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24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二老爷爷在那人家里吃了鸡蛋,路上又吃了两个烤红薯,还没到家的时候就觉得肚子里锣鼓喧天红旗招展,不对,黄旗招展,一进家门就扎进茅厕里去出不来了。这场肚子拉得那叫一个昏天黑地,腿酸脚软,卧在炕上爬也爬不起来。旁人听说了笑得肚皮疼,说鸡蛋配红薯那叫翻肠子药,意思是吃了鸡蛋配红薯,得拉稀拉到肠子翻出来。笑我二老爷爷见识短,连这个都不知道。
  那时候已经要开春了,这雁行客三五成群的就离家北上去做活计。跟我二老爷爷在一处扛活的一个后生就来找他,约他一同上路。我二老爷爷倒是想挣扎起来,奈何腿软得跟面条一样,站都站不住。那后生看了直摇头,说:“我听说了,有个东家给的工钱多,我得先上路了,怕去晚了人手够了没有我的分。”于是撇下我二老爷爷,跟其他几个后生一道上路了。
  我二老爷爷坐在家里长吁短叹,心里委屈。说自己要是不送银子给那户人家,就不用吃这个红薯配鸡蛋的泻药,也不会耽误自己挣钱。非但不会耽误自己挣钱,还能多占一笔银子。自己明明是依照良心办事,怎么反而落下这么个结果?天天坐在炕上骂老天爷,说你狗X的过年肥肉吃多了吧,猪油蒙了心,不分好赖人。
  不过他也没骂多久就闭嘴了。因为过了没几天,那后生的家人上门来借钱。问这后生的家人借钱做什么,人家回答说是办丧事。再仔细一问才知道,他们那一拨人坐船过河的时候被大浪掀翻了船,一个人也没有上来。
  我二老爷爷听罢,当时就愣怔了,坐在炕上半天回不过神来。就说多亏了这一场腹泻,不然自己这会儿也在奈何桥上交过路费了。那女主人虽然是无心,可确实是救了自己的性命,这份恩情不能忘了。想想他们孤儿寡母的日子过得艰辛,于是筹措了些钱打算给那家人送去,多少是个帮衬。等他肚子好了,再去那女主人的家的时候,却发现寒窑里空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向旁边的邻居打听,那邻居就说这一家的妇孺刚搬走不久,说是去内蒙投奔女主人的哥哥,具体下落就说不上来了。

  日期:2018-03-22 20:49:21

  《斗法》
  故老相传,各行各业里,年头久了,都会有法术流传下来。在朔阳,当年就有八仙的说法。所谓的八仙,并不是铁拐李吕洞宾他们哥们八个,说的是八个容易出高人法师的行当。这八仙里面,分为两个档次,上三仙说的是乞丐匠人郎中,下五仙是戏子**屠夫衙役买卖人。之所以分成两个档次,是因为一般认为,上三仙的法力要高于下五仙。之所以产生这样一个认识,与乡民口中这八仙的法力来源有关。上三仙中,当乞丐的,白天向人乞讨,人们都嫌弃他。夜里住宿在荒庙古冢里,野狐鬼怪却不嫌弃他。久而久之,乞丐自己也觉得跟人疏远了,跟鬼狐亲近些。于是认野鬼当兄长,认狐精当干亲。既然近鬼非人了,法力自然高强。匠人这个行当,木匠是把天地间本来有的树木变成天地间本来没有的家具,瓦匠是把天地间本来有的泥土变成天地间本来没有的屋舍,这是从无中生有,改变天地的能耐,法力没法不强。郎中治病救人命,要在鬼门关口夺魂魄,抢了判官笔改生死簿,拍阎罗王的桌子要寿命,这能耐也不小。上三仙的法力,都有些逆天改命的意思,所以高一些。到了下五仙这里,戏子要演绎人间悲欢,一场戏下来就是一世。**这个行当,本来是最悲惨的,偏偏文人骚客笔下又浪漫得厉害,非常别扭。屠夫是索命的活无常,只不过索的是畜生的命。衙役天天与官员打交道,能科举高中的官员在百姓眼中都是天上的文曲星,是神仙一样的角色。偏偏衙役两脚踩在泥地里,不得不用些鬼蜮伎俩做事情,又带着三分鬼气。自己带着三分鬼气,能跟神仙打上交到,这也算是沟通鬼神了,所以有法力。买卖人沟通有无,把江南的丝绸运到漠北,把云贵的檀木运到京津,也算是带动了天地之间的生气,所以有法力。当然了,所谓八仙只是个统称,比如匠人这个行当,木匠瓦匠当然算,厨子也被算到这一类里面。

