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权力》
第625节

作者: 失忆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温庆轩说:“别迷信大部委,大部委也未必有咱们市长的气质。”
  听了他们的话,丁一的心就有些起伏,她看了一眼屏幕上的那个人,跟制作人员说道:“把这期节目拷贝两份,钟书记特地交代给他送一份去。温局,拷好后您给钟书记送去吧?”
  “好的。”温庆轩说着就走了出去。
  一个小时后,制作人员便将两份节目带送了过来。丁一拿出带签,拉开了抽屉,拿出自己的小毛笔,蘸上黑墨水,在带签上写下了标题,然后吹了吹了。又在另一个带签上写下了同样的字。装好后,把其中的一盘锁进了自己的抽屉,另一盘是给钟书记的。
  这是江帆第一次接受她的采访,她要保存下来。
  她刚写好带签,温局长就推门进来了,他说:“小丁,把给钟书记的节目给我,我正好去市委。”
  丁一就把其中的一盘给了他,他看着手里的录像带说道:“光给书记吗?市长的呢?”
  丁一说道:“市长没说要,就不要给了。”
  温庆轩想了想说:“你不是拷贝了两份吗?”
  丁一说:“那是我存档的。”

  温庆轩没有说什么,就拿着带子就走了出去。他刚来到大楼,就看到市长江帆也从车里出来,温庆轩连忙跟市长打招呼,说:“江市长出去了?”
  “是,今天是信访接待日。温局,去哪儿?”
  “到钟书记那儿去一趟。”
  “哦,他在吧?”江帆说着就往自己的办公室拐去。走到办公室,才发现温庆轩跟在自己身后,他一愣,说道:“您不是去找钟书记吗?”

  温庆轩说:“是的,先跟江市长呆会儿。”
  温庆轩就跟着江帆进了办公室,小金把市长的文件袋放在桌上,就给温庆轩倒了一杯水,又给市长的杯里倒上水后就出去了。
  江帆进了里屋,去洗了脸和手,用手梳着头发,说道:“最近忙吗?”
  温庆轩说:“我们就是那样,大部分都是规定动作。对了,那期节目做好了,今晚就播出,到时你看看吧。小丁只给钟书记拷了一份,要不您先看看。”
  江帆说:“这种数字带估计钟书记也看不了。我不看了,晚上看电视吧。”江帆说着,喝了一口水,他看了一眼温庆轩,感觉似乎他有话要说。
  温庆轩也喝了一口水,半天才措着词说道:“您爱人很漂亮。”
  江帆一愣,说道:“我爱人?”
  “是的,她那天去我们单位了。”

  “哦,她去你们单位干嘛?”江帆警觉起来问道。
  “她先找的我,到了我办公室,后来又说找丁一,我就把小丁叫上来了,她们见面后就回小丁办公室去了,说了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江帆皱着眉,他的心就往下沉,袁小姶找丁一,肯定是认出了丁一!他的心就紧张起来,但还不能过多问,就说道:“哦?什么时候的事?”
  “有几天了,反正那时已经采访完您了。”
  江帆说:“这个情况我还真不知道,谢谢您。”
  江帆没有深问,温庆轩也就没跟他说照片的事,他站起身说道:“不用谢,您放心,我知道该怎么做。我去趟三楼,市长您忙吧。”温庆轩说着就往出走。
  江帆送他到了门口,关上门后,就在屋里踱着步子,袁小姶找丁一干嘛?她要达到什么目的?丁一为什么没有跟他说这事?想到这里,他没有犹豫,立刻就拨通了丁一办公室的电话,丁一接通了:
  “喂,你好。”
  “是我。”他低沉着声音说道。
  “说话方便吗?”
  “嗯,方便,就我自己。”

  “你现在忙吗?”
  “不忙,刚审完今晚的节目。对了,今晚播出你们的访谈,有时间就看看吧,多提意见……”
  “我现在去接你。”江帆不等她说完,就打断了她。
  “嗯,有事,十分钟后在路边等我。”说着,也不等丁一的反应,就挂了电话。

  江帆放下电话,拿起自己的手包,走出门,跟小金说道:“我出去一下,有事给我打电话。”
  小金赶忙站起,说道:“好的。”他看着市长下楼了,走进市长屋里,把市长的屋子收拾好后就碰上了锁。
  江帆快速下了楼,他出来后,掏出钥匙,直奔自己的车走去,小许出来后,站在门口,看着他,直到车子消失在门口才回来。
  丁一放下了他的电话,就有些担心,是不是他们夫妻吵架了?他很少在上班的时候给她打电话,更没有在上班的时间找过自己,眼看现在要下班了,为什么不等下班?前几天袁小姶找她,现在他又来找她,到底是什么事?她有些不敢出去了,她想到了最坏的后果。
  这时,电话又想了,是他:“我到了。”
  这么快就到了,无论如何也要出去见他,不能让他等在路边,会被人看到的。丁一快速站起身,拎起包就出了门。

  院里,已经有同事往出走,丁一快速地向门口走去,穿过那条梧桐树掩映的林荫道,来到了国道边,她前后看了看,没有看见他的车,过了一会,她才看见他从南边走了过来,这样非常方便她上车。丁一往自己的身后看了看,已经看见有同事骑着车出来,她赶紧往前快速地走了几步,待江帆的车停下后,她迅速地上了车,即便同事看见,也只有看见一个汽车屁股,而且未必看清是市长的车。
  坐上车后,她下意识地扭身往后面看了一眼,半天,她才看见同事骑着车,东张西望的出来。她放了心,扭头看着他,就见他紧绷着脸,表情严肃而凝重,注视着前面的路。她没有说话,安静的坐在旁边。夏天天长,尽管接近下班的时间,太阳已经渐渐偏西,但是仍然炙热而耀眼,依然向大地投放着似火的热情。
  江帆调转车头,驶向了通往万马河的乡间柏油路。丁一又看了他一眼,没有说话,而是任由他把自己带到任何他想去的地方。
  跟国道比,这条乡间柏油路清静了许多,车辆不太多,但是非机动车很多,江帆放慢了车速,慢慢前行。他长长出了一口气,伸出大掌,握住了丁一的手,说道:“想什么哪?”
  丁一笑了,说:“想你要带我去哪儿?”
  “呵呵,没有目的,想到哪儿就到哪儿。”

  “那好啊,忘情于山水间。”
  江帆扭头看了她一眼,她很会自己找乐,就笑了,说道:“我得向你学习。”
  “岂敢,我可不敢收你为徒。”丁一笑着说道。
  江帆紧紧地握了一下她的手,向右打了方向盘,车子便驶向了乡间柏油路,又拐上了另外一条小路,最后是土路,沙石子路。丁一认识这条路,这是去万马河南岸的路,上次看夕阳走的就是这条路。直到再也开不进去了,江帆才把车停在了岸边一块长满杂草的空地上。
  寂静的万马河岸,满眼的翠绿,一人多高的青纱帐,在微风中变换着颜色。夕阳,正眷恋着原野,不肯离去,一片看似散漫的光氲,遍洒在河两岸,河水闪烁着鳞鳞波光,就像一条细碎的金带,正静静地流淌着。周围,一片寂静无声,只有夏虫的啾鸣。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