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26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江帆下了车,丁一也下了车,她手搭在脑门上,向远处望去,四周不见一个人影,眼下的庄稼是最省事的时候,不需要农民特别打理,只要有雨,只要有阳光它就能茁壮成长,事实也的确如此,这里的庄稼,显然是靠天吃饭,因为,谁也不可能把机井打在河滩上。
  旷野是如此的沉寂和幽远,仿佛置身于一种凝滞的空间里,融入在这满目的绿色之中,顷刻之间,心情也被大自然染成了绿色。

  丁一的额头冒出了汗,江帆说道:“回车里吧,太热了。”丁一点点头,就又坐进了车里。
  江帆进来后,重新发动了车,冷气立刻从脚底弥散开来。丁一说:“上次咱们看夕阳就是这个地方吧?”
  “是的,我拍照片的位置就是西边那个地方。”江帆指着外面说道。
  “嗯,真美。”丁一不知道说什么好。
  江帆往后挪了一下座椅,然后拉过丁一的手,放在嘴边吻了一下,伸出长臂把她揽进自己的怀里,低头就亲住了她……
  过了一会,江帆抬起头,盯着她的眼睛说道:“宝贝,我都知道了。”
  丁一还沉浸在刚才他的吻中,一时没明白是什么意思,就睁开眼睛看着他说道:“知道什么?”
  江帆又低头吻了她一下,说道:“刚才,温庆轩去我办公室,把他知道的都告诉了我。”
  “哦——”丁一明白他说的是什么意思了,她从他的怀里直起身,说道:“你之前不知道?”
  “我还以为她来找我是跟你商量好的呢。”
  “你这个小脑袋瓜在想什么?怎么可能?就是怕你多想才来找你。”江帆伸手摸着她的脑袋。

  丁一强装轻松,拿过他的手,放在自己的腿上,还故意冲他笑了一下。她发现他的目光里,有一抹深沉的痛楚和无奈,还有对她的怜爱和心疼。对,是心疼,她能感觉得到,她相信自己的感觉,不知为什么,丁一的心一酸,两颗晶莹的珠泪缓缓地流出双眸,又长又黑的睫毛下,一双剪水秋瞳似的眸子紧闭了一下,泪珠便啪嗒掉在他的手背上……
  丁一一惊,赶忙擦去他手背上的泪珠,还偷偷地看了他一眼。
  江帆动情了,这是一个怎么善解人意的女孩子啊!那双漆黑清澈的眼睛里,此刻布满了愁云氤氲,不用她说任何话,他都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这幅我见犹怜的柔弱模样,令他心动,他情不自禁地又把她揽了过来,轻柔地低头吻向她的唇……
  半晌,江帆再次抬起头,头抵着她的脑门,说道:“我们到后座上去吧。”
  丁一躺在他怀里,闭着眼,摇摇头。
  江帆注视着她,深邃的目光里有疑问也有征询。但是她就是不睁眼睛,两扇漆黑的睫毛紧紧地锁住心灵之窗,由于紧张,有些微微抖动,娇俏玲珑的小瑶鼻秀气地挺立在她那美丽清纯的娇靥上,雪藕般柔软的双臂,紧紧地箍在他的后背,她是那样的青春诱人。

  江帆一阵激动,又忍不住低头吻上了她,同时,一只大手就不安分地抚摸着她。
  她浑身便软了下来,禁不住双手捧起他的脑袋,冲他轻轻地摇了摇头……
  江帆直起身,看了看四周,就见夕阳已经西斜,除去有风的痕迹外,四处寂静无声。
  他靠在后背上,闭上了眼睛。
  丁一摸着他的下巴,脸颊和眼皮,又摸着他紧闭着嘴,轻声说道:“想什么呢?”

