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40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海盗头子就把郭怀林囚禁在岛上养起来,一养就是二十多年。一个月前这海盗突然来找郭怀林,说要放他回去,郭怀林听了半信半疑。海盗头子就跟他说了实话,说自己在泉州湾还有父母,家里本来也是世代读书的人家。自己年轻的时候去考科举,本来也能中个秀才,但是被富家子弟买通考官,把他的卷子顶替了。海盗头子一怒之下,把书烧了,出海当了海盗。他身体瘦弱,如何能服众?多少是读过书的,鱼肚子里塞纸条,学狐狸叫,埋独眼石人这种事情哪朝哪代都好用,他也编出这么个鬼话来。前不久打听到消息,自己的老父病重,想要见他最后一面。

  这海盗头子说,自己做了这缺德的营生,实在没脸见自己的父亲了。但是不能满足老人的心愿,心里难受。好在郭怀林跟他相貌相同,就想让郭怀林代替自己去见父亲这最后一面,满足老人的心愿。他养了郭怀林二十多年没有拿他喂鲨鱼,算是有恩,郭怀林替他见父亲一面,这恩怨就两清了。郭怀林听罢,于情,满足老人的心愿,不能拒绝。于理,是自己离开海盗的唯一出路,不能放弃。于是答应下来。

  于是海盗头子派了两个亲信护送郭怀林上岸,到了海盗头子家里,推门进去,海盗头子的老母口呼“不孝子”,抱着郭怀林痛哭。郭怀林二十多年没见自己的母亲,一时按捺不住,嘴里叫了一声“娘”。话音未落,只听见铁索响动,冲进来一班如狼似虎的衙役,把郭怀林锁了起来,抓到大堂上。

  郭怀林在大堂上连喊冤枉,老爷骂道:“你是积年巨盗,这些年来杀了多少客商?身上血债累累,你有什么可冤枉的。”
  郭怀林呼喊:“我不是海盗,我是冒名顶替的。”
  老爷骂道:“你哄骗谁?你老母认错你了?你也亲口喊娘了,人证就在堂下,我怎么能冤枉你?”于是掷下签子,把郭怀林送上断头台。
  郭怀林道:“我后来才想明白,老爷未必不知道我是假的,但老爷何必要杀个真的海盗,只要人人都以为杀的是真海盗,死的是谁又有什么关系”
  猜颂听罢,惊诧不已,道:“师傅这又是什么咒语?”郭怀林听罢,与他一起大笑起来。
  郭怀林被斩后,猜颂就拿养小鬼的法子把他养起来,给他续了二十年寿命。郭怀林跟随猜颂去南洋接着做生意,晚年重回朔阳。九十年代房地产开发的时候郭怀林的坟墓被刨了出来,当时人们都知道他曾经是巨富,想着他的坟里可能有丰厚的陪葬品。坟墓打开的时候有很多人去围观,具在现场的人说,郭怀林的坟墓里只有一具已经腐朽的棺材,打开棺材的时候里面飞出来两只蛾子,除此之外什么也没有。

