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43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位黑哥我小时候听过,也是个可治小儿夜哭的狠角色。相传黑哥还只是个小混混的时候,那时候人们还不叫他黑哥,管他叫黑子。有一回黑子在歌厅看上了一个姑娘,也是赖姑娘的大腿太白晃晕了黑子的脑袋,或者怨姑娘身上的香气太浓迷住了黑子的心窍,总之黑子一个按捺不住,伸手摸了姑娘那骄傲而高高耸起的屁股。

  黑子那时候还年轻,没有什么江湖经验。如果他再成熟一点就应该意识到,这么漂亮的歌厅姑娘,十有八九是有主的。如果他再观察得仔细一些,看见姑娘脖子上金链子的粗细,就应该估摸到这姑娘背后的靠山分量轻不了。
  当年的黑子没有想这么多,就朝着姑娘圆滚滚的臀部伸出了罪恶之手。他不但摸了摸,他还捏了捏。不但捏了捏,还掐了掐。他当时候挑水蜜桃呐!
  混迹歌厅的姑娘哪有不被揩油的,照往常这姑娘也就忍了。不等得忍了,还得学着港台腔娇滴滴地搭上一句:“哎呀干涩莫。”
  不巧的很,这姑娘刚傍上一座大靠山,绰号叫“黄爷”。黄爷是个风云人物,资历很深,八二年严打的时候就被抓过,送去新疆。据他说新疆的监狱里不时兴拿警棍打人,嫌裹了一层橡胶皮软绵绵的娘们儿气,不够带劲,打人用的都是传送带,坐电椅跟喝凉水一样。黄爷下手也黑,曾经有个小混混在他的赌场出千被抓住,黄爷亲自动手,拿电烙铁把那混混的手给烙了。甚至有传闻说黄爷身上是有命案的,因为黄爷曾经找一位有阴阳眼的大师给自己算命,大师一见了黄爷就满头冒汗,说话也结巴了。后来大师酒后吐真言,说看见黄爷背上背着一个影子,那影子的半边脑袋是塌陷下去的。

  日期:2018-04-04 23:08:37
  这姑娘傍上这么一位靠山,顿时觉得自己身份不同了,陡然傲了起来。回头看看嬉皮笑脸的黑子,抬手抽了黑子一个耳光。
  黑子当时就愣了,没想到还有这么一出。继而怒了,嘴里骂道:“狗比养的**”,一脚踹在那姑娘肚子上,那姑娘后脑勺磕在桌子上,脑袋一歪,一动也不动。
  歌厅的老板慌忙赶过来,嘴里嚷着:“干嘛呢干嘛呢。”有认识黑子的混子在旁边给黑子递话:“赶紧走吧,这妞儿跟了黄爷。”
  黑子虽然年轻气盛,但是也怕惹上人命官司,一看这姑娘瘫软在地不动弹了,心里也怯了几分。再一听这女人的靠山还不小,气势已经消退得七七八八。于是嘴里还骂骂咧咧的,脚下却一刻也不停,朝着门口就去了。一出了门,兔子一样撒开两条腿就跑。赶紧回家去拿点钱,得这个地方躲几天。
  正在家里翻箱倒柜找钱呢,就听见门口有车响,接着有人擂鼓一样敲大门,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孙子,滚出来。”“你他娘的再不出来爷爷放火了。”这是歌厅老板给黄爷报了信,黄爷的人已经来了。
  黑子一听这动静,知道大门让人堵上了,不敢再耽搁。赶紧出门,把梯子架在院墙上,噔噔噔翻墙跳出去。脚刚落地,就觉得眼前一黑,头上被人套上麻袋。耳边听见有人说话:“嘿嘿,等了你有一阵了。”

