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48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勇嘴里骂一句“草”,赶紧跳起来。不巧得很,鞋子离着火堆近了些,哗的一下着起火来。
  大勇慌了神,伸手去拍打火苗,不想手上也沾上了汽油,连着手着了。赶紧把手往土地上拍。手上的火苗拍灭了,可是裤子和鞋子上的火是越来越旺了。
  他也不知道是怎么想起来的,也不知道是小学上课学过的,还是电影里看到的,身上着了火要就地打滚才能压灭。于是顺势躺倒在土地上乱滚,一面滚一面两腿乱踢,把地上干燥的黄土踢起来扑在火苗上。
  也不知道折腾了多久,那火苗总算是灭了。大勇就觉得手上,腿上,脚上都热辣辣的疼,看看手掌心,已经起了好几个燎泡。龇着牙喘气,定了定神往旁边一看,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他刚才为了灭火在地上乱滚,没发觉自己已经滚到了一处山崖旁边。要是刚才多滚一个手掌的距离,这阵子他就在崖下躺着了。
  大勇脑门上全是冷汗,只觉得一阵头晕目眩,挣扎着站起来,想要往后退几步。
  他刚站起来,隐隐约约听见背后有脚步。那脚步特别熟悉,他一下就想起来了。他小时候跟奶奶一起住的时候,早上赖床不起来。他奶奶宠他,又怕他早上不吃东西饿着,就把早饭端到炕上,大勇披着被子趴在枕头上吃了早饭埋头再睡个回笼觉。这脚步声分明就是小时候他奶奶给他送早饭时候的动静。

  大勇心里一慌,刚要回头,猛然觉得腰上有人推了他一把一样,嘴里怪叫一声,从那山崖上滚下去了。
  要说那山崖也不是十分陡峭,山坡上偶尔也有几丛荒草。大勇也曾试着减速,可是手上脚上全是烧伤,就是不动弹也疼得掉眼泪,更别说伸手抓东西了。
  大勇越滚越快,只看见山下有一群白白的东西路过,那是有个放羊汉赶着一群羊。放羊汉看见大勇滚下来,赶紧挥鞭子把羊赶开给大勇让路,怕大勇把他的羊撞倒压折了羊腿。羊群散开,露出后面的一个灰白的东西来,这回不是羊了,是个废弃的石磨。大勇就那么直直地撞在石磨上,只听见咔嚓一声脆响,大勇惨叫一声,直疼得眼前发黑,气也喘不上来。
  等大勇意识清醒以后,人已经在医院了,他把在旁边叹气,他妈在旁边抹眼泪。算他运气不好,小腿胫骨骨折。算他运气好,那放羊汉是他本家叔叔认得他,招呼人赶来驴车把他送到卫生所,又拦了一辆拉煤的车把他送到县城。不然的话就在那荒山野地里不知道晾多久才能被人发现。
  大勇在医院里住不踏实,因为心里有愧啊,觉得自己愧对黑哥。黑哥对自己多好,可是这一仗自己帮不上忙了,所以开战前一天黑哥来看他的时候情绪非常低落。

  黑哥倒是情绪高昂,让大勇放心,说这一仗是稳赢了。偷偷告诉大勇,说他托关系在内蒙的金矿上弄了两杆猎丨枪丨。到时候只要把这两杆猎丨枪丨祭出来,只怕对面的当场就得跪下唱征服。
  大勇听罢,心里稍微安定,跟黑哥闲聊几句,就安安静静在病房里等着黑哥胜利的消息。
  日期:2018-04-09 18:35:32
  黑哥这一去就再没有了消息,大勇心里越来越不是滋味。也不知道是黑哥忙着开庆功宴忘却了自己,还是因为自己折了一条腿失去了在黑哥心目中应有的地位。
  就这样在忐忑中过了一个星期,总算来了个跟着黑哥的小混混来看他。这小混混还是个初中生,绰号叫小猫,是黑哥的一个本家弟弟,仗着黑哥的势力去小学劫保护费或者在初中校门口堵女学生。
  大勇心里就有些奇怪,要说这小猫跟自己的关系也不十分密切,不知道今天太阳从哪头出来了,怎么想起来提着水果来看自己了?
  不管怎么说吧,看在那一袋子红苹果黄香蕉的份儿,也得给他让个座。
  小猫一进门就说:“勇哥,以后我就跟着你混了。”
  大勇没在意,问他:“黑哥打得怎么样?”
  小猫叹气:“别提了,黑哥折了。”

