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35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猜颂疼得直翻白眼,哪里顾得上跟他讲价钱,鼻子里呜呜哼着,郭怀林看他真的把刀子拿起来了,就当他同意了,两只手保住那小鬼的脑袋法力往外扯,猜颂疼得厉害了,身体也往前仰。郭怀林一脚踩住猜颂,身体绷成一张弓一样,随着小鬼脑袋提升,只听见咯嘣咯嘣的声音不断,那是一些脆弱的丝线被绷断了。终于把小鬼的脑袋拽到体腔外,郭怀林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他奶奶的总算出来……。”话没说完,那小鬼的眼睛猛地睁开了,瞪着郭怀林看。那一双眼睛黑漆漆的,没有眼白,好像两个黑窟窿一样,死死盯着郭怀林。郭怀林心头一颤,手上一松,那小鬼的脑袋脱手而去。郭怀林暗叫一声“不好”,好在猜颂手快,操起刀子在小鬼脑袋后面一划,小鬼的脑袋噗通一下掉在他怀里,嘴巴一张一合的,却发不出声音。

  那小鬼的脑袋离开猜颂的体腔,猜颂的伤口两侧漫出血来。他头顶那小蛇倏地一下从头上滑下来,嘴巴大张开,露出两枚尖锐锋利的毒牙。那两科毒牙是乳白色的,接着蛇信上的亮光,能看见里面中空的管道,管道里浸着淡黄色的毒液,已经一滴一滴从毒牙的顶端滴答下来,落在猜颂的裤子上。猜颂的裤子沾了毒液,轻微地腾起一缕青烟,就被腐蚀掉了,下面的皮肉好像被火烧焦了一样,呈现出焦黑的颜色。那小蛇亮出毒牙,昂起头正对着猜颂的伤口。猜颂用力把伤口两边的皮肉挤到一起。那小蛇信子一吐,脑袋弹出去,一下咬在猜颂的创口上,把毒液注进去,飞快地收回脑袋。接着脑袋又弹出去。小蛇的动作很快,郭怀林只看见一阵虚影扫过,等那小蛇停下来的时候,猜颂的伤口已经焦黑地粘在一起,不再流血了。那小蛇好像用尽了精力一样,在猜颂头顶盘不住了,吧嗒一声掉落在地上,瘫成一堆。蛇信子耷拉在外面,光线黯淡了不少。

  猜颂眼睛死死闭着,也歪在一侧,不说话,也不动弹,只是嘴角翘着,好像在笑。郭怀林伸手去探他的鼻息,竟然没有呼吸了。郭怀林忽然想起来,自己被困在一条大蛇的肚子里,要是猜颂死了,自己无论如何出不去了。想到此处,一阵害怕,赶紧上去摇晃猜颂:“赶紧醒醒,你可千万不能死啊。”
  摇晃了半天,猜颂没有半点动静。
  郭怀林想起来,以前听人说过,在雪山上要是看见有人笑,那就是快要冻死了。这时候要狠狠抽他一个耳光,把他打清醒过来。想到此处,郭怀林把胳膊抡圆了,朝着猜颂的脸上狠狠抽过去。
  只听啪地一声,清脆响亮。接着就是悠悠的一声:“谁打我?”
  日期:2018-03-31 20:14:31
  郭怀林看猜颂醒来了,激动地热泪盈眶,拉着哭腔道:“我还以为你死了。”

  猜颂虽然醒来了,却没有力气爬起来,瘫在地上,连眼睛也睁不开,说道:“没死也差不多了。”就让郭怀林把他扶起来,看着那小鬼的身体委顿在一旁,脑袋随便丢在另一侧,吩咐郭怀林把小鬼的脑袋捡回来,再把小鬼的身体拖过来。
  郭怀林看着恶心,但也知道轻重缓急,硬着头皮把小鬼拖过来。猜颂把小鬼的脑袋安放在小鬼的脖子上比划着,郭怀林道:“脖子都断了,连不上。”
  猜颂让他把一个坛子端过来,打开盖子,里面是针线。猜颂把针线穿起来,沿着小鬼的脖子一针一针地缝着。一面缝着,一面对郭怀林道:“我们没饭吃了。我运气不好,不该把小鬼派出去。小鬼本来已经找到吃的了,但是食物的主人供奉着一尊金刚。金刚显灵,把我的小鬼脖子拧断了。恐怕得休养半个月。”
  郭怀林道:“他休养他的,你再派一个出去不就行了。”
  猜颂道:“你不知道,养小鬼很耗精力,我只养了这一只小鬼。他休养的这段日子,我是没有饭吃了。”突然抬起头来,眼睛一亮:“好了,我饿不死了。”