  光绪年间,朔阳有个有名的饭馆子,叫作摘星楼。名字叫得很响亮,给人一种危楼高百尺的感觉。其实这楼就两层,楼下一层摆小桌,楼上一层是雅座。二层的小楼也敢取“摘星”这个名字,是不是涉嫌虚假广告了,工商局怎么也不管管?还真不是,摘星楼之所以取名叫摘星,不是形容楼高,而是因为这饭馆子的主厨绰号叫作“摘星手”。他有多大能耐,敢取这么狂的名字?这里边又有一段故事。

  这摘星手是朔阳本地人,十八九岁的时候家里没了粮,活不下去了,走西口,去了内蒙,在包头附近,给人家放羊饱肚子。包头是晋商的重要据点,那年头三晋商号有钱,能在里面当学徒,跟今天拿了阿里的offer一个感觉。给伙计的待遇也好,内蒙寒冷,秋冬时节商号里就炖羊肉给伙计们暖肚子。商号里的厨子就带着伙计们去买羊,正好挑到摘星手放的那一群羊里,有一头羊长得壮硕,这厨子就相中了,要买这羊。摘星手就凑过去给厨子递话,说这羊不好,膻味重。厨子说我在菜墩上呆了多少年了,还分不出来哪个羊好哪个羊不好?当时就掏出钱来了,说就买了这头羊。摘星手的东家点头哈腰把钱接过来,抬头挺胸指挥摘星手把羊捆起来。不想摘星手噗通给那厨子跪下了,求那厨子换一头羊。

  这厨子就奇怪了,让他起来,问他怎么就舍不得这一头羊。摘星手这才说出实话来。说他有一回放羊,打了个盹儿。等到睁开眼的时候羊群都不见了踪影。这群羊有七八十只,卖了他也赔不起。东家又和王爷沾亲带故的,追究起来,只怕得让臭打一顿扔出去喂了狗。所以他当时就吓湿了裤裆。正打算逃跑的时候,这只羊不知道从哪里蹿出来,站在他跟前不走了。摘星手也不知道怎么想的,就朝那羊嘀咕,说只要这羊帮着把羊群找回来,他就想法让这羊颐养天年,不被杀了吃肉。说来也奇怪,他话刚说完,那羊就朝着他点点头,溜溜达达在前面走。摘星手紧紧跟在后面,走了一段路,茫茫草原上莫名其妙冒出一片小树丛来。摘星手跟着那羊走过去,仔细一看,吓了一跳。远远看着是一片低矮的树丛,走近了才看见树干树杈都是骨殖的形状。只见自己放的那群羊正在树丛里吃草,赶紧把头羊揪出来,赶着头羊往回走,后面的羊看见头羊走了,欢快地咩咩叫着跟上来。摘星手赶着羊群匆匆出来,走了一段路,回头望去,只见草原笼罩在一片薄薄的雾气当中。一阵风过,吹散了雾气,只见四野坦坦荡荡,没有一丝树丛的踪迹。

  摘星手就跟那厨子说,这羊救过我,我答应过让它颐养天年。就求厨子放过这羊,再挑一只。
  厨子听罢,冷笑一声,说这羊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一群羊都是沾亲带故的,它为了自己一条性命,一股脑把一窝羊都出卖了。看在摘星手求情的份上,饶他一条命,但是不能就这么放过它。说罢从腰间摸出刀子来,把那羊的半个耳朵割掉了。扭头又对摘星手道:“你连一头羊的不肯辜负,日后也不会对不起我。”于是就收了摘星手作徒弟。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