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41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朱雨桐便吩咐师爷快去,把画贴在枷上。那师爷把嘴角一抹,连忙跑到粮店门口,那老头儿正被衙役往脖子上套枷,围观百姓嘀嘀咕咕,说些“看县令相貌堂堂,还以为是个正人君子,不想也是个势利小人”之类的话。再看那师爷往枷上贴了个什么东西,定睛一看,眼珠子再也挪不开了。
  虽然各人的艺术境界不同,但发自荷尔蒙的审美人人皆有。也有路过的人看见这里为了一大群人,好奇心泛滥,也围了过来,这一看不要紧,脚下仿佛让半尺长的大铁钉钉住,动惮不得,于是那店门口人越聚越多,围个水泄不通。也有婆娘半天不见汉子,抄着擀面杖找上来的。抬头看了那话,也是心头一颤,手里一抖,擀面杖掉在地上,也拔不动腿了。于是那粮店门口仿佛安了一道大铁门,有想买粮的要往里边挤,里边的以为是来抢位子的,一顿拳脚打出去。胡三在店里招呼伙计抄家伙撵人,伙计魂不守舍趴在窗户上不下来。胡三一看这买卖没法做了,只好翻墙出去求朱雨桐把那老头放了。

  那老头被放了后,跪倒衙门口给朱雨桐磕了三个头谢恩,又把那幅宫装仕女图要走了,说要传给子孙后辈,铭记朱雨桐的恩德。末了还说朱雨桐的恩德,一定要报答。朱雨桐看他蔫老头一个,自顾不暇,只当是顺口的客套话,也不曾往心里去。
  日期:2018-04-02 22:52:53
  朱雨桐在任三年,看世风日下,江河日衰,官当得也没什么意思,就告老还乡,回了朔阳。他为官在外,家中住的房宅都是雍正年间的老房子,虽然不甚破败,但终究屋老门旧。另外他有归隐的心思,不愿意住在县城里,于是在朔阳城外沙河村另买了一块地,请了朔阳名气大的匠人,重修了一座房宅。

  那宅子虽然不大,但也规整,三间正房一间东厢房已经盖完了,盖到西厢房的时候,出了点事。那匠人上房铺瓦,不知怎么的跌落下来,把腿跌伤了。旁人直埋怨他不小心,那匠人却说是有个人把他推下去的。别人只当他是给自己遮羞,不当回事,又派了一个匠人上去。这匠人刚爬上去就嚷一句:“你不是腿折了吗?上来作甚。”然后就啊的一声,也跌落下来。这回胳膊折了,旁人问他怎么回事,那匠人瞅瞅躺在地上护着腿跟自己一起哼唧那位,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村民看见出事了,聚拢过来围观,纷纷议论,这个说此地李自成撒过尿,反气冲天,要出乱子,那个说这地下有千年太岁,动土不得。越说越邪乎,旁的匠人只是这房子邪性,也不敢上去。朱雨桐为了搬家修房,把老宅卖了,约也签了,只等着新房子起了就要交地契。如今匠人不敢上房完工,他也不便催促,又急又气,不知如何是好。
  正没做由的时候,听见人群里传出一句话来:“哪来的二把刀匠人,规矩也不懂,不出事才怪了。”那匠人恼了,冲人群里嚷一句:“哪个不知死活的说话?”
  只听得一句:“我个老不死的说话”,再看绕出一个老头来,衣衫褴褛,又瘦又矮,仿佛放干瘪的蔫苹果一样,手里还提着个泥瓦刀。那老头看见朱雨桐,上前行个礼,说:“巧的很,我石砣子走四方,正好碰上老爷修房子。也是老天开眼,老爷当年救我,让我石砣子今天来报恩。”说罢就要上房。朱雨桐连忙把他拦住,说:“不知道是哪路神仙没有敬奉到,这房子有些古怪,等我请和尚做场法事再说,你且下来,免得受伤。”