  日期:2018-04-02 19:43:48
  《画风流》

  朔阳古来地处边关,纷争之所,只有屯兵,不曾繁华。直到明朝三娘子开互市之门,做生意的人才渐渐多起来。等到嘉靖年间,已经颇有了些富饶之家,其中最有钱的十家,人称朔阳十大户。
  朔阳十大户里面有一位姓朱,却不是做买卖的,而是明朝皇族旁枝,书香世家。明朝的规矩,为了防止王爷篡权夺位,是限制宗室为官的,只不过用厚禄将他们养起来。好吃好喝养着,又不需要为官治国劳心伤神,于是就读书吟诗,丹青描红,养出不少名士来。
  清朝开国后,为了邀买人心,特别注意拉拢这些名士。对待明朝皇族,又是修坟,又是祭拜,明面上看来还是不错的。朱家又是明朝皇族孑遗,又是当时名士,也被封了官职。想不到自家坐江山的时候当不了官,满人来了反倒入了仕,追究起来颇有点讽刺意味。
  到了同治年间,朱家那代出了一个名士,叫做朱雨桐,字远山,别号秋山先生,二十七岁中举,之后一直做官。官职也不大,围绕县团级徘徊,最小是县令,最大干过知府。虽然官没当大,但名气不小,因为他擅长丹青,尤其是仕女图,据说咸丰皇帝看过他的画,金口一开,称他为“小唐寅”。
  他到了四十七岁的时候,本该升迁,进京述职的时候,吏部一个郎中找他索要一幅仕女图,有人给他透露消息,这郎中打算拿这仕女图结交一位当红的太监。秋山先生朱雨桐颇有点读书人的倔脾气,他说郎中要是把仕女图拿去自己看,他就当是碰见能欣赏的知音,给就给了。一个太监,裤裆里都是空的,他哪能看得明白仕女图,于是硬顶着没给。那郎中生气了,使了些手脚,把他贬到四川某地当县令。

  朱雨桐到任三个月,一天早起,正在看容斋随笔,就听见前头有人鼓噪。他唤人进来,问是什么情况。衙役回禀,说是县里开米店的胡三揪着一个老头进来了,冲那老头拳打脚踢。朱雨桐把书一拍,说了一句:“好个胡三,把县衙当做什么地方了。”说罢起身就要去升堂。
  绍兴籍的师爷连忙把他拦住,说道:“东翁切不可动怒,这胡三动不得。”朱雨桐问他什么缘由,师爷就说这胡三有个妹子,是巡抚的小妾。要是治了胡三,伤的可是巡抚的脸面。朱雨桐道:“我为官一生,阁老的脸面也不是没有伤过,还怕他一个巡抚?”师爷道:“东翁自然不怕巡抚,只是今年县里遭灾,还望巡抚决断,减免赋税。此时惹恼巡抚,受苦的可是县里的百姓。”
  朱雨桐听罢,喟叹一声“也罢”,上前升堂,问清缘由。那老头道:“回禀老爷,小的名叫石驼子,是个泥瓦匠人。初到此地,这位老爷雇我修理顶棚,说好了一日三个钱,我修了两日,找他要六个钱。他初时抵赖不给,让我要得急了,恼怒起来,把我踢打了一顿,还讹我银子,求青天大老爷做主。”
  那胡三道:“老爷休听这老小儿胡说。我红口白牙,跟他说的,给我修顶棚,一日,三个钱。他手艺不精,修了两日,耽搁了我生意,还找我讹钱。我耽误一天买卖,亏了足足一两银子,求老爷明察,判他赔我一两银子。不然,我就道巡抚衙门跪着去。”
  那师爷附耳过来,对朱雨桐道:“这胡三向来干这种讹人的事,想来是本地工匠都不愿意给他干活,这石砣子初来乍到,不知内情,才让胡三讹上的。东翁不如大事化了,给那胡三出口气了事。”
  朱雨桐摇头,对那胡三道:“胡三,我听你说的,句句在理,不过看这老头衣衫褴褛,骨瘦如柴,浑身上下值不了三文钱,怎么赔你那一两银子。不如判他站枷,就在你粮店门口站枷,也好让县里老少知道,你胡三吃不得亏。你看成不成?”
  胡三听罢,嘴里连连称好。那师爷点点头,又摇摇头,被朱雨桐一把拽进后堂,嘴里说一句:“磨墨”,就招呼书僮铺纸,浓墨蘸饱,大笔挥开,横挑顺抹,画出一幅宫装仕女来。画中女子斜倚桂下,怀里伏着一只雪白的兔儿,居然是广寒仙子。面色酡红,眉目含羞,怯生生仿佛不胜广寒清冷,弱柔柔仿佛思念射日英雄。朱雨桐画罢,吧嗒把笔一扔,只听吧嗒一声,师爷口水掉进砚里,墨汁溅在袍子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