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27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一扑哧笑了一下,躲过他的手,说道:“你要是觉得我碍事的话,我明天就可以回阆诸。”
  “哦,这么自信。”
  “当然,哥哥早就说让我回去,这个事我也想过,如果我一旦想回去了,我谁也不找,我就去求林老师,她肯定会帮我。再有,我现在不能回去,第一,温局在这里当局长,等他什么调走了我再回,再有,再有……”
  江帆说道:“还有什么?”
  丁一看了他一眼,不说话了。
  “还有是不是姓江的人的缘故?”
  丁一点点头,眼泪又流了出来,她伸出柔软的双臂,抱住了他,说道:“小鹿舍不得市长……可以不见,但是不能离得太远,那样我会没有安全感的……”

  江帆激动的把她抱在怀里,说道:“我也舍不得你……”说着,一张嘴,就把她颤抖的小嘴全部含在嘴里,深深地吻着她。
  丁一也忘情地吻着他,半天,她才抬起头,说道:“永远都不许把我藏起来,不管遇到什么困难。”
  点点头,说道:“是我不好,我没有处理好自己的问题,我不知道以后你会不会受到伤害,我现在很担心。”
  丁一说道:“只有跟你站在一起,我就不怕。”
  “我怕。”江帆又吻了她一下。

  丁一怯怯地说道:“那个问题很难解决对吗?”
  “你说呢,如果容易能拖这么多年吗?而且,以目前这种现状,我不便于……不便于……”
  丁一在他的唇上啄了一下说:“我懂……”
  江帆看着她,深情地说:“我爱你。”
  丁一点点头,说:“我也是。”
  “我们出去走走吧。”江帆说道,灭了车。
  丁一擦了一下眼泪,推开车门下了车。远处,即将西沉在地平线下的夕阳散发着艳丽的紫红色,仿佛要夺去人的心魂,她慢慢走向西方,渐渐走远,被一大片红云遮住了,但是她仍然在回头张望,尽管是那样的天地只隔,但是丁一和红云那特有的灵犀相通,感染了她,泪水,更加无声地流下,那份温暖,那份牵挂和不舍,一直在她和红云之间传递着,传递着一种特有的温情。
  太阳的光线在某一个阶段带给人的视觉和感受是不同的,使人所产生的心情和心境也是不同的,我们无奈与地球的自传,更无奈与岁月的轮回,只有永远站在一个位置去仰望苍穹,自然能更替,光阴能回旋,而我们却只能把握那些自然也心灵擦肩时的碰撞和感受,因为除了这些,我们却无能为力,留不住任何东西,更不能像美国大片里演的那样,去穿越时空隧道,沿着洒满夕阳的大道去找妈妈。

  这时,河对面悠然地走过一群羊,一个头戴草帽的老者,慢悠悠地赶着他的羊群,夕阳的余晖,投射到羊们的身上,折射出一圈圈的光晕,江帆往前走了几步,来到了河边,他卷起双手,冲着和对面的老乡喊道:“喂——老乡,养了多少只羊?”
  那个赶羊的老者站住了,驻足朝这边张望,当他看见了江帆和丁一后说道:“三十八只。”
  江帆又说:“一年下来能落多少钱?”
  老者扭头看看前面的羊群说道:“能落个四五千块钱。不行啊,比不得你们上班的——”
  江帆说:“您比我们自主啊——”
  那个人乐了,说道:“就这一点比你们强,你说得没错,自在,自由——”说着,就冲他一挥手说道“回头见——”
  “回头见——”
  可能这个人做梦也想不到,羡慕他自由自在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市长。
  江帆回头看了一眼丁一,又看看了西天那不忍落山的夕阳,他随口说道:“恬淡而归,怏怏而坠。”
  听着这话,丁一便把身子往他的身上靠了靠,江帆就势揽过了她,把她的小身子拥在了怀中……
  就在丁一和江帆从万马河回来的第二天,雅娟上班来了,上午,丁一从演播室录完节目后回到办公室,她看见雅娟正在翻看她放在桌上的采访本,就说道:“你不晒网了?”
  丁一经常说她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后来说她是两天打鱼三天筛网。雅娟就笑了,说道:“不晒了,未来几天里要专注于打鱼。”

  “呵呵,你呀。”丁一继续洗脸,等她洗完脸,对着镜子擦的时候,惊呼道:“雅娟姐,你看我脸上起的什么东西?”
  雅娟放下丁一的采访本,赶紧来到近前,仔细端详着,就见丁一白嫩的脸上起了许多针尖大小的红点,说道:“天哪,你这是化妆品过敏了吧?”
  “不会吧,我只用婴儿霜,都好多年了,也没有出现过这种情况。”
  雅娟说道:“你刚才图像是不是打粉底了?”
  “是啊?”
  “你就是出在粉底上。”
  “我从花了妆进演播室到录完节目出来,也就是两个小时,怎么会呀?”
  “两个小时足矣了,肯定是粉底的毛病。粉底在哪儿呢,我看看。”
  丁一回到座位上,拿出化妆包,说道:“都在这里。”

  雅娟看了看,最后端详着一盒粉底说道:“整个三无产品,哪儿买的?”
  “单位发的,每个主持人都有啊?”
  雅娟一听,就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跟丁一一模一样的粉底,说道:“幸亏我还没有用。”雅娟拿着这盒粉底说道:“这些化妆品,肯定是从冯冉的店里进的货。”
  冯冉是新闻部的主持人,在市中心的一家大型购物中心租了一个化妆品柜台,代理着两个国际品牌的化妆品,电视台化妆品采买这一块,都是从她那里进货。
  雅娟说道:“去找她,跟她退货。”

  丁一的脸开始刺痒,她想挠又不敢挠,雅娟说:“千万别挠,一会我跟你去医院看看,让大夫给你开点药,不然你的惨了。”
  丁一撅着嘴,对着镜子看到脸上密布的小红点,说道:“现在就跟我去吧?”
  “行,回来再找她算账。”
  “算什么账,人家别人怎么没事,说不清楚的,算了。”
  “你这人,怎么这样?别人没事不能说你就没事,你的皮肤敏感,别人的皮厚,像她那脸,估计抹大灰都没事。”

  “呵呵,你干嘛呀,这么损?”
  “我跟你说,肯定是她忽悠的李局,才买了她的化妆品。你以为我损,她背后没少说我,也说你。”
  丁一自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可以被人说的地方,就笑着说:“她说我什么?”
  “说你什么?说温局重用你,待见你,有什么好事都想着你。”
  “呵呵,就这些呀?”

  “这些还不行?你还想要怎么样?”
  “我看温局谁都喜欢,他没有不待见的人,没见他跟任何人发过脾气,当然也就不能跟我发脾气了。”
  雅娟一看自己的话白说了,就赌气说道:“你少心没肺呀?不理你了。去不去医院,你要是不去我还有事呐?”
  “你说自己能下去吗?”
  “只要你停止使用,问题不大,不过也难说,我看那些小红点都快冒出来了,有可能就会溃疡流脓……”
  她这么一说,丁一就害怕了,说道:“好好好,去去去。”说着,就往脸上又拍了点柔肤水,又轻轻涂上了一点平时自己使用的儿童霜。
  雅娟想了想说“我先给温局打个电话。”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