  大勇惊得合不拢嘴:“怎么回事?黑哥跟我说了他又猎丨枪丨。有猎丨枪丨都折了?对面有火箭炮啊?”
  小猫道:“别提了,别说火箭炮,对面连核导弹都有!黑哥折就折在猎丨枪丨上了,这两天家里正求爷爷告奶奶找人呢,估计凶多吉少。”
  大勇糊涂了:“怎么个意思?你说明白了。”
  小猫就把事情的原委说了。
  说开战那天,黑哥按照惯例安排几个手下组织人马往约架的地方聚集。自己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才带着太保开着车往野外走。

  那段日子黑哥刚和一个女的好上,正是柔情蜜意的时候。按照中世纪欧洲的习俗,骑士出征的时候,情人要送他一绺头发以企盼骑士凯旋。黑哥这位相好的姑娘虽然不懂得欧洲的习俗,但是自己的男人要出征,心里多少不放心,就给黑哥打了个电话。
  在女人面前显摆自己是男人的天性。黑哥一看是这姑娘的来电,就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手拿着大哥大跟那姑娘赌咒发誓,说自己的军威整齐士气旺盛,保准能把对面打个落花流水。姑娘在电话那头娇嗔,黑哥在电话这边桀骜,两个人你侬我侬现场表演了一出言情戏,听得同车的太保撒了一路鸡皮疙瘩。
  还是那句老话,一心不能二用。黑哥又要开车又要打电话,脑子里还得琢磨着怎么哄姑娘开心,于是握着方向盘的手就不那么稳当了,车子前蹦后跳,在路上跳起了探戈。车屁股摇晃扭动,好像夜店的姑娘扭腰送胯诱惑情郎。然而车子后面跟着的一辆白色依维柯显然是个老实人,不解风情,好几次想要超车出去,都让黑哥的车给别回了来了,把这依维柯给气得,一个劲儿滴滴嘟嘟摁喇叭。
  黑哥正跟姑娘海誓山盟呢,刚想起来一个词儿,想给姑娘显摆显摆自己有文化。还没说出口,被那依维柯一阵滴滴嘟嘟的喇叭声给吓回去了。黑哥再想说的时候就怎么也想不起来了。
  黑哥出离愤怒了,狠狠一拍方向盘:“哔哔哔哔,哔你妈X!”一扔大哥大:“跟老子捶这帮孙子去。”把车子打横拦在路上堵那依维柯,提起列强率领一众太保跳下车要寻那依维柯的晦气。
  这依维柯一个急刹车停下来,几乎撞在黑哥的小车上。车门开时,一个接一个下来十来个大盖帽,各个警服笔挺,腰带紧扎,还戴着白手套。
  黑哥当时就愣了,没想到劫了一车丨警丨察。丨警丨察也愣了,没想到还有人会拿着猎丨枪丨截丨警丨察。总算是丨警丨察先反应过来,喝问一句:“干什么的!”呐喊一声,一拥而上。嗯,当晚黑哥就在看守所过夜了。

  黑哥被抓进去以后家里人要找关系捞他啊,一来二去也把缘由打听清楚了。说是新上任的县长到任那天错过了饭点,就去宵夜摊子上喝了一碗馄饨,正好碰上不知道哪个帮派的出来收保护费。据说县长是老山前线见过血的,后来转业到地方,不是十分懂得地方上的微妙与平衡。有人说县长当时摔了筷子,也有人说县长出头挨了巴掌,总之回去就开始部署治安整顿专项行动。那几年类似的治安整顿行动经常有,行动开始之前往往会有誓师大会,县里主要领导会讲话并在新闻中播出。行动长达一到两个月,期间会抓一批车匪路霸或者毒贩在体育场召开万人大会公审。公审前几天会在县城各处贴红纸黑毛笔字的公告。囚犯中性质恶劣影响极坏的往往会被判处死刑,在公审现场宣判,宣判之后直接拉到刑场枪决。在开往刑场的路上,囚车后面通常会跟一串去看热闹的人。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