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45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纸钱用的都是非常易燃的纸张,马上火苗蹿起来,整张纸钱都着了,热气腾在手上。大勇赶紧撒手,把点着的纸钱丢进圈里。
  眼看着那纸钱就要落地了,忽然一股怪风卷过来,哗啦一下把那几张燃烧着的纸钱都扫到圈子外面了,圈子里竟然一张都没有落下。
  大勇随口骂了一句,也没当回事。他有好几斤纸钱呐,这几张就当是打发野鬼了。于是又抽出几张纸钱来点着了,纸钱烧起来的时候一撒手,怪风又卷过来了,把纸钱吹到圈子外面。
  大勇就不乐意了,这算哪门子事。厚厚捏了一打纸钱,拿打火机点着了,赶紧放进圈子里,捡起画圈用的那根树枝来把纸钱按住,心想这回总可以了吧,我都摁住了你这风再大也不能把我的纸钱吹走了吧,除非风大到可以把我卷走的程度。不过大勇对自己将近两百斤的体重还是很有些自信的。
  那一股怪风果然又来了。风使劲吹,纸钱被大勇按着就是吹不到圈子外面去,纸钱的边缘哗啦啦作响,好像那怪风的主人在抓耳挠腮一样。大勇不由得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自豪与骄傲,恨不得给自己胸前别朵大红花。他正得意着,忽然那怪风猛然大了起来,呼啦一声,纸钱乱颤,火苗灭了。

  看看那沓纸钱只燎了个角,按照迷信的说法纸钱得完完整整得烧下去才能用,否则就成了残币,要被冥国银行回收的。这沓纸钱只少了个角,那就不算烧完。大勇把打火机掏出来啪啪摁着想要打起火来把纸钱烧了,说来也怪,平常这打火机一摁就着,今天不知道怎么了,眼睛能看见电火花啪啪直冒,耳朵能听见液化气嗤嗤作响,就是看不见火苗冒出来。
  大勇以为这打火机坏了,嘴里嘟囔着骂一句:“他妈的什么破玩意儿。”不点纸钱了,直起腰来把打火机使劲晃晃,轻轻一摁,只听见“忽”的一声轻响,火苗冒出来了。
  大勇赶紧弯倒腰去点纸钱,打火机倾泻,火苗烘在手指上发烫,大勇手指一松,火苗灭了。再摁打火机,又是死活打不着火。
  这时候大勇就觉得有些蹊跷了,试探着捏了两张纸钱出来,挪到圈子外面。轻轻一摁打火机,火苗冒出来了。把纸钱凑过去,伴随着一阵青烟,纸钱也点着了。一撒手,纸钱落在圈子外面,安安静静燃烧起来,一直烧到变成灰白色的灰烬。
  又捏了几张纸钱,挪回圈子里面去,一摁打火机,又是打不着火。再挪到圈子外面,打火机又能正常工作了。大勇连忙把纸钱点着丢进圈子里,纸钱没等落地就熄灭了,还是没烧完整。
  大勇想起来老人们说的,要是碰上异象,最简单的应对方法就是破口大骂。
  这种做法背后的原理据说是这样的,说骂人,我们也叫咒骂,咒骂咒骂,意思就是骂人也是一种咒语,可以对人造成伤害。只不过一般人阳气旺盛,这种咒语的效果不明显罢了。但是古话说的众口铄金,积毁销骨,意思是言语这种咒语的力量,虽然不明显,但是积聚起来力量还是很强大的。这一点跟相对论里的引力有些类似。在宇宙中的四种基本力中,引力的力量是最微弱的,两块小小的磁铁可以在电磁力的作用下紧紧吸附在一起,但是就算两艘万吨巨轮也不会在引力的作用下吸在一起,可见引力的微弱。但是引力积聚起来,却又能够扭曲时空,甚至连光线的路径都会被改变。

