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12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位前辈是中了举人的,后辈童生们少不得狠狠拍他一番马屁。这一轮马屁拍下来,已经到了后半夜。因为已经宵禁了,所以也没有放这些童生们回家,就让在县学里对付了一夜。
  第二天一早这童生回到家里,他的妻子出门迎接他,告诉他说昨天夜里自家的狗忽然发狂一样叫,然后就来了一个人敲门。这人也没进门,手里提着一个包袱,说是之前欠下童生的债,是来还钱的。也没多说话,留下包裹就走了。童生的妻子说她提着那包袱,里头稀里哗啦的乱响,而且分量也不轻,好像是一兜子元