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22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牛凤山因为赎袍子的事,得罪了吴家,呆不下去,早就换了一家小当铺。东家原以为他是大当铺当过朝奉的,很是器重了一番,把他放在二柜。奈何牛凤山夜里当城隍,白天当朝奉,精神不济,看走眼了几样东西。东家也是怕得罪了牛家才没有裁撤他,但也不甚待见,又把他放回末柜,也没甚油水。之前忙着阴司的事,阳间的日子反而过得稀里糊涂。等到罢了城隍这官职,才反应过来自己已经四十出头了。想想人家的大喜大悲,不过是自己手下轻轻一笔,就有些看淡红尘的感觉,安守在他那末柜,一守就是十五年。这天清早当铺才开门,就看见进来一个人,手里托着什么东西,看那身形有些眼熟。等走近了,才看见居然是刘判官,手里又托着那皮袍子。

  刘判官见了牛凤山,也是一愣,继而两个哈哈大笑。找个馆子喝两盅酒,就听刘判官述说过往,说姚海山充军之后正赶上征伐大小金川,他本来就有功夫,在战场上如鱼得水,最后做了四品顶戴的将军。老学究的后人中举之后,顶头上司正是姚海山,受到打压,一生郁郁不得志。郑司明调任他地,到任一年,治下突发瘟疫,不幸染病亡故。

  日期:2018-03-20 20:35:34
  我家的祖坟在村里。
  从我爷爷那一代人开始,家里人就都搬到县城了。可是每年过年前一两天还是要回村上坟。我们在祖宗的坟前磕头,想象着祖宗在坟里看我们。我们点起一堆火,把纸钱丢进去,看着纸钱烧成灰烬。幻想着祖宗看着一堆灰烬在火焰中化为钱,伸手把钱取出来。我爸爸说他小时候烧得纸钱都是自家做的,工具是一根边缘锋利铜管子,里面有一个方框,就像钢印一样。用木头棒子狠狠铜管子,就能在草纸上刻下一串串铜钱的形状来。后来我当木匠的表叔用一块老木疙瘩抠了一个印章,左上角是一行小字“冥国银行”,下面是大写的“拾万元”,右面本来想刻个阎罗王的肖像,手艺不过关,后来就把阎罗王的肖像改成了一尊怪石,旁边配了三个字——花石纲。清明或者过年前,在印章上涂上墨水,就能在毛边纸上印下整版的冥币。读书以后才知道我们这种行为涉嫌私发货币,是重罪。可是地府也没有派员来追究我们的责任,可见阎罗王也是个相当宽厚而容易打交道的人,不是,鬼,也不对,神。

  等到我从老爹手上接过回乡上坟这项艰巨光荣而伟大的任务的时候,我们就不再自己印冥币了。毕竟时代进步了,我们那种手工作坊式的生产方式是没有前途的,我们用上了工业化生产出的冥币。印刷精美,还是彩板的。正面印着玉皇大帝,旁边有一行注释——冥国银行行长。背面印的是阎王,旁边也有小字——冥国银行副行长。我依稀记得我家私造冥币那个年代行长还是阎罗王来着,不明白冥国银行的领导班子为什么要调整。后来我注意到冥币上的数字一年比一年大,我小学时候还只是几十万,等到大学毕业的时候一张冥币的面额已经突破一个小目标了。看来阎罗王主持地府经济工作这几年阴间通货膨胀挺厉害,可见他虽然为人宽厚,但不擅长搞经济,被撸得合情合理。