  接着腿弯被人踹了一脚,跪在地上,只觉得有人七手八脚把自己放倒,把整个人塞进麻袋里扎紧口子。外面的人嘴里骂骂咧咧的朝着麻袋胡乱踹了一阵,才把麻袋抬上车塞进后备箱里拉走了。
  等到黑子被从麻袋里放出来,才发觉自己被拉到一处废弃的土窑洞,黄爷坐在正当中,旁边有七八个一脸横肉的手下。
  那时候黑子已经被颠地迷迷糊糊了,黄爷的一个手下过来抽了他两个耳光,又劈头泼了一盆凉水,黑子才清醒了些。
  黄爷蹲下看了看黑子,又坐回去,就开口了,道:“后生,不是我心黑,实在是你不对。”
  黑子有气无力:“我不该动你的女人。”
  黄爷指指黑子,朝着手下笑道:“瞧瞧,还特么没明白,这顿是白挨了。蠢得可爱!”一群手下听罢,哄堂大笑。
  黑子恼了,嘴硬:“哦,那我就是该日了你的女人。”
  黄爷的手下听罢愣了,没见过这么青皮的。当时就有人上来踢了黑子两脚,嘴里骂道:“让你狗日子的嘴硬。”
  还有人出主意:“黄爷,这龟孙嘴臭,喂玻璃渣子漱漱口。”
  黄爷终究有涵养,比了个手势让手下安静下来,踱到黑子面前,道:“后生,不是女人的事。你以为你动了我的女人,其实你是动了我的脸面。”伸手一下一下拍着黑子的脸:“你不给黄爷脸,黄爷怎么好意思给你脸。”站起身来:“说吧,怎么办?”
  黑子笑道:“我人在你手上,要杀要剐随你便,我还能说个不字?”
  黄爷食指轻轻摇摇:“后生,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我做事,向来最公道,要不然弟兄们也不能跟我。咱俩这事,咱也公公道道解决。”
  黑子问:“怎么个公道法?”
  黄爷回头朝着一个手下伸手,那手下递过来一把蒙古刀。黄爷道:“冤有头债有主,你哪只手打了黄爷的脸,黄爷就把你哪只手的指头切下来,绝对不牵连无辜,你说公不公道?”

  黑子点头道:“公道。”
  黄爷反而吃惊了:“你也不求我一下?”
  黑子笑道:“我就算给你磕头,叫你爷爷,你能放过我?”
  黄爷笑着摇头。
  黑子道:“既然你给我个公道,那我也还你个公道。既然是这只手得罪了你,不用你动手,我自个儿把手指头切下来给你赔罪。”顿了一顿,道:“本来不该跟你讨价还价,只是这五根手指头都剁了,没法抽烟了。我剁三根,你饶我两根夹烟成不成?”
  黄爷听罢,点头道:“看你胆色的面子,饶你两根指头。”

  黑子当真把蒙古刀要过来,把手指摁在板凳上,自个儿剁了三根手指头。
  在场的都不是什么善良之辈,但都是朝着别人下手狠,没见过对自己下手也这么黑的,有几个当场脸就白了。要说混子里能出头的只有两个极端,一类是人精,情商高,谋算多。谁也不敢惹他,因为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算计了。一类是一根筋,天不怕地不怕的,一样谁也不敢惹他,因为这种人真敢下死手。黑子对自己都下得去手,名声传扬出去,就有人来拉拢他,也有人归附他,于是就从黑子升格为黑哥,成了有名的大混子。

  黑哥成为大混子以后,经历的事情多了,世故圆滑起来。到一线打打杀杀的事情也不再亲自出马,物色了几个性格莽撞又能打的小混子冲锋陷阵,大勇就是其中之一。要说黑哥对手下也颇为大方,大勇说跟着黑哥混的那段日子算是他一生中最威风凛凛的日子,也是最稀里糊涂的日子。那只蝎子就是那时候纹的。
  大勇告诉我,混子们各自有地盘,靠着黄赌毒挣钱。发生冲突的时候往往要约架解决,不敢在城里闹事,动静太大,怕无产阶级铁拳镇压,于是聚集在荒郊野地斗殴。斗殴的时候当然不能赤手空拳,显不出气势,一般都要用钢管镐把,高级一点的用砍刀,不过绝对不敢开刃。也有人能弄到晚清明国时期的鸟枪,可以打沙子和铁砂,一喷一大片,中弹者痛苦不堪,却又要不了命,非常适合混子斗殴。最高级的装备是枪,但是很少见。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