  高兴这种情绪是可以传染的。郭怀林看猜颂开心起来,没由来地也跟着乐呵了,凑过去:“怎么,有什么好办法?”
  猜颂笑嘻嘻道:“我可以吃你啊。”说罢把刀子抽出来。
  郭怀林觉得脑袋嗡一声大了不少,冲着猜颂嚷道:“不就是吃个饭的事吗?何必动刀动枪。你把刀放下,有话好好说。”
  猜颂道:“那不行,我一把刀放下,你肯定会立马把刀抢走,把我杀了好吃肉。”
  郭怀林看他胸口一片血污,头上一层黑垢,说道:“让我吃你?我吃亏吧。”

  猜颂道:“你看,你不吃我,又不让我吃你,难道我们两个要一起饿死?”
  郭怀林道:“你才多大个孩子,满嘴死死活活的,不嫌不吉利啊。不就是吃饭吗?你养的小鬼偷不来吃的,我养的孔方兄还没出手。”
  猜颂摇头道:“我养的这小鬼法术算厉害得了,连他都偷窃不来食物,你养的这孔方兄,我怕你是在骗人。”
  郭怀林道:“我骗你干什么。不过我这孔方兄要施展法术,得借着人气。你这里阴气太重,它不愿意出来。你要真想看它施法,咱俩得去人多的地方。”

  猜颂听了,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你又骗我。你当我不知道,神魔小鬼最怕人气,所以只敢在深夜人们睡着,人气最衰弱的时候活动。哪有不怕人气的神魔。”
  郭怀林道:“你要想吃东西,就赶紧把我从这儿弄出去。我好几天没洗澡了,你们南洋天气又热老出汗,我这身上又酸又咸的都馊了,比不上撒了辣椒面儿的烤肉。”
  猜颂半信半疑,低头看看怀里的小鬼,脖子已经缝好了。把那小鬼塞回坛子里,把盖子盖上,手指在舌头上沾了口水抹在坛子边沿,把口封好。对郭怀林道:“要是你这孔方兄真能弄来食物,我就认输。我不但认输,还要做你的徒弟。”
  郭怀林不耐烦了,说:“就你话多。要真显灵了,甭说做徒弟了,过继给我当儿子都成。”
  猜颂把嘴角嘬起,打了个口哨。郭怀林只觉得脚下的地面颤动起来,整间房子开始摇晃。接着就有一道光线射进来。郭怀林回头一看,墙壁上出现了另一个红彤彤的圆窟窿,大概是那大蛇的咽喉,好像天窗一样,光线就是从那里漏进来的。郭怀林抬头看着那红窟窿,跳起来也够不着。回头问猜颂:“梯子呢?”

  猜颂奇怪:“要梯子干什么?”
  郭怀林道:“门开得这么高,没有梯子怎么出去?”
  猜颂没理他,又打了一个呼哨。接着就听见外面传来嘻嘻梭梭的声音,好像潮水涌动一样。郭怀林对猜颂道:“得游出去?你倒是早说呀。”说罢就开始脱衣裳,这是怕在水里游动的时候让衣裳束缚住,伸展不开。
  刚把汗衫脱到一半,就觉得光线一暗,抬头一看,似乎有什么东西从大蛇的喉咙里飞了进来,划了个弧线,正好落在他的汗衫里。伸手一摸,冰凉凉,硬邦邦的。低头一看,居然是小臂粗细的一条青花蛇,懵懵懂懂昂着脖子瞪着他。
  郭怀林慌忙把那蛇丢在地上。接着就听见哗啦一声响,抬头一看,那天窗好打开了水龙头,只不过里面放出来的不是水,而是成千上万的蛇。有大有小,有粗有细。有颜色暗淡的无毒蛇,也有鲜艳妖娆的毒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