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29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东家急得额头冒汗,忙问摘星手:“师傅你说怎么办?”

  摘星手道:“还能怎么办?要是能把人请回来,给一笔钱,再摆一桌,安抚安抚,兴许能过去。”
  东家一听,回头朝伙计们嚷嚷:“都等什么呢,赶紧出门找去啊。”
  摘星手把他拦住,道:“这大半夜的,你让他们去哪里找?我有个法子,兴许能试试。”说罢朝着东家摊开手心:“给我钱。”
  东家陪笑道:“师傅,这还不到算大账的日子,不该今天开工钱。”
  摘星手啧了一声,道:“谁跟你要工钱了?我使个法子,给那乞丐送钱,看看能不能安抚住。”
  东家道:“师傅认得那乞丐?知道他家在哪住?”
  摘星手道:“他要是有家还能当乞丐吗?再说我认得他干什么?”
  东家笑道:“那师傅怎么把钱送过去?”
  摘星手道:“有跟你这废话的功夫,事情我早办完了。”

  东家不好再说什么,把账房叫过来,开了钱箱子,抓了一把铜钱过来。东家看见了,几步赶过去,又从账房手上捏了一小撮铜钱放回钱箱子里。摘星手看见了,苦笑道:“铜子儿不好用,得拿碎银子。”东家脸色又是一黑,把自己的钱袋掏出来,摸出三五个碎银子,哆哆嗦嗦把手掌摊在摘星手面前。
  摘星手道:“用不了这么多。”东家脸色顿时红润了不少。摘星手说罢,从东家手里捡了两颗最大的碎银子,东家脸色又暗淡下去。
  摘星手叫过小伙计来,让他去挖了半碗白面来,在大海碗把面和好了,捏起面人来。只见摘星手手指翻飞,不一阵就捏出个拇指高低的小人来。那小人旁边还立着个拳头大小的骆驼,骆驼背上驮着两个面团,里面就裹着那两粒碎银子。
  日期:2018-03-26 20:38:43
  摘星手捏完了面人,东家把脸凑过来:“师傅,这就成啦?那银子我能不能抠出来?”
  摘星手白了他一眼:“着什么急。”
  东家讪笑着退回去。

  摘星手道:“正好灶上有火,那个谁,把蒸笼拿来。”旁边有小伙计端锅倒水,把蒸笼搁上去。摘星手往蒸笼里垫了一层手巾,把面人放进去,把盖子捂严实了。这就吩咐小伙计加柴送碳,不一阵灶里传来哄哄的响声,大火起来了。锅里也有了动静,哗啦啦作响。随着锅里哗哗水声,蒸笼上弥漫起一层雾气。那雾气越积越浓,不一阵弥漫了整个厨房,什么也看不见了。有个小伙计碰碰旁边的人:“这送炭的是真辛苦,大半夜也不歇着。”

  旁边那人一愣:“你说甚?”
  那小伙计道:“你听,骆驼铃铛响。”以前卖炭的都是牵着一串骆驼,骆驼背上驮着炭卖。
  旁边那人听罢,把耳朵竖起来:“还真是有骆驼铃响。”听了一阵,有些疑惑:“怎么听着这骆驼不像是在外面,倒像是在屋里?”
  那小伙计笑道:“你瞎扯什么,这屁股大的厨房,哪里装得下骆驼……。什么东西?哎呀我的妈呀!”只见那一团雾气凭空凝聚起来,浓浓地一团,雾气里面隐隐约约有一团暗白的东西,分明就是个人牵着骆驼。隐隐约约还能听见那人嘴里吆喝的声音和驼铃声。但是仔细听,却好像又听不见。那人牵着骆驼朝门口走来。小伙计正站在门口,那一团白雾朝着他过来了,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眼看着骆驼抬起碗口大的蹄子朝着他的胸口踩下来,小伙计闭上眼睛惨叫一声。叫完了才发觉身上不疼不痒。睁开眼睛,只见那一团雾气从他身上轻飘飘地过去了。到了门口,那雾气凝成的人和骆驼被门框一挤,变形了。小伙计探着脑袋往外看,只见那一人一驼已经出门的部分被夜里的秋风一吹,长长地拉伸开。虽然脸和身体都是扭曲的,但还是能大概看出外形,又是可笑,又是可怖。

