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49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黑哥开战那天,县里正好在大礼堂召开治安整治行动誓师大会,包括公检法武警县中队等相关单位都要派员参加。因为大礼堂的电线改造,所以誓师大会的时间做过一次调整。刑警队诸位警服笔挺,皮鞋擦亮,随时待命,等着县长秘书临时打电话通知具体时间。
  县长秘书不是本地人,说话带口音,平翘舌不分。电话打过来,接电话那位就问了:“定了吗?几点啊?”
  秘书说了:“四点”。
  刑警队这边“哦”了一声,既然是四点,那就是下午,还早着呢。于是各干各的。
  等到上午九点半的时候礼堂那边来电话了:“都干嘛呢?怎么还不来?”
  刑警队这边迷糊了:“不是下午四点吗?去那么早干嘛?礼堂管饭呐?”
  礼堂那边说:“什么下午四点,上午,十点!”
  于是一涌而出挤进依维柯,没等关上车门车子已经出了院门。司机心急火燎嘴里直冒泡,不巧前面那辆车好像喝醉了就一样在路上画着蛇形曲线,急得司机一个劲儿按喇叭。
  后来黑哥等人顺路被带到了誓师大会现场,刑警队当场受到了县长口头表扬。
  大勇一边给我粘车胎,一边说:“当时是治安整治,黑哥非法持枪那是顶风作案,被抓了典型。再一深究,把他倒卖丨毒丨品和组织**的事情都抖出来了,崩了。还有几个判了十来年的,现在还没放出来。”
  我问大勇:“你没事?”
  大勇摇头:“一来我就是帮他打过架,别的没掺和。二来我当时差一个月满十八周岁,所以躲过了。饶是这样,我爹妈还是把我送去内蒙老舅家躲了半年。”

  我说:“这么说你这摔断腿还摔值了?”
  大勇道:“我就觉得我这腿断得蹊跷。我跟你说刚开始那几年我这腿就有瘸了,走路一拐一拐的。人家看我是个瘸子,也不用我打架了。我也怕了,黑哥刚毙了那几天一闭眼就梦见黑哥顶着半颗脑袋,跟烂西瓜一样。后来我就不跟他们混了,进厂子顶我爸的班。后来不是闹下岗嘛,我就出来修车了。”
  我说:“你等等,你这腿瘸着?看不出来啊。”
  大勇一面把内胎塞回去,一面道:“你听我说。就是我打定主意再不跟他们混了那天夜里,我正睡着,迷迷糊糊的看见我奶奶在我跟前站着,摸了几下我的腿。我赶紧醒过来了,就看见我家狗缩在狗窝里发抖,尿了一地。第二天我这腿就不瘸了。”
  我觉得有些发冷:“你说你奶奶把你的腿治好了?”
  大勇埋头往车胎里打气:“不知道,问大夫了,大夫说我骨头没事,之前走路瘸可能是癔症。”用力摁了摁车子,满意地拍拍车座,朝我摊开满是油污的手:“修好了,十五块!”
  日期:2018-04-11 19:30:53

  朔阳治下有个村子,名叫西梁。传统上西梁村出木匠。早年间的家具,大都不是在店里卖的,而是木匠手工打造。尤其在农村,那种土坯房子,在修建的时候,两块板中间填土夯实了筑墙,墙上加盖作顶。筑墙用的土,就在墙根下取,因为近,省事儿。等到把墙筑好了,墙角下也就留下几个坑。主家就在这坑里种上树苗,在屋里娶妻生子。等孩子大了,到了该成家的时候,那种下的树也就长大了。长辈就找地方给孩子筑一座土坯房子,把当年种下的树伐倒了,请了木匠师傅来打造成家具,放到新筑的土坯房子里。再把筑新房挖出来的坑里种下树苗,等着新房里出生的孩子长大了,伐倒了,打造家具。

