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27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摘星手道:“成。”回头嚷一声:“哪位帮帮忙,取一坛子烧酒来。”早有凑热闹的噔噔跑下楼,抱了一坛子烧酒上来。摘星手又嚷道:“谁把油锅拿来?”就有人跑进厨房,把油锅端过来,顺带着把他炒菜用的勺子也拿来了。
  摘星手把汤盆里的汤泼了,拍开烧酒的封泥,咕嘟嘟把烧酒倒进汤盆里。把铁勺接过来,再使了个巧劲,在汤盆边上轻轻一磕,叮当一声响,蹦起一丁火星。摘星手顺势把铁勺往汤盆里一歪,勺子里已经浅浅地铺了一层烧酒。他把勺子一颤,酒气腾起来,那火星正好落在酒气里,呼地一下冒起一层青白色的火苗。摘星手把这火苗往汤盆里一送,哗地一下整盆酒都着了起来。汤盆边缘还沾着水迹,让火苗一烤,嘶嘶作响。

  摘星手把油锅往汤盆上一放,过了一阵,就闻见有油气冒出来,锅里的油也开始翻花了。摘星手抄着铁勺指着桂五爷道:“把眼睛睁大,你看好了。”说罢走到窗前,嘴里说一声:“着”,铁勺往虚空一晃,只见勺子里顿时多了个明晃晃的东西,有鹌鹑蛋大小,远远看着似乎不十分刺眼,但是要盯着它看,看那一团光里裹着的东西,却怎么也看不清楚。桂五爷冷笑一下:“想不到你个厨子,还会月亮门里变戏法的手艺。”他刚说完,有个跟着他来凑热闹的从窗外把脑袋缩回来,对桂五爷道:“五哥,不对,天上的北斗少了一颗。”桂五爷听了,没反应过来,探着脖子问他:“什么?”

  摘星手也不理他,右手拿着铁勺,勺头飞速打转,那一团亮光在勺子里飘飘悠悠地想要飘出去,却总被勺子拦下来。左手拿起一颗鸡蛋来,指甲一划,蛋壳上划出一条线。手指一捏,蛋壳沿着那线成了两瓣。手腕一甩,蛋清飞出来,泼在勺子里那一团亮光上,只把蛋黄留在蛋壳里。那团亮光上裹了鸡蛋,不再飘动。摘星手把铁勺往油锅里一送,只听哗哗地声音作响。再把铁勺往回一收,只见勺子里有鸡蛋大小的一个白团儿,好像霜糖团起来的丸子一样。

  桂五爷看看窗口,再看看摘星手勺子里的团子。窗口那人急得跺脚,冲着他嚷道:“五哥,你倒是过来看呐,真的少了一颗星星。”
  桂五爷将信将疑,快步走到窗子旁,把脑袋探出去,过了一阵,又把头缩回来,说道:“不过是让云彩遮住了,有什么稀奇的。”