  那人和骆驼裹着厨房里的雾气出了门,厨房里顿时清朗起来。摘星手伸个懒腰,吩咐一声:“那个谁,把家伙收拾了,把熊掌再炖上盯着,甭再睡着了。”说罢把手往身后一背,嘴里嘟囔一句:“这地还真凉。”朝着他那屋就要走。
  东家赶紧凑过来:“师傅,这就行了?”
  摘星手边走道:“行了啊。”忽然停住脚步:“噢,忘了。你也赶紧睡吧,别明早客人来了你还在炕上光着屁股蛋子。”
  东家老脸一红,还要说什么。正碰上他的外甥揉着眼睛过来。他这外甥跟着他当学徒,说是当学徒,其实有监军的意思。因为这摘星楼里还有他姐夫的股子。
  东家没由来地花了两块碎银子,心疼不已。让摘星手开两句玩笑,还不能跟他脸红。这阵子心里正不是滋味。看见他外甥胡乱披着件衫子,扣子也不扣上。脚下鞋也没穿好,就那么拖着,在地上磨鞋底。眼睛还睁不开,得从缝儿里往外看人。看他外甥这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气不打一处来,伸手就去揪他外甥的耳朵:“馆子里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省得出来看看,你是聋了啊,这耳朵当摆设的?”

  他外甥哎呦一声,嘴里连声叫着疼,伸手捂住耳朵:“能有什么大事儿?撑死折两个钱呗。”说罢这外甥大大打个哈欠,气得东家在一旁直吹胡子。这外甥打完了哈欠,鼻子抽了几抽,脸上堆出个大大的笑:“蒸馒头啦?好香啊!正饿着呢。”说罢埋头往厨房里扎。
  东家慌忙拦他:“那玩意儿不能吃。”这半大小伙子力气壮,哪能拦得住,这外甥撞得东家原地打了三圈转儿,等东家站稳了,他外甥把蒸笼都揭开了,嘴里哈哈笑道:“哈呀,新奇,这面人啊我还没见过。”头也不回地招呼:“那个谁,赶紧给我夹块儿腐乳来,我分你一条骆驼腿!”
  东家听罢,慌忙往厨房里赶。摘星手扯住他:“他想吃就让他吃吧,一个面人罢了。”
  东家用力甩开胳膊:“我得把银子抠出来。”
  话音未落,只听见厨房里“呸”地一声。东家跑进去一看,他外甥一嘴的黑沫子。低头再看,只见那面人只有外面薄薄的一层白面,里头全成了黑乎乎的焦炭渣滓。从他外甥手里把骆驼抢过来,手指用力把原来包裹银子的位置捏碎了,只觉得里面软哒哒湿乎乎的,仔细一看,一层焦炭里面包裹着两块生面团。
  摘星手也不管他们,自顾自回屋睡觉去了。东家跳了一阵脚,安排小伙计们把厨房收拾利索,把熊掌炖上,也回屋睡觉去了。
  第二天一早,不等公鸡打鸣,东家就把小伙计们撵起来,擦桌子扫院,打水生火。等摘星手起来了,炖肉炒菜,摆冷荤盘子调和汤水。忙到将近晌午,菜品上桌,客人入座。举筷子品菜,赞不绝口。朱家摆的这宴席,是为了庆祝公子中了秀才。这菜品也得应景。压轴的菜叫作鱼跃龙门,取义是朱家公子在科举的道路上撒丫子奔腾,能金榜题名。这菜其实是浓汤炖黄河鲤鱼。要单单就是炖黄河鲤鱼,那也算不上什么稀奇,非要把它命名为鲤鱼跃龙门,实在有点勉强,因为这就是汤盆里卧着一条鲤鱼,体现不出来它越过龙门。当然也可以用萝卜雕刻一座门的形状,然后上桌的时候使巧劲儿让鲤鱼跳一跳翻过龙门去。但是那样做一来太俗了,更重要的是会给客人一种这条鲤鱼还活着的印象,影响客人的食欲。摘星手有办法,他有一种用高度白酒配出来的秘方,把鱼炖好之后,盛在汤盘里的时候,鱼尾巴要露出水面。把这秘方滴上去,被汤水的热气蒸腾,一些物质会挥发掉。等到挥发得差不多了,剩余的物质会燃烧起来,把鱼尾巴烧焦。因为传说鲤鱼越过龙门以后,会有天火将它的尾巴烧掉,这样鲤鱼才能化成龙。所以唐朝时候士子登科摆的宴席就叫烧尾宴。用烧尾巴体现鲤鱼跃龙门,一来文雅,二来视觉效果好。不过这个菜不能提前做好,因为需要把握秘方挥发的时间。必须得做好了立马上桌。摆好了立马起火,这样效果才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