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28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摘星手油炸了北斗七星之后,他这名声就传出去了。得了绰号,叫作“摘星手”。他在扬州十五年,到了五十来岁的年纪,收到一封信。写信的是他师傅,说自己早年欠过一个人情,让摘星手替他还了。他师傅年轻的时候得过一场急病,没钱抓药。有个过路的药贩子发了善心,施舍了他两副汤药才救过命来。如今这药贩子有了些积蓄,舍不得自己的儿子跑戈壁趟草原,就在朔阳城外,往来的交通要道旁边开了个饭馆子,专门伺候南来北往的客商。请摘星手的师傅推荐个好厨子,他师傅就把摘星手推荐过去了。

  朔阳苦寒,比不得扬州的花花世界。但摘星手看了信,二话不说,结算了工钱,雇了马车往回走,真的回了朔阳。那开饭馆子的东家听说过摘星手的名号,于是把饭馆子的名字改成了摘星楼,一来是给足了摘星手面子,而来也是为了招揽客人。

  这招也有效,摘星手主厨摘星楼没几天,县里大户朱家公子中了秀才,朱家摘星楼摆宴。来的也是非富即贵,听说朱家跟县令攀了个世交,县令都要来。东家不敢怠慢,头一天就不做买卖了,亲自监工,杀鸡宰鱼,腌肉洗菜,饭馆子里忙得鸡飞狗跳。
  正忙活的时候,门外噼噼啪啪莲花落响,有个乞丐上门讨吃的。要是平时,桌上撤下来了的盘子,厨房里剩下的饭菜,该施舍的也得施舍。偏偏这天不凑巧,饭馆子里忙着准备第二天的宴席,不做买卖了。既然不做买卖,也没有剩菜剩饭可以施舍。
  小伙计一大清早鸡还没叫就让掌柜的掀了被子撵起来干活,这阵子忙得两眼圈发黑,哪顾得上招待他?没给好脸色,直接撵出去了。这小伙计年轻,没经过什么事情,所以也没把这事当个事。
  头天把菜蔬备好,鲤鱼开膛,填了葱姜腌着,猪肉洗净,该剁馅的剁馅,该过油的过油。需要新鲜下锅的菜品放到阴凉处存着。朱家毕竟是大户人家,不知道走什么门路,竟然弄来一只熊掌。朔阳这穷地方,菜汤上有点油星儿就算过年了,哪里整治过这东西?硬邦邦的跟生铁铸的一样,谁也不会做。
  摘星手有能耐,他会做着熊掌。他在灶里烧了一炉子火。等火焰下去了,一块块的炭疙瘩红得好像宝石一样。没有火焰,也没有烟气,只有纯净的温度。这时候炉子里的温度最高。拿铁钳子把熊掌夹着,在炉子里烤。过了不一阵,熊掌上鼓起油泡来,发出吱吱的响声,有一滴滴油流下去,落在通红的炭火上,啪嚓一声响,冒起一股夹着油香的烟气。这时候摘星手把熊掌拿出来,往碱水盆里一泡。

  烤过的熊掌泡了碱水,立刻软了下来。洗干净了,把砂锅拿出来,里面倒满上好的花雕酒,把熊掌放进去。盖好锅盖,放在灶上用小火慢慢煨着。这熊掌得一直煨着,到了上桌前拿出来,外形还是完整的,拿筷子一碰,里面酥烂,往嘴里一放,不用动牙齿咬,舌头一舔就化了,咽下肚子里,喉咙里还留着花雕的酒香气。摘星手收拾完了自顾自去睡觉,安排一个小伙计看火守夜。

  睡到半夜,忽然觉得胸口一阵憋闷。从梦里醒来,听见窗外秋虫鸣叫,月儿圆润,一片安静。倒头睡下,却总也睡不踏实。从炕上起来,披了件袄子出门,看见厨房里还亮着一盏灯火。那是小伙计在守夜。
  溜溜达达进了厨房,只见小伙计早就把凳子搬到墙角。坐在凳子上两手抱在怀前,靠着墙睡得正香。摘星手叹口气,弯腰看看炉子,拿起铁铲子往炉子里送了一铲子炭。回到炕上,又闭着眼睛迷糊了一阵,隐隐约约地还是睡不着,浑身上下总觉得哪里不对劲儿。在炕上辗转反侧,忽然一个激灵坐起来。匆匆从炕上跳下来,鞋子也顾不上穿,赤着脚闯进厨房。一看灶上的砂锅,安安静静地,没有一丝动静,也没有半点水汽。

