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47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勇妈看向大勇:“是吧?”
  大勇道:“也不是一直点不着火。开始能点着火,但是我往地上一放,火就灭了。后来我再点火就点不着了。”
  高人问:“在圈子外烧得好好的?”
  大勇点头:“烧得好好的。我还试了在圈子外把火点起来,再把纸钱放进圈子里。不顶用,一阵风过来就给吹灭了。”
  高人道:“我多嘴问一句,你家老太太耍钱吗?”耍钱就是方言里赌博的意思。
  大勇跟他妈对视一下,道:“她倒是碰和挺凶的。”插一句嘴,“碰和”是当地一种规则类似麻将的纸牌,流行于上了年纪的妇女中。

  高人一拍大腿:“这就明白了。”
  大勇忙问:“怎么个说法?”
  高人道:“你想想,你家老太太是爱耍钱的,到了下面,你们骤然给烧下去那么多冥币,穷汉乍富,不知道收敛,她是不是得没日没夜的赌啊?赌钱这种东西能上瘾,赢了的舍不得撒手,输了的一心想着翻盘,这就陷进去了。赌场里还有放高利贷的,专门等着那输红了眼的人来借钱。我推测啊,你家老太太是在下面输得狠了,欠下了高利贷。”
  大勇没听明白:“高利贷就高利贷呗,大不了我再买几斤纸钱烧下去,不信还还不清了。可问题是烧不下去啊。”
  高人道:“你还是没明白。咱们阳间的,放高利贷的是怎么追债的?专门派人打听这欠钱的最近有没有进项。一旦有进项了,就派人去堵他,把他那手里还没焐热的钱劫走。阴间也差不多。阴间放高利贷的专门买通了邮差,一旦阳间打算把钱烧下去,邮差就给放高利贷的报信。这放贷的就赶来把钱截住。你烧纸钱的时候能在圈子外头点着纸钱,那纸钱不是让游魂野鬼拿走了,都让放高利贷的拿走了。什么时候你在圈子外头烧的纸钱把债都抵清了,剩下的钱就能再圈子里面点着了。”大师就对大勇道:“你回去把剩下的纸钱都烧在圈子外头吧,不够了再往里补。先把外债还清了,就能给你家老太太送钱了。”

  大勇随口道:“哪有剩下的啊,全特码让洒水车给泡了。”
  高人一愣:“什么洒水车,怎么泡了?”
  大勇道:“就我正烧纸着,后头来了个洒水车,水管子哗哗的,把纸钱全泡成浆糊了,还溅了我一裤腿泥。”说着跟他妈一同起身,一面给大师道谢一面就要走。
  高人伸手把他俩拦住:“你们等等”问大勇:“你给我说说怎么个情形?”
  大勇说:“我都说了,我正烧纸着,后来来了个洒水车,对面来了个驴车。洒水车要躲那驴车,一个劲儿往路边上凑,就把我的纸钱全都泡了。”
  高人皱起眉头:“这就不对了。”
  大勇母子两个赶紧坐下来:“怎么不对?”
  高人道:“要是欠下高利贷,这放高利贷的急着收钱,只能是逼着你把钱全烧下去,怎么能眼睁睁看着纸钱泡了水呢?谁人跟钱有仇。你们两个也是,话也不说全了,害得我猜错了。把老太太生辰八字给我,我得掐算掐算。”
  大勇看看他妈,大勇妈赶紧把老太太的生辰八字报了。
  高人眼睛微闭,嘴里念念有词,拇指在剩下的四个指节上掐来掐去。大勇母子两个谁也不敢说话,生怕气儿喘大了惊着高人忘了词儿。
  高人掐了一阵,一拍手:“有了!”