  由此可见,同一段时间内,同一处地点,对木匠的需求不会太多,因此西梁村的木匠必须四处游走,寻觅活计。不像田间地头的农夫,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守着自己的田地过一生。木匠四处游走,总能听闻见识到一些不一样的东西。反过来,那些守着自己田地的农夫,也希望从别人那里听一些不一样的东西,丰富自己的精神生活。于是木匠师傅就有了一项副业,就是给主人家讲故事。在做活计的间隙,抽一锅旱烟,给主人家说说哪道沟里狐狸精出没,晌午饭罢,给主人家讲讲县太爷梦里撞见了什么样的冤鬼。讲得越是出奇,主人家越是喜欢,主人家越是喜欢,在两个木匠手艺差不多的情况下,会讲故事的那个更有可能被雇佣。所以能讲故事渐渐成了西梁木匠的职业素养。以前有个说法,说西梁村的木匠出师,要在祖师爷鲁班的牌位前磕头求祖师爷赏饭。磕头的时候供桌上摆得不是猪头,也不是白面馒头,而是一只麻袋。磕完头,把那麻袋往怀里一揣,麻袋里全是祖师爷塞进去的故事。做一趟活计,往外倒腾一些,等到麻袋里的故事都倒腾完了,这木匠的手艺也就废了。做不了活计,回老家去,白天晒晒太阳,夜里等着无常。这些迷信的说法不要当真,但西梁木匠确实留下来一些有意思的故事。土改以后,成立了木业社,木匠就不用四处寻觅活计了。等到改革开放以后,中国进入了市场经济,传统木匠失去了生存土壤,渐渐消失,一起消失的还有他们讲的故事。我听过一些,但是残缺琐碎,各位听个乐吧。

  日期:2018-04-11 19:35:48
  《田长命》
  田长命,光绪朝人。行事乖张,不顺礼义。本来家境殷实,有田宅若干。奈何父母早亡,无人管教,整日流连于酒肆,醉后便胡作非为。一次醉酒后闯进听潮庵,见庙门口哼哈二将冲他瞪眼,很是不忿,解开裤子当着庙门撒了一泡。

  恰好当年大旱,族中长老均认为是田长命一泡尿惹恼了佛祖,所以降下灾祸。于是去县衙里走动了一番,销了田长命祖籍,分掉他的家产,从此田长命就住在一眼原本是驴圈,后来被废弃的无主窑洞里,靠打些短工度日,也做些给戏班搭台子,台棺材送葬之类的活计。
  朔阳某富户家老太爷过世,照例要请了戏班子来吹吹打打。雇了田长命来搭棚子收拾场地。干完活计,已是向晚。主家提供伙食,田长命吃了饭,就等主家安排住宿。不想这主家也是抠门,把钱一付,也不管月亮已经起来,外头黑咕隆咚,就把田长命打发了。
  田长命没地方过夜,只好硬着头皮往回走。月亮好大,星斗却稀疏。夜风怪笑,树影狰狞。山间小路,横沟纵陵,本来就是披离的荒草间踩出来的,就是白天走也不甚分明,何况夜里。走不了多远,田长命就迷路了。他也是个憨人,心说迷路就迷路,土窑里也是躺,大路畔也是睡,哪里不能歇脚。走得脚累了,四下一打量,正走到半山梁上。脚底下似乎是一片玉茭子地,杆子砍了,根还一团一团的埋在土里。家是农村的都知道,玉米这东西,收获以后,把杆子砍了,那根一般都留在地里,因为挖出来费时费力。于是玉米根抓着土,上面还残留着一榨多长的玉米杆子,走着扎脚坐着扎屁股,跟冷兵器时代的铁钉阵一样。这地方没法睡。

  正发愁的时候看见前头有个土堆,土堆上长着好大一棵柳树。很明显那是个坟堆。田长命看了就高兴了。因为旧时候的穷人,不像达官显贵,有一片祖辈相传的坟地。穷人家的坟地,就是自家的田。把自家的田划拉一块,就是自家的祖坟。老人亡故了,就埋在自家田地的一角。平日里祖宗看着儿孙耕田谋生,儿孙耕田累了,就靠着祖宗打盹。种庄稼的时候一行一行种过去,到了坟前几步就停下了,于是那庄稼就绕着祖坟一圈一圈漾开。坟头上不能种上玉茭子,不种上玉茭子就留不下扎人的玉米岔子。坟头还有个坡度,跟躺椅一样,躺着不累腰。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