  我老家所在的山村交通不便利,全是盘上公路。冬天下雪之后,背阴面的积雪不容易消融,车子开上去有些打滑。我爹认为我的能力还不足以驾驭这种道路,于是让我搭一个本家哥哥的车一同回村上坟。这位哥哥跟我的血缘关系虽然不特别近,但是也不十分远。我爷爷的父亲跟他爷爷的父亲是亲兄弟,因此祖坟也在一处,正好顺路。
  一路上我们先寒暄家中老小,继而谈些县里的人事。既然是回乡上坟的路上,那就免不了谈到与上坟相关的传闻。我就随口说了个几年前听过的新闻,说南方某地有人颇为孝顺,快过年的时候不忘了给父母上坟。那时候北方人还思虑单纯,只知道上坟的时候烧纸钱。南方人就不一样了,头脑灵活,用今天的时髦话说,就是脑洞大。不但要烧纸钱,还要烧别的东西,比如别墅,比如轿车,比如手机,比如存折。这位孝子兄是个潮人,那时候乔布斯还活着,苹果手机还是非常彰显身份的东西。这位孝子兄进了烧纸店,发现烧纸店的老板也是非常与时俱进,居然有纸糊的爱疯出售。于是孝子兄大喜,给老爹老妈各配了一个,随着纸钱元宝一同焚化在坟前。

  当天夜里喜滋滋入眠,睡着了不久就梦见二老来找他。开口就问:“儿啊,手机收到了,充电器在哪?”
  孝子兄从梦中惊醒,出了一头冷汗。第二天赶紧补买了手机充电器给爹妈捎(烧)过去。
  我哥听罢不为所动:“多大点事儿。”
  我问他:“这特码不吓人吗?”
  我哥道:“这种事儿我这几年都听木了。我有一个朋友,看了一部纪录片,讲环保的。看完以后就魔怔了,开始讲环保了,上商店买东西人家白送他塑料袋他都跟人家急。到了清明了,该给祖宗烧纸钱了,他一琢磨,这厚厚的一打纸钱,这哪是纸钱,那分明就是大树啊,烧了多可惜。烧大树也就罢了,还污染空气。他就说不行,不能烧纸钱。他说不烧,他爹妈也不答应啊,让老爷子拿拐杖指着龟孙儿兔崽子地骂了半宿,老实了,妥协了,答应给祖宗上坟烧纸去了。进了烧纸店,老板给他推荐,有这个,阴间用的美金,英镑,还有那个那个欧元,都有,全了。他看了直摇头,说不行,面值太小,烧得烧了不够祖宗花的,少得多了又有违他环保的理念。就问老板,说有没有烧得少还管事的。老板也有办法,说这个还真有,给他翻出来一个纸信封,里面是一张硬纸片,巴掌大小,蓝底子上印着鬼爪子一样的红花。上面钢印着号码,还黑乎乎地印着磁条。最上面一行字,写的是冥国银行彼岸花卡,右下角也是一行小字,一共四个,冥国银联。老板跟他说,这就是阴间用的银行卡。把这玩意儿烧下去,想要多少钱,自己上自动取款机里提去。我这朋友听了,就乐滋滋拿了这卡回去了。人烧纸店的老板还没好意思跟他要钱。”

  我说:“别往下讲了,我猜到了。是不是他上坟烧了这卡以后,祖宗上来找他要密码了?”
  我哥嘿嘿笑:“还真不是。这小子精,他想到这茬了,就问老板了,说拿银行卡取款不得有密码吗?问那老板这个银行卡的密码是多少?”
  “把老板问住了?”
  我哥摇头:“这老板也不是吃素的,把装卡的信封撑开来给我朋友看,里面有一行小字,写着密码,冒号,后面跟着四个阿拉伯数字。”
  我听了拍着大腿叫绝:“这老板是个人才,把点儿创造力都浪费在伺候死人上门了,可惜了了。你那朋友交差了吧?”
  我哥叹气道:“人算不如天算呐,他还不如当初就烧纸钱呢。”
  “这是怎么个说法?”
  我哥道:“他把那卡连着信封一起烧了,也以为出不了差错。半夜做梦梦见他爷爷了,手里挥舞着着那银行卡气得白胡子乱颤。冲着他嚷嚷说阴间没有自动取款机,有钱也取不出来,上阳间给他托梦花的路费还是借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