  大勇赶紧凑过去:“怎么说?”
  高人道:“你看看你,该急的时候不急,不该急的时候瞎急。你要是一开始就把水泡纸钱的事说了,也不至于耽误这么半天的功夫。我弄明白了,你家老太太啊,根本没欠高利贷。”
  大勇问:“那钱怎么就下不去?”
  高人道:“毛病就出在这个邮差身上。管着你家祖坟那片的那个邮差刚投胎了,新派的邮差还没上任,暂时没有邮差负责给你家老太太送钱去,所以在圈子里烧不了钱。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非要给老太太烧钱,把下面邮局的业务员惹恼了,一发脾气,弄了个洒水车来把纸钱都给泡了。”
  大勇急了:“那怎么办?这事就没人管了?阴间的信访办怎么走,我上丨访丨去!”

  大勇妈一听,唬得赶紧捂住儿子的嘴,连声道:“我的祖宗唉,瞎说什么。”
  高人也乐了:“混小子瞎说话,阴间的信访办当然也在阴间,下去了可就上不来。”
  大勇从他妈手里挣脱出来:“您倒是给出个主意啊。”
  高人道:“这还出什么主意。人邮差离职不送件了,你们就自己给送回去呗。”见大勇还眼巴巴望着自己,高人叹口气道:“还不明白啊?亲自回趟老家,上坟!”
  日期:2018-04-08 20:06:55
  第二天大勇跟黑哥告了个假,说要回老家去上坟。黑哥祝他一路顺风,并嘱咐他可以在老家住一两天,只要在开战前赶回来就行。
  大勇向黑哥简略汇报了必须回老家的原因,以及在十字路口烧纸时候点不着火的情况。黑哥不愧是大哥,脑子就是灵活,给他出了个主意,让他带一瓶汽油回去。要是再点不着火,就浇上汽油烧,并且非常慷慨地当场打开车子的油箱让大勇拿管子嘬了一酒瓶汽油。

  大勇对黑哥的聪明才智赞叹不已,并被黑哥的仗义行为感动得热泪盈眶,心中暗下决心,一定要舍生忘死,勇猛冲锋,帮黑哥打赢这一仗。
  回了老家,来到他奶奶坟前。先把荤素小菜摆好了,嘴里嘀嘀咕咕念叨:“奶奶啊,你要是缺钱就早说啊,怎么能混到要了饭了。我这逢年过节给你烧得钱也不少啊,怎么就不够花了。”
  嘴里念叨着,把纸钱拿出来,又把那瓶汽油拧开盖子摆到一边。用力一摁打火机,啪的一声火星冒出来,嗤地一声火苗窜起来。大勇把纸钱递过去,只见青烟缭绕,纸钱的边缘变黑蜷曲起来,火苗就着了,非常顺利。
  大勇赶紧把纸钱放下,从一旁的袋子里把更多的纸钱拿出来,几把扯掉薄塑料包装,把纸钱搓松散了,送到火堆里。这新送进去的纸钱也给面子,很快着了起来。这一阵清风徐来,仿佛有人俯下身自在吹火一样,风助火势,纸钱越烧越旺。
  烧纸钱的时候火苗都是往上蹿,被压在下面的纸钱很容易烧不着。按照老人家的说法这种烧不完整的纸钱是送不下去的。于是大勇就就近捡了根木棍把压在下面的纸钱跳起来,好让这部分纸钱也可以烧着。
  大勇看那纸钱堆烧得稳稳当当,长出一口气,心里道:高人就是高人,早去找他,也省得让洒水车溅我一裤腿的泥。
  老话说的一心不能二用,大勇心里赞叹高人的本事,手上还照顾着火堆,这一分神,手里的木棍挑纸钱的力道就略微大了一些,把几张正在燃烧的纸钱挑得飞了起来,顿时火星乱飞,有几片焦黑的纸灰被风一送,朝着大勇的门面打过来。
  大勇“哎呦”一下,身子一侧想要躲开那几片纸灰。他本来是蹲着的,一侧身子,重心不稳,赶紧伸手往地上撑。
  这一撑不要紧,旁边摆着的汽油瓶子被碰倒了,真好斜着架在他的鞋上。要不怎么说黑哥仗义呢,给他装了满满一瓶汽油。这瓶子一斜,敦敦敦冒出来,浇在大勇的鞋和裤腿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