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33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猜颂的师傅是个有本事的大巫师,但是争强好胜,总是跟人斗法。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有一回碰上个黑苗蛊女,两人斗了三个月,结果猜颂的师傅棋差一招,斗败了。这人性格要强,觉得斗法输了,就没脸见人了,于是进入深山老林里隐居起来。他总算是法术高强,养了这么一条大蛇,把家安在蛇肚子里,靠差遣自己养的小鬼取来食物供养他。猜颂是个孤儿,被遗弃街头。他师傅养的一个小鬼觉得自己孤单,就把猜颂抱回来作伴。他师傅问了鬼神,发现猜颂是修炼法术的奇才,就收他作了徒弟,把一身的本事都教给他。但是猜颂的师傅觉得败在女人手下,丢脸得很,自己不出门,猜颂也没见识过几次外面的花花世界。前不久猜颂的师傅觉得自己的法术已经修炼到了一定境界,有跑出去跟人斗法,一走就没了音讯。上个月他师傅给猜颂托梦,说自己去找那蛊女斗法,没想到蛊女徒子徒孙十来个人跟他车轮大战,猜颂的师傅又败下阵来,又是重伤,又是羞愤,已经死了。嘱咐猜颂要吸取自己的教训,多收几个徒弟,免得斗法的时候没有帮手。

  猜颂从小就没怎么离开过蛇腹,也没见过多少外人。从小就只听他师傅一个人的话。既然他师父让他多收几个徒弟,他就一刻也不敢耽搁,把养的虫蛊放出去搜寻根性好的人选。于是郭怀林就被选中了,猜颂就驱使自己养的小鬼把郭怀林困住,又用虫蛊把他裹来。
  猜颂说罢,就对郭怀林道:“你也知道我是谁了,也知道我为什么把你找来了。我们不要浪费时间,放血吧。”说着又把刀子吵起来。
  郭怀林赶紧把手腕护住,道:“要说当你的徒弟,本来也不是不可以。只可惜我自己也是个巫师,我这法力未必就比你低。我凭什么要当你的徒弟?”
  猜颂瞪大眼睛:“你也是巫师?你擅长什么法术?”
  郭怀林反问他:“你又擅长什么法术?”
  猜颂跳起来道:“我会养小鬼,能驱使鬼魂帮我办事。你又会什么?”
  郭怀林心想,我要是说个跟他不一样的,他还得缠着我给我放血。只能说我也会养小鬼,才能堵住他的嘴。于是说:“不巧得很,我最擅长的也是驱使鬼神。”
  猜颂把头探过来:“真的?”

  郭怀林只听见自己的心砰砰乱跳,嘴硬道:“骗你干嘛?”
  猜颂拍手笑起来:“我师父天天说他当年怎么跟人斗法,我听着心里痒痒。老天有眼,把你送来。既然我擅长养小鬼,你也会驱使鬼神,咱俩斗法吧。”
  郭怀林一听,脑门上汗也下来了。早就听说南洋的巫师会邪术,会养小鬼。这道行低的,养出来的小鬼能帮主人打听消息,搬运物品。道行高的,养出来的小鬼能转移人的脸皮,盗窃人的寿命。听说有心术不正的人雇了巫师对付自己的仇家,把那仇家的灵魂禁锢在躯体里,人死了,灵魂却不能解脱,眼睁睁看着自己的肉体腐烂被虫子吃掉,灵魂还能体会到虫子从身体的孔窍里钻进钻出,噬咬自己肉体时候的感觉。看猜颂住的地方,就知道他师傅法力不低,只怕他的能耐也不小。巫师斗法的时候都想着全力把对手打败,哪有手下留情的?想到此处,不由得打个哆嗦,无论如何是不敢跟猜颂斗法的。于是郭怀林陪笑道:“虽然我也会驱使鬼神,但是我的法力一定没你高。你要是想收我当徒弟,我没意见。”说罢把胳膊伸出去:“割吧,要切花还是要改刀都随你。”

