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39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郭怀林道:“哪有一口吃成胖子的。哪门哪派的高人不是从入门学开的?你跪下,师傅把法器赐给你。”
  猜颂听罢,当真跪下来,郭怀林也是入戏了,当真拿了几匹粗布给他,又教了几句沿街叫卖的号子,告诉猜颂道:“法器也给你了,咒语也教你了,至于以后的路怎么走,全看你自己。咱们这个门派最讲究悟性,能有多大造化全看你慧根多深。我只教给你一条,孔方兄是个奴才命,收的时候别手软,用的时候别心疼。至于其他,看你能悟多少了。”
  猜颂听罢,又给郭怀林磕了几个头,转身出门就要去卖布。郭怀林忽然想起来,要是就这么把他放走,用不了半天就让人点醒了,得把他留住了。赶紧把猜颂叫住,对他说道:“我这个人心地最善良。你刚拜了师,先歇息几天再开始修行。”
  猜颂听罢,非常感动,就在郭怀林的铺子里住了下来。郭怀林暗中变卖产业,打听航船,等了四五天,收拾利索了,连夜逃走,坐船离开暹罗。第二天一早猜颂起来,看见人去楼空,屋子当中显眼的地方摆着郭怀林留给他的一锭银子。
  郭怀林走后,猜颂也不以为他是为了避开自己,只当是云游去了。他从小就在蛇肚子里长大,也没经历过多少人事,心眼瓷实地跟个秤砣子一样,真的把郭怀林当成了巫师,把做买卖的事情当成了修行法术,把挣孔方兄当成了养小鬼。他从小就开始养小鬼,知道小鬼难伺候,要想养住小鬼,就得摸清小鬼的脾气。要想驱使孔方兄,也得弄明白孔方兄的性格。
  孔方兄这东西天生就是个贱脾气,劳碌命,喜动不喜静。让它呆坐着,他就郁闷非常,身体委顿,越变越小。一定要让它动起来,替你搬运货物,跑腿办事,越是用得他厉害,他反而越高兴,会呼朋唤友,滚滚而来。看看红尘里的众人,看明白这一点的能有多少?把孔方兄当佛爷也一般供起来,自己吃糠咽菜,身体垮掉,一命呜呼,孔方兄转眼就磕头认了新主人。
  兴许这猜颂本来就是做买卖的天才,过了二十来年,居然成了一方富豪。这时候也明白了当年郭怀林是骗他的,但仔细想想,似乎又不是骗他。
  这年他卖给荷兰人一批瓷器,仓里货物不全,于是亲自去泉州办货。到了泉州,在客店里住下,招呼客店的伙计,喊了半天总算有人来了。猜颂抱怨了几句,那伙计赔笑道:“今天菜市口杀人,其他人都去看热闹了。”猜颂听罢,不知道怎么的,眼皮猛地一跳。匆匆赶到菜市口,人山人海挤成一团。猜颂虽然多少年没有练习他的法术了,但童子时候练下的功夫,哪有那么容易忘掉?随手捡了个石子儿,往天上一弹,叽叽两声叫,打下一只麻雀来。猜颂把这麻雀藏到袖口里,找了个背阴的地方,往手心里吹了口气,猛地把自己左眼扣下来,用力一握,那眼珠子已经长在麻雀腹下。撒手把麻雀放出去,麻雀随着他的心意高高飞起,猜颂这左眼就能看见下面的情形。只见那跪在断头台上的,正是郭怀林。不由得感叹一句,天地好大,人间太小。

  虽然不知道郭怀林犯的是什么罪过,但终究是自己磕过头的师傅,不能不管。左顾右盼了一番,正看见路边有只猫儿懒洋洋地在晒太阳,看模样已经睡着了。蹑手蹑脚走过去,轻轻把手指往那猫儿的脑袋上一点,魂魄已经进了猫儿的梦境。梦里时间的流逝要比现实中时间的流逝快,梦里几天的时光,不过是一宿的功夫。猜颂进了猫儿的梦里,就看见熙熙攘攘的人群仿佛成了塑像一样,一动也不动。刽子手本来已经把刀高高举起,却半天也不能把刀落下来。再看郭怀林头顶上方隐隐约约飘着郭怀林的魂魄,那是因为他快要被砍头了,把魂都吓出来了。

