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46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勇妈是生在红旗下长在春风里,受党和国家多年教育,成长为一个品德高尚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自己练气功练出神通来了,不能忘了造福邻里大众,于是就拽着街坊跟着她一起练气功。
  人家当然不信了,说就看见你天天早上做广播体操一样挥胳膊甩腿的,也没看见有什么特异功能啊。说人家香港电影里会特异功能的大师这个能看牌那个能放电弧的,就问她修炼出什么本事来了。
  大勇妈就说了,说她能隔墙发功。她在墙这边,酝酿一番气息,然后猛然一推,隔着墙站着的人就能感觉到被她推了一掌。人家让她表演,她还真答应了,自己在屋子这边,让一个人站在另一个屋子里充当小白鼠,口中念念有词一番,嘴里“哈”地喝了一声,一掌推了出去。看热闹的赶紧涌到另一间屋子问小白鼠有没有感觉。

  小白鼠一脸茫然:“啊?已经发功了?”
  看热闹的街坊们“嗨”了一声。大勇妈不服气,追问那小白鼠:“你好好想想,仔细体会体会,肯定是有感觉的。”
  小白鼠闭紧眼睛皱着眉头使劲想了想:“好像肚子咕叽了一下。”
  大勇妈把手使劲一挥:“我就说吧。”那神情好像拿破仑重返巴黎一样。
  小白鼠接着道:“可是我觉得那是因为我晌午吃了烤红薯。”

  街坊们哄笑成一团。
  大勇妈攥着拳头瞪大眼:“不能,跟红薯没关系,那是我发功了。”可是大家哄笑成一团没人听她的。
  正这时候,就听见隔壁院子里有破口大骂的声音:“说了多少遍了,花瓶擦完了要放好放好,就是不长记性,砸了吧。”接着就听见小孩拉着哭腔:“我放好来着,真的放好了。”
  有好管闲事的跑到隔壁去:“唉大姐怎么回事,好好说别骂孩子,人报纸上说了从小挨骂的孩子容易长心理阴影。”
  隔壁的女主人就说了:“你说我怎么就生出这么个东西,十二三了不长记性。他爸花了大价钱弄回来的景德镇瓷花瓶,跟他说了擦完了要摆好,他要没那个耐心就放着我擦。不听,好话歹话没有一句听的。他能耐,他擦。擦完了,没摆好,碎了。”孩子嘟嘟囔囔道:“我真放好了,我还特地往下按了一按。”

  隔壁女主人道:“还嘴硬,看你爸回来怎么收拾你。”
  这好管闲事的就劝:“姐啊别骂了,碎了就碎了。”回头看见大勇妈也过来看热闹了,嬉皮笑脸道:“刘姐,您有气功,要不您行行好发个功把这碎瓶子给复原了吧。”
  大勇妈摇头:“净胡说,我这个功夫还不到呢。”顿了顿,“要是我师傅在,肯定能给复原了。”
  正说话者,那小白鼠眯起眼睛打量起那堆碎瓷片来,冒出一句来:“唉,这花瓶摆的位置,正对着刘姐发功的方向啊。”
  其他几个人听了,也打量一番,纷纷说道:“嘿,还真是。”“这花瓶还真是对着刘姐发功的方向。”“刘姐,是不是你功夫长了,原来隔一堵墙现在能穿两堵墙了?”“人没打着……。打着花瓶了?”