  石砣子附在梯子上嘿嘿一笑,道:“不是我石砣子说你,老爷雇匠人忒不仔细。我们当匠人的,乃是把天地间没有的东西造出来,改阴阳,修造化,做得是盘古以身化万物一般的活计,有许多讲究,马虎不得。那几个后生小辈不知道深浅,没把礼仪做全,要是寻常人家的宅子也没什么要紧。只是老爷积善之家,不比寻常百姓,要格外用心。祖师爷嫌他们几个马虎,降这一劫。如今我把礼仪做全了就好。”说罢上房去,嘴里哼唱一段,旁人在地上也看不见他在屋顶鼓捣什么,等到晌午时候,那石砣子从房上下来,屋顶已经铺满了。

  朱雨桐分外感激,要给石砣子工钱。石砣子摇头道:“哪有报恩还收工钱的。我只留一句话,请老爷记住,老爷的宅院风水甚佳,日后一定喜事临门,只是这间厢房冲风不向阳,当库房可以,七年以内不能让年轻后生居住,老爷切记。”说罢从背后拿出个大葫芦,向朱雨桐讨了一葫芦清水,骑着一头瘦驴飘然而去。
  朱雨桐乔迁新居,果然过了半年,长子中举,又过了一年,长孙出世,第三年小儿子朱润生中了进士,留在京城,前途无量。之后几年家中田产丰收,人丁兴旺,朱雨桐好不快活。到了六十岁的时候要过寿,门生故吏纷纷前来,两个儿子自然也得赶回来。客人众多,房子都住满了,无奈之下把朱润生安排到厢房去住。朱雨桐倒也想起来石砣子的话,不过算算年份,已经过了七年的期限。偏偏他有一位多年旧友要多留几天,一直占着房子,朱润生就一直在那厢房住下去。

  住了有小半个月,朱雨桐的大舅子来找他商量收租的事,朱润生自然要出来拜见舅舅。他舅舅见了朱润生,露出惊奇的神色,说:“这孩子怎么脸色跟死鱼肚子一样,不是得了什么病吧。”朱雨桐知道他这大舅子向来口无遮拦,但听了难免心中不快,回头一看,猛然也觉得不对,再看朱润生眼眶发黑,走路有肌无骨,虚浮无力,匆匆忙忙把他大舅子打发了,把朱润生唤进书房,问他怎么回事。朱润生初时不肯说,让他问急了,才说出缘由。原来自他回家以后,夜夜梦见有个俏丽女子与他欢好,只是生在礼仪之家,这种腌臜之事不便说出口。

  朱雨桐听罢,觉得蹊跷,就去听潮庵请了个会开慧眼的老和尚。那老和尚把慧眼开了,看了一遍,指着厢房的屋顶道:“我看那里有一片青光,不知是甚东西。”朱雨桐连忙派人爬上去,才发觉那瓦片的布置很像是个阵型,其中的阵眼处高出一片,把瓦揭开,下面压着一片漆黑的木板,木板揭开,下面正是朱雨桐当年画的仕女图。
  那老和尚把仕女图看了,道:“我看这图上邪气冲天,定是有人使了邪法。”朱雨桐听罢,回想起来,叹道:“定是那石砣子作梗。当初在贵州我明地里罚他,暗地里救他。想不到他只看见我罚他不曾看见我救他,还蓄意害我。”问老和尚如何是好,那老和尚道:“不如烧了吧。”于是点起一把火来把那画烧了,火起的时候刮来一股旋风,风里仿佛还有洞箫的声音。
  朱雨桐只当事情已经了解了,不想朱润生的病却一天比一天重,丝毫不见好转。请了不少有名的郎中,都说伤了元气,只怕难以复原了。过了几天调令下来,着朱润生去山东任职,朱润生卧病在床,不能赴任。心中烦躁,朱雨桐就给他买了只黄鸟散心。不想到了烧画的第七天晚上,那鸟儿惨叫一声,两眼泣血,死在笼子里。第二天家里养的猫也趴在房梁上死了,死前爪子扣住房梁,指甲嵌进木头里足足有一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