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42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有家人给出主意,说妖邪害怕恶狗,于是朱家买了一条最凶的黑狗来。那狗是帮人放羊的,有次山上来了豹子,别的狗都吓尿了,就这只狗跳得最欢,敢扑上去跟豹子对咬。豹子把他尾巴咬了一截,他硬是把豹子咬死了。朱家把这狗买来往院子里带,那狗本来在路上见谁都汪汪,一到了院门口突然哑巴了,趴在地上死活不动弹。朱家的长工拖着绳子把它往院子里拽,那狗猛然嗷呜了一声,再看嘴角滴血,居然咬舌自尽了。

  朱家一看情势不对,连忙请听潮庵的老和尚来看。那和尚开坛做法,经念了一半,突然咔嚓一声,木鱼裂了,接着一股妖风袭来,裹挟着铜盆里的纸灰吹过来,灌了他一嘴。那老和尚知难而退,对朱雨桐道:“也不知道那石砣子下了什么妖法。”就请朱雨桐另找地方避避。
  朱雨桐无奈,他闺女嫁在邻县,夫家也是望族,便去投靠他闺女,琢磨暂住一段日子,等大儿子回来再做定夺。朱雨桐一家走后半个月,捻军围城,城外百姓都到朔阳城里避难。朔阳城中没有水源,捻军一围三个月,城里人因干渴病亡的老弱不在少数,朱家因为不在当地幸免于难。
  等到解围的时候,因为城里亡人众多,于是县里请士绅共同出面,请了位有名的阴阳先生叫做邬青阳的回朔阳料理,以防后患。朱家作为朔阳十大户之首,当然由朱雨桐领头。邬青阳与朱雨桐打了几天交道,见朱雨桐每天都在开绸布庄的史家住宿,很是奇怪,问他为什么不回自家。朱雨桐便把事情的原委说了,邬青阳兴致上来,要去看看,到了沙河村,才发现朱雨桐的宅子已经在战火中毁了,地上只留下残垣断壁。邬青阳看了一遍,摇头纳闷,说:“看不出妖邪的迹象,山势风水俱佳,实在”话没说完,吸了一口凉气,指着地上道:“怪不得。”只见厢房毁于兵祸,地板砖早让起了,露出底下一层白灰。邬青阳指着那白沙子道:“那下面八成埋着一具河神骨。”朱雨桐问他什么是河神骨,邬青阳就说黄河有一种老鼋,相传可以呼风唤雨,称为河神。有河神困死在河滩上,就要用白灰裹着埋了。那河神灵性极大,可以改换运程,但因为困死河滩,所以戾气极大,是不能招惹的。看来那石砣子是个能耐很大的人,他用画中的美女把河神骨迷住,把河神迷糊了,就不能用戾气伤了朱家,朱家反而可以借着这股灵气享受福禄。朱家听了那老和尚的话,自作主张把阵势破了,才惹得河神大怒,降下罪来。

  朱雨桐后悔不跌,邬青阳却道:“福祸无常,那石砣子若是真有本事,你怎么知道他没有算到这一着?”

  果然不久传来消息,山东起了义和团,顶替朱润生的人迫不得已出兵镇压,被朝廷罢免官职,在民间被骂作汉奸。
  日期:2018-04-03 19:18:10
  《上坟》
  我上高中的时候,学校还不是寄宿制,每天得骑着自行车上下学。那时候县城里路况不大好,时常扎个钉子什么的要补胎。车子也隔三差五的造反,今天掉个脚蹬子明天脱个链条的,时常得修车。
  学校门口有个三十多岁的汉子支着个修车的摊子。这汉子叫作大勇,一米八的个子,圆头方脑的,脸上仗着好一部络腮胡子,好像鲁智深他二表弟一样。他这副长相颇有威慑力,刚开始的时候不大敢去他那摊子上修车。去得次数多了,渐渐熟络起来,才发觉他这人本本分分,做事也勤谨,不过是个普通人罢了。
  转眼到了第二年五月,天气已经热起来。有天下了晚自习,我正要回家,刚出校门,忽然觉得车子一顿,明显觉得车子震动得厉害了。跳下车来一看,前胎已经憋了。往前推了一下,就看见一颗亮晶晶的图钉扎在车胎上。
  这事不能耽搁,因为第二天还要赶早上早自习。心里有些急,四周打量了一圈,也是巧,一扭头,正看见大勇修车那小铺子关灯。
  赶紧推着车赶过去,大勇正在门口锁门。连忙把他叫住,央求他给我补补胎。