  摘星手心里暗叫一声不对。几步赶过去,伸手摸砂锅的外壁,烫得厉害,摘星手赶紧把手缩回来。还不甘心,伸手去揭锅盖,只觉得锅盖也像炭火一样烫,手没法碰。他心里着急,也顾不得那些了,随手抄起旁边加炭的铲子,朝着锅盖一敲,砂锅的锅盖飞出去,啪嚓一声,在地上砸了个粉碎。碎渣滓溅起来,击在睡觉的小伙计脸上。
  小伙计一个激灵醒来,看见摘星手挥着铲子站在灶台前,连忙起身。他坐着睡得,腿上血脉不通,猛地站起来,只觉得大腿发酸,膝盖发软,实在支撑不住,噗通一下又坐在地上。
  摘星手顾不上管他,低头往砂锅里看。只见砂锅里花雕酒泡着熊掌,非但没有半点热气,还浮着几片冰碴子。摘星手顾不得其他了,把手伸进锅里,往锅底上一摸,只觉得锅底上好像有一粒一粒的东西,排布出规则的形状。回头招呼小伙计过来,把熊掌取出去。
  摘星手一手按着锅底的颗粒,一手握着砂锅的把柄,把花雕酒倒出来,把手拿开了,让小伙计拿灯照着,低头往砂锅里一看。只见那一粒一粒的分明就是盐,全都没有化开,在锅底浅浅的排成手掌大的一个“冷”字。

  饭馆子的东家操心第二天的宴席,只想着县令都在自己的馆子吃饭,这名头打出去,不愁财源广进。心里高兴,睡不着觉。听见厨房里砸碎了东西,以为是进了贼了,怕糟蹋了食材,耽误了明天的宴席。一面一床一面大喊抓贼。等他出了门,店里的伙计早就聚了一团,操着笤帚板凳,跟着东家气势汹汹杀向厨房。
  进了厨房,看见摘星手在灶台前跺脚,小伙计在一边愣神。东家不知道怎么回事,凑过去向摘星手打听。摘星手道:“我自问山神土地该伺候的也伺候到了,不知道是哪路神仙跟我过不去。”就把炖熊掌的锅火热,里面的汤水却结冰的情形跟东家说了。东家听罢也不知道该如何,把那守夜的小伙计叫过来劈头盖脸地一顿骂。
  那小伙计拉着哭腔道:“赖我,赖我做什么?天不亮就叫起来了,白天忙的脚不沾地,晚上还不让睡,让守夜。守什么夜,炖出来的熊掌我又吃不着。还得吃苦受罪,还得挨骂遭脸色,这日子过得还不如那个叫花子。”
  摘星手听了,心头一动,把他拦住:“什么哪个叫花子?”

  小伙计道:“昨儿晌午来了个叫花子,让谁谁一顿骂走了。人家挨骂归挨骂,可不用干活受罪。哪像我,又得吃苦受罪又得挨骂。”
  摘星手听罢,不再理他,把撵走乞丐那伙计叫过来问他:“那是个什么样的乞丐?”
  那伙计道:“乞丐嘛,还能怎么样,就是破衣烂衫,浑身虱子。”停了一停,道:“那乞丐还缺了一只耳朵,腰里缠着个红布条。”
  摘星手听罢,叹气道:“你也是不懂事,腰里缠红布的乞丐怎么能赶呢?”东家也奇怪,问摘星手有什么讲究。摘星手道:“乞丐不避凶宅,不怕荒庙,但凡有个落脚的地方都能过夜。日子久了,身上阴气重。所以时常都是一身灰黑脏兮兮的。但凡身上敢带着红布的,那都是法力高深的大叫花。这回是惹上事了。”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