  摘星手不管他,取了个干净的碟子,把勺子里的白团子轻轻搁在盘子里。又走到窗口,嘴里一声“着啊”,勺头又是一晃,勺子里又多了一团白光。那一直在窗口的闲汉拍着窗棱嚷:“又少了一颗,又少了一颗啊。五哥,不是云彩,天上没云彩。”
  其他人听了,都涌到窗口,抬头望天,只见天空清朗,星斗繁茂,圆圆的挂着一弯月,好像十六七岁的女孩笑得眯起了眼。转着脖子在天空寻觅,怎么也找不到北斗星。那一直把在窗口的人抬着胳膊往天上指:“那儿,那就是北斗星。”其他人顺着他的胳膊看过去,果然看见几颗星星组成勺子的形状,但勺把上让人摘去了两颗,只留下五颗星星在眨眼。
  这功夫摘星手已经炸完了第二颗,挥着勺子吆喝着:“让一让嘿让一让啊。”朝着窗口杀过来了。周围的人让开一条道,把他让到窗口,哗一下又把让开的缝隙合起来了。一个劲儿往他身边挤,也不怕让油勺子弄脏了新长袍。
  只听见摘星手嘴里连着五声“着啊”,那勺子里顿时亮得晃眼,隐隐约约能看见五团亮光。抬头望天上看,本来北斗七星的位置空空荡荡的,好像谁在老天爷脸上贴了一块黑膏药。
  这一群人又是惊,又是怕,吵吵闹闹成一团。摘星手也不管他们,自顾自把那五团亮光炸好了,盛在盘子里,端到桂五爷跟前,道:“五爷,北斗七星给您炸好了,动筷子吧。”
  桂五爷看看盘子里,嘴角微微颤抖,强打起勇气道:“我就不信你个耍戏法的还敢给爷下毒。”说罢连筷子也不拿,直接伸出手去捏起一个团子来。只觉得那团子又温又软,但是轻飘飘的没有什么分量。眼睛一闭,往嘴里一塞,舌头一碰,只觉得那团子的外皮已经化开,里面涌出一股温热的液体,顺着喉咙就下去了。似乎也没有什么滋味,但嘴里隐隐约约地有些甜津津的感觉。
  桂五爷把那团子吞下去,扯着嗓子对摘星手道:“爷就吃了,怎么着?”
  摘星手道:“还有六个,你得一起吃了。”
  桂五爷终究是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东西,心里发虚,道:“爷今天没食欲,不吃了,不吃了。”
  摘星手道:“五爷,这不成,北斗七星不分家。你吞了一个下肚,让剩下这六个怎么办?”
  桂五爷道:“你个臭变戏法的,五爷懒得跟你计较,你还蹬鼻子上脸了。”就要发作。跟着他来的本家把他拽住,贴着耳朵道:“五哥,能变出这种戏法来,这人惹不起。”说着拽着桂五爷要走。桂五爷就坡下驴,还回头扬着胳膊冲着摘星手嚷嚷:“小子,爷跟你没完。”脚下却不闲着,迈着小碎步一溜烟跑到门外去了。背后摘星手端着剩下的六个团子朝他喊:“五爷,这六颗星星不能剩下,要出祸事。”

  桂五爷等人一溜烟跑出来,拍胸脯长出气,说没想到遇上这么离奇的事。就有人提议,要去喝花酒,给桂五爷压惊。

  扬州码头上常年停着花船,这一行人到了扬州码头上,找了一条花船上去,摆了一桌子酒菜,叫了几个姑娘,陪酒的陪酒,唱曲的唱曲。热闹起来,桂五爷也把吃了摘星手的油炸北斗忘到九霄云外。
  正搂着姑娘听着曲儿,桂五爷隐隐约约听见有孩童哭泣的声音。把老鸨叫过来,问她:“什么人在哭?”
  老鸨陪笑道:“五爷赏光,姑娘们乐来不及呢,哪有哭的。”
  老鸨话音未落,那哭声忽然大了起来。桂五爷听着心烦,以为是岸边的小孩在哭,就吩咐老鸨把船划到水中央去。老鸨不敢忤逆,出去吩咐龟奴划船。不想离岸越远,那哭声反而越响亮。桂五爷捱不住了,走出门外,只见围着船有一圈亮光。走到传边,低头往水里一看,只见水里有六个穿着白袄子的娃娃在哭。看见桂五爷了,都拍着手破涕为笑。桂五爷以为是落水淹死的孩儿魂魄,吓得往后一个踉跄。只听见船上其他人一阵惊呼。低头一看,自己胸前亮起一片亮光。接着觉得心肺一疼,肚子上裂开一个口子,一团亮光冲出来,噗通一下掉到水里去了。再看水里缓缓升起七团亮光,排成北斗七星的形状,飘飘荡荡,越飞越高,贴到天幕上去了。

  桂五爷肚子上让开了一个口子,却不疼不痒,也没有流血,只是那口子似乎连着肠胃,喝汤的时候总是漏出来。没有法子,到同宝斋讹了一块青田石,求苏州手艺人石梅芳拿着雕了个带螺纹的楔子,这才把肚子上那口子拧上了。
  后来桂五爷的坟被挖了,相传盗墓贼就是冲着那块青田石去的。
  日期:2018-03-25 19:57: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