不分,腐败滋生,产权不清,债务高筑,使亢州一下子就倒退了十年。在以后的十年中,亢州一直处于休养生息的阶段。这是后话,在这不表。
  三个正科级相继被办,居然也有人捡到了便宜,苏凡在这次这次检查工作中表现不错,被任命为里河镇丨党丨委书记,上任的第一天,他推掉了所以前来给他夸官的应酬,就给彭长宜打电话,要请彭长宜。
  彭长宜正在跟着人防办在锦安考察项目,接通电话后,说道:“苏书记,咱们弟兄用不着客气,你先应酬别的,下来我找几个弟兄给你夸官。”
  苏凡说:“好的,彭市长,那我先去应付其他人,您回来后一定要告诉我。”
  彭长宜说:“好的。”
  彭长宜的确是在锦安,也的确是在考察项目,他这个项目不是别的,正是上次翟炳德请江帆去的那个生态美食城。
  其实,人防办副主任上次就跟彭长宜透露了想在市区政府附近办个快捷酒店的事,彭长宜没答应,他说别急,考察好后再说,其实彭长宜是有私心的,副主任说的那个地方离王圆的酒店很近,他是因为这个没有很快答应。后来,江帆又跟他说起锦安有个生态美食城,想搞连锁加盟,江帆说生态和美食相结合,是一件很让人赏心悦目的新生事物,建议彭长宜琢磨琢磨这个项目,不过江帆当时没有说这个美食城和翟炳德的关系,实际上江帆也不知道这个美食城和翟炳德到底是什么关系。但是他笃定地认为,他们肯定有关系,即便没有利益关系,就是翟书记的熟人,就凭这一点,引进这个美食城也是应该的。

  可是,当彭长宜把这个想法跟王家栋说了以后,王家栋立马就冲他瞪起眼珠子,说道:“你小子想跟小圆的酒店对着干吗?”
  彭长宜笑了,说道:“我跟小圆对着干,不就是跟您对着干吗,我敢吗?我是这样想的。”彭长宜继续说道:“按我们教授分析全省这股大办经济实体的热潮时,他说,有可能是兔子的尾巴长不了,因为经济是有着其固定规律的,任何一个违背规律操作的做法,注定会失败,即便不失败,也会和最初的预期相差甚远的,最起码是弊大于利,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所以,现在党政机关所办的企业,死掉就不用说了,活下来的肯定要找下家的;再有,对于现在兴办的经济实体,市里是扶持的,无论是土地还是资金,都是有优惠措施的,还有,人防办就几个超编人员,都不是搞企业的料,基于这种种考虑,我想让人防办和小圆合作。”

  “合作?”
  “对,您忘了钟书记的口头禅了:工业的、农业的、科技的、服务业的一起上,集体的、股份的、合作的、个人的一起上,兴办的、领办的、租赁的、承包的一起上。所以,合办政策也是容许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