  猜颂却摇头了:“不行,我师父说过,徒弟好找,对手难寻,能斗法绝不收徒弟。你摆阵吧,不要怕伤到我!”说罢脖子一昂。
  郭怀林心里驰骋过一千万只呼扇着小耳朵的羊驼,脸上一副哭丧的表情:“再商量商量吧?我是真心诚意要当你徒弟的,师傅。”
  猜颂摇头:“我也是实心实意要跟你斗法的,对手。”
  郭怀林战战兢兢问道:“那怎么斗法?你也出小鬼,我也出小鬼,让小鬼打架?”
  猜颂道瞥了他一眼:“你们清国人都这么野蛮吗?张嘴闭嘴就打架,多伤和气。”

  郭怀林警惕起来:“那怎么斗法?”
  猜颂道:“我让小鬼做一件事情,你也让你豢养的神魔做一件事情。要是做得来,就赢了,做不来,就输了。”
  郭怀林试探着问:“就这么简单?”
  猜颂道:“就这么简单。”
  郭怀林又问:“你这小鬼能做什么?”
  猜颂拍拍手,一团飞虫托着一只罐子过来。猜颂指着罐子得意洋洋道:“我这小鬼能替我找来吃的,我长这么大,吃穿用度全是它带回来的。”说罢把罐子打开,一团黑气飘飘悠悠浮出来。郭怀林探头往那坛子里看,头发一根根倒立起来,只见那坛子里是个婴儿的尸体,泡在紫红色的液体里一浮一沉。再看那黑气缓缓散开,里头裹着个半大的孩子的形象。
  猜颂指着郭怀林:“清国巫师,把你的神魔召唤出来吧。”
  郭怀林心里有底了,笑道:“你看好了!”

  日期:2018-03-30 20:28:04
  郭怀林指着猜颂面前的坛子笑道:“养小鬼还得用这么大的一个罐子?”
  猜颂皱鼻子:“能用这么小的罐子养出小鬼来,我这法术已经十分高明了。小鬼养在罐子里,我要是外出,就可以把罐子抱在怀里抱走。我师父告诉我,法力越低微,养小鬼的阵仗就越大。有一些法力低微的巫师,为了养出力量强大的阴鬼,不得不拿一整间屋子摆阵法。想要外出,人能走得了,养出来的小鬼却带不走。所以这些巫师只能在本乡逞威风。要是离开他养的小鬼几里地,就没有一点本事了。听你这口气,你养神魔的东西更小吗?”

  郭怀林道:“这个自然。我养的神魔向来都随身带着,一刻也舍不得让它离开。”
  猜颂道:“有这么方便?能不能请出来让我看看?”
  郭怀林道:“一个奴才罢了,要看就看,还说什么请字。”
  猜颂听了神色也变了:“你敢不尊敬你养的神魔?”
  郭怀林早就听说南洋的巫鬼阴毒,对巫师一类的人,向来是客客气气接待,却不敢深入打交道。他在家的时候听老人讲故事,说起有法力的人,都是跟黑白无常喝酒划拳,跟城隍老爷称兄道弟的。
  他家棺材铺子里有个帮工的,会法术,家里也有几亩田地,趁着冬天农闲的时候去棺材铺打短工挣酒钱。他家的地也不见他照料,庄稼长得却好。到了秋天,也不见他招呼人下地割麦子,只是选个日子坐在田埂上烧纸钱喝酒。喝一夜酒,第二天庄稼就收割完了,码得整整齐齐的。有人问他谁替他收割的庄稼,这人就说他和地狱里的看守有交情,头一夜的酒是请地狱里的看守喝的,烧的纸钱是给看守的贿赂。看守喝了他的酒,收了他的贿赂,就把一批鬼借给他,替他收麦子。对这个故事郭怀林印象深刻,所以一直以为养的小鬼就跟买的奴仆丫鬟一样,是可以随意使唤的。

  听猜颂的口气,似乎不是那么回事,郭怀林有些奇怪:“你养的小鬼要十分尊敬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