  日期:2018-04-01 21:11:45
  猜颂指挥那麻雀飞到郭怀林的灵魂头顶,衔着郭怀林的灵魂飞到猫儿嘴边,把郭怀林的魂魄送到猫儿的梦境里。郭怀林的魂魄望着漫山遍野的小鱼干,惊得说不出话来。猜颂走过来,问他:“你还认得我吗?”
  郭怀林摇头:“我债主太多,认不得你是哪一位。”
  猜颂道:“当年在暹罗,我给你磕过头,拜过师。”

  郭怀林这才想起来,盯着猜颂看了半天,回头再看看小鱼干,道:“我只以为你是个巫师,没想到还是个成了精的猫。”
  猜颂道:“我不是猫,我把你救到猫的梦境里来了。”把事情的缘由给郭怀林说了,就问郭怀林怎么落到这个地步。
  郭怀林道:“早知道你能做这么大的买卖,我也用不着像丧家犬一样匆匆出逃,也省了后来这么多是非。”
  原来郭怀林连夜上船,从暹罗出发返回国内,半路遇上海盗劫船。船老大一看海盗船过来了,撑帆掌舵,想要逃开。没想到那海盗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一门火炮,第一炮过来,就把舵砸掉了。第二炮过来,把船壳砸碎了一片,一块木板打着旋就把船老大的脑袋削掉了。
  其余的人群龙无首,眼睁睁看着海盗跳帮上来。海上的匪帮做事讲究资源高效利用,劫了船,还要把人绑票,好拿赎金再挣一笔。于是郭怀林就被海盗绑了票。
  这伙海盗的巢穴在一个孤岛上,岛上有洞窟安家,还有城寨的遗址。郭怀林偶尔听小海盗说话,才知道这孤岛原来是郑芝龙的一个据点,已经荒废百年,当初这伙海盗的首领还是个小蟊贼的时候,跟随一个大头目与另一伙海盗火并,被打得大败。船被打得稀烂,无数人落水身亡。这小蟊贼抱着一片残破的船板在海上漂流。迷糊之间向天地鬼神许下大愿,要是能逃出生天,就把自己的躯体的一半贡献给鬼神。他发完愿,就被太阳晒得昏迷过去了。等到醒来的时候,发觉自己躲在一片阴凉下面,抬头一看,就看到两只巨大的触须高高伸出,在他头上搭成一个拱顶的支架。触须中间撑着一只巨大的蝠鲼,已经晒干了,给他遮挡太阳。低头往水里看,只见是一只巨大的章鱼驮着他的船板在游动。

  这小蟊贼看着情形,就明白不知道哪路邪神听见了自己的祈祷。初开始心里忐忑,不知道是福是祸,但刀尖子上讨生活的人,哪天不是得过且过?倒也没有烦恼多久。那巨大的章鱼驮着他游了一天,到了半夜,远远望见远处一片灯光点点,这小蟊贼以为是个渔村,等到了近处才看见是千百条鮟鱇鱼,长得有一人长短,嘴唇上方挑着诱食的饵发着亮光,好像在给他照路。这鮟鱇围着的就是这座岛屿,那小蟊贼上了岛,从破败的堡垒深处找到一盒金子,拿这金子做本钱,招兵买马,才成了这片海上的魔头。按这小海盗的说法,从此以后,这海盗头子的身体似乎当真被某个神魔霸占了,每天戴着面具,不敢以真实面目见人。

  郭怀林等被扣下的人都给亲友写了书信,请人筹集钱款来赎人。郭怀林的信是写给他姑父的,想着两人虽然有些不愉快,终究是亲姑父,不能见死不救。过了半个月,传来消息,自从他走后,他姑父受气,不在南洋待着,已近回国了。一同被绑架的,有的人被赎走了,连同郭怀林还有剩下十来个人。海盗不是开粥铺饭堂的,这些人身上榨不出来油水,自然不能留着他们浪费粮食。于是把这十来个人赶到悬崖边上,脸上戴面具的海盗头子亲自动手,冲着屁股一脚一个踹下去喂了鲨鱼。轮到郭怀林的时候,海盗头子看了看他的脸,把他流下来,带回自己的巢穴,把面具摘了,露出脸来,郭怀林一看,跟自己有九分相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