  有个圆脸眼镜的姑娘就扯扯大勇妈的袖子,怯生生道:“刘姨,是不是您发功把花瓶推倒的?”
  隔壁女主人听罢,狐疑的眼神在大勇妈身上上下扫描。
  那好管闲事的吸了口凉气:“要这么说,刘姐,您这功夫可厉害了啊。我跟您学!”
  隔壁女主人道:“刘姐,我知道您有功夫,可也不好朝着我家发功吧。您一个不留神,我们家墙壁啊家具啊有个损伤的,您还得赔钱不是。您说这邻居这么多年了处的好好的,我也不好意思上门说这事。唉,您看看,这花瓶可贵,一个月工资也下不来。”
  大勇妈涨红了脸,两只手乱摆:“没有,没有的事。我就是闹着玩呢,我哪有什么功夫。我,我,我就是看人中学生练广播体操有意思,我跟着瞎呼扇呢。”
  小白鼠揉揉肚子:“仔细想想,刚才我肚子响,好像真是受了外力。”
  大勇妈瞪了他一眼:“别胡说,你那就是吃了烤红薯想放屁。”
  众人又是哄笑成一团,至于后来这隔壁是自认倒霉了,还是大勇妈赔钱了,大勇也不知道。至于花瓶到底是被大勇妈隔山打牛打倒的,还是自己想不开跳桌自杀的,也一直没有定论。不过至此以后大勇妈就再也不说自己修炼气功修出特异功能了。
  她虽然不说了,但是悄咪咪的还是那个圈子里的人,认得一些有本事的人。
  大勇妈听大勇说了烧纸碰上的邪乎事,就说了:“儿子,不怕,有妈在。我练功的
  时候有个师兄,本事特别大,明天我就带你去找他问问。”

  大勇就问他妈这位高人的本事到底有多高,大勇妈道:“他给我们看过他打坐时候照的相片,是坐在莲花宝座后,脑后还有光环。老话说空口无凭眼见为证,你说说,相片啊,我都亲眼见了,那能有假吗?”
  日期:2018-04-07 20:03:24
  第二天大勇妈就领着大勇去找这位高人了。
  这位高人家住菜市场旁边第二道巷子里,门口堆着炭,这是烧炉子用的,炭堆旁事一窝咕咕叫的母鸡。大勇去的时候高人正撅着屁股把脑袋探进鸡窝里摸鸡蛋。

  大勇妈叫了一声“大师,”高人答应了一声,条件反射地一挺腰,咚的一声闹到撞在鸡窝上的木头杠子上。一只正在睡觉的老母鸡被吵醒了,不满意地咕咕两声,又把脑袋埋回翅膀下面去了。
  高人揉着脑袋站起身来,看见大勇妈了,问道:“哦,是你啊。”于是把腰挺了挺,脑袋三十度微微昂起,手里攥着一颗鸡蛋努力摆出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连他头发上粘着的那根带屎鸡毛都有些道士的混元巾的气质。
  高人发话了:“什么事啊?”
  大勇妈略微弯腰,恭恭敬敬道:“哎呀我儿子……。”想起大用来,赶紧回头把大勇拽过来,对大勇道:“这孩子一点礼数都不懂,快叫大师。”
  大勇刚要叫,高人随和地摆摆手:“罢了,就不要摆这些虚礼了,直接说事情吧。”

  一面说着,一面把大勇母子两个领进院里。院里有条小狗,见了大勇母子两个汪唔着叫唤了两声,抬头看看高人,发觉高人没有表扬它的意思。于是又应付差事一样随口汪唔了了两声就下班了,钻进院子里的韭菜丛里跟猫儿打架去。
  院子里就有木头板凳,三个人坐下来,不等大师开口,大勇妈就急切道:“大师,您是高人,这西八县里就数你能耐大。这个事除了你可没人能解决得了。”
  高人有些不耐烦:“甭说那有的没的,直接说事。”
  大勇妈“哎”了两声,道:“这么个事。就前天,我们家那个梦见我婆婆了,是衣衫褴褛的,说是穷得要了饭了。我儿子心疼啊,就说给他奶奶烧点纸钱吧。他昨天去十字路口烧纸钱,结果纸钱进了圈子里面就着不起火来,放到圈子外面就能着。大师,你给解破解破,这到底是个什么毛病?”
  高人听罢,皱着眉头琢磨,道:“你是说纸钱在圈子里就点不着火?”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