  不过咒骂这种咒对人的影响微乎其微,那是因为人的阳气旺盛。老话说的恶语伤人六月寒,我们可以推测出咒骂这种咒语可以造成阴性伤害。人身上有阳气,阴阳中和,相当于是一种护甲,可以削弱这种咒的力量。但是对于鬼魂就不一样了,他们身上没有阳气,所以咒骂这种咒语可以直接打击在他们身上造成伤害。不过世事无绝对,对于普通的游魂野鬼咒骂可以伤害到他们,对于道行深厚的鬼物,咒骂这个法门就不灵了。非但伤害不到他们,还会起到火上浇油的反作用。

  大勇猜测,兴许是有游魂野鬼在作怪,阻挠自己烧纸。按照他自己混社会的经验推测,这鬼物的力量不会太大,力量大的话早该收保护费去了,不至于贫穷到要靠施舍过日子。想到此处,他就深吸一口气,把腰一插,昂起脖子日爷爷干祖宗地破口大骂起来。
  骂了一阵,估摸着这游魂也该走了,这才又蹲下来点他的纸钱。这回好了,啪嚓一下打火机就着了,把纸钱点起来,那火苗也缓缓燃烧着。把纸钱堆进圈里,那怪风也不再吹来。
  大勇看着纸钱在圈里稳稳当当地燃烧,长出了一口气,笑骂道:“特奶奶的总算烧着了。”
  还没等他得意完,就听见背后有喇叭声响,回头一看,是一辆土洒水车开过来了。

  后来大勇打听到事情的原委是这样的。那个月我们县上任了个新县长,下来检查的时候发现道路上尘土飞扬。前面说过朔阳在黄土高原,向来干旱少雨。县长就不满意了,觉得公路上尘土飞扬的不像话,就安排县里准备了几两洒水车来回在路上洒水。朔阳是个穷地方,哪有钱购置专用的洒水车?于是就用几辆普通的卡车驮着水箱,连着车屁股上横着的一根钢管,钢管上再打上眼儿。车开起来,水从钢管的眼里洒出去,一洒一大片,这就是个土洒水车。

  土洒水车当然便宜,但是缺点也很明显。因为水箱大,水压高,所以洒出来的水流激荡,水量大而且飞溅得厉害。另外这批土洒水车的早期型号,钢管的两头是没有封堵的,所以会有很粗的水流从钢管两端涌出来。
  大勇看见洒水车来了,赶紧起身躲避。不巧得很,对面来了一辆驴车,是个卖西瓜的老汉要回家。洒水车要躲这卖西瓜的老汉,只能尽量往路边靠。钢管末端的粗水流不偏不倚,正好浇在大勇好不容易点着的纸钱上。只听见哗啦啦的声响过后,纸钱上的火苗全灭了。不但火灭了,纸钱也湿了。
  开洒水车的司机大约是自知理亏,不敢逗留,大脚踩油门,一溜烟没影了,留下大勇在夕阳的余晖中望着车屁股一脸迷茫,无限怅惘。
  日期:2018-04-06 20:51:59
  那开车的司机怕大勇找他的麻烦,一溜烟跑了。其实大勇那时候也没心思找他的晦气。
  大勇说这时候他心里有些发毛,觉得这事儿太邪乎了。不就是烧两张纸钱吗,怎么就那么巧,怎么也烧不下去?难道今天冥国邮政放假不办业务了?掐指算算不逢年不过节的,不应该啊。那莫非是鬼差嫌工资少闹罢工了?

  这纸钱全都湿了,纸也烧不成了,罢了,回家去了吧。满脑子胡思乱想着往家里走。进了门,他妈刚做好饭,他爸爸正在摆筷子,招呼他吃饭。抬头看见他脸色不对,就问他怎么了。
  大勇刚开始的时候绷着没说,怕他爸妈担心。他把看他一句话不说,菜也不夹,就是蒙着头往嘴里扒拉白饭,就放下筷子追问他到底怎么个情由。大勇实在绷不住了,就把烧纸时候的情形都说了。
  大勇的爸听罢也愣神了,这种事他也没碰上过。非但没碰上过,听都没听说过,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大勇的妈在厂里当会计,那两年厂里效益不好,她这个会计也闲得厉害。正好赶上气功热,就跟着人家练气功,非说自己练出本事来了,有特异功能,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