  大勇也算认得我了,把车把提起来转了转车轮,点点头说:“那就补胎吧。”于是开了锁,把灯开了,帮我把车子提进铺子里。夜里风大,大勇还穿了件外套。嫌干活碍事,把外套脱了,里头是件短袖。大勇套了个黑乎乎油污污的围裙,自顾自满屋子乱转找扳手胶水等工具。
  等他把工具都收拾齐了,拿板子把外胎撬开,把内胎扯出来打满气,一截一截把内胎摁到水盆里找漏气孔。他忙他的,我隐隐约约看见他胳膊上有黑乎乎的一团,还以为是他修车的时候蹭上去的油污,于是指给他看:“勇哥,胳膊上蹭油了啊,赶紧擦擦,省得脏了衣裳。”
  大勇连忙低头:“哪呢?”
  我指着他的胳膊:“就右边大胳膊上。”
  大勇把身子扭过来:“哪哪?”
  我这算看清楚了,那哪里是油污,分明是纹身,不由得喊出声来:“卧槽勇哥有个性啊,纹身呐。这是纹了个……。龙虾?什么讲究?”
  大勇面色酡红,羞涩一笑:“年轻时候不懂事,纹的是个蝎子。这几年胖了。”
  我得强调一遍,我上高中的时候不比今天,那时候纹身还是一种很野的玩法,身上带纹身的通常是所谓的社会人,还得是那种出门带小弟的级别。毕竟纹身也不便宜,一般的小混混也玩不起。大勇大我起码有十岁,他年轻的时候我大概也就是七八岁。那时候纹身就更稀缺了,我七八岁的时候大约只在电影里见过纹身,没想到那时候大勇身上已经纹了一只精干利落的蝎子,虽然这只蝎子从未想过有一天自己会胖成一只龙虾。

  我不由得肃然起敬:“想不到勇哥也是个有故事的人。”
  大勇挠着头傻乐:“什么有故事的人,那时候小,不懂事,闹着玩的。”
  我笑道:“你可别糊弄我。我舅舅就在看守所当差,黑的白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一些。你这个岁数,身上带纹身的,那都是归隐田园的风云人物。讲讲吧,过去的英雄事迹”
  大勇叹口气,把车胎丢进水盆里,搓搓手,道:“你问起来了,实话跟你说了吧,我当年差点就进去了。”说着把手抬起来,拇指和食指比划着捏了一下,“就差这么一点就进去了。非但得进去,今年都不一定能出来。”
  我一听,果然是有故事,就撺掇他讲讲。大勇手上不闲着,嘴里讲开了。
  大勇基因好,打小就壮。他十八九岁的时候已经长得高大魁梧,一身的腱子肉。他父亲是国企的职工,在化肥厂当工人。那个时候国企有顶岗的说法,就是父母如果是国企的职工,等到岁数大了退下来,孩子可以接父母的班,一代传一代。因为可以顶岗,不存在就业的压力,所以大勇家里对读书也不十分在意。
  十八九岁的后生,正是精力旺盛的时候。不把精力花在念书上,就得另找个地方把精力发泄出去。于是大勇就跟着同学里的几个小混混在社会上游荡。他长得壮实,下手又重,打架的时候出死力气,渐渐的打出一些名头来。于是有一位大哥,江湖绰号叫“黑哥”的找上门来,要收他作小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