  江帆说道:“想你刚才的泪。”
  丁一听了,嗓子眼突然又有点生疼,她忍住泪水,说道:“呵呵,我从小就爱掉眼泪,属于经常性的范畴,大可不比认真。”
  江帆睁开了眼睛,他深情地看着她,说道:“我爱你,小鹿,真的。”
  丁一睁着湿润的眼睛看着他,她看见他深邃的双眸,慢慢湿润开来,眼睛微微泛红,她的眼泪就自由地流了出来,说道:“傻孩子,我懂。”
  江帆紧闭上了眼睛,把头靠在椅背上,说道:“后悔吗?”

  “爱上我你后悔吗?”
  丁一把头扎在他的怀里,喃喃地说:“一点都不。”她又抬起头,看着他说道:“你呐,你后悔吗?”
  “至死不。”
  “呵呵,我们在海誓山盟。”她故意笑了一下说道。
  江帆睁开眼,定定地看着她,说道:“对不起,我没有处理好自己的事,怪我……”
  丁一的泪水奔涌而出,她伸出手捂住了他的嘴,冲他摇摇头,不让他再说下去了。
  江帆握过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嘴边亲吻着,说道:“谢谢你,小鹿。”
  江帆说这话的确是由衷的,由衷的感谢丁一的理解和宽容,只是他不知道,随着丁一阅历的加深,和年龄的增长,她还能这么无怨无悔地等他吗?还会这么善解人意的委曲自己吗?要知道电视台可是个复杂的地方,是站在全市政治经济和文化最前沿的地方,她还能保持这份纯净无邪的本色吗?要知道,丁一可是他江帆注定要“拥着走向未来”的那个人,只是他现在他还解决不好自己的问题。
  上次他和王家栋陪樊文良上去后,樊文良跟他说:如果翟炳德调离锦安去了省会城市任职,那么锦安就会从上到下又会有新一轮的干部调动,这对于江帆是一次机会,他在适当的时候可以在这方面动动心思。其实不用樊文良说,江帆一直在动这方面的心思,只是不能跟人说罢了。哪个官场中的人,不时刻希望自己不停地进步?官场本身就是一个特殊的竞技场,他们每个人都是不同段位的选手,梦想夺冠是每个选手必然的梦想,只是他们不能时刻将这种渴望挂在嘴边上,不能像运动员那样豪气十足地说我想当冠军,但是想法都是一样的。他江帆也不例外。所以,他现在对袁小姶不会采取什么过激措施的,保持现状是最明智的选择,只是这个袁小姶不想让他们这么平静了。

  想到这里,江帆低头说道:“宝贝,想换个工作吗?或者,你想回阆诸吗?”
  丁一一听,立刻从他的怀里直起身,说道:“为什么这么说?”
  江帆故作轻松地说道:“我问你一句实话,你对现在的工作满意吗?”
  “当然满意,你不是也说我最适合搞电视吗?阆诸我早晚会回去的,只是……不是现在。”

  “是的,我是这么认为。我只是想知道你最真实的想法,阆诸既然早晚都要回,你是不是考虑一下咱们提前回?”
  丁一生气了,他肯定是认为他的妻子发现了她,要把她转移到别处,让袁小姶找不到自己,这样做固然有保护她的意思,但也说明自己是见不得天日的,想到这里,她的胸脯起伏着,冷笑了一下说道:“你是不是想把我藏起来?或者像钟鸣义那样,再给我买个别墅?”
  江帆没想到她居然这么敏感,不仅揣摩出他的部分心思,而且反应还比较过激,他转过身,看着她说:“我没有,我是想……给你一份更好的工作,想更好地保护你……”
  果然如她所料,她委屈地鼻翼颤抖,说道:“我不,我就在亢州,就在电视台,谁要是看着我烦,我大可不理他!”

  江帆笑了,伸出长指,替她抹去泪珠,说道“不烦不烦,没人看着你烦,完全是我刚才一时冲动。小别墅我可买不起,亢州就一个任小亮,他还把别墅贡献给了国王,我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也收受不起。还是省着你的金豆子吧,留着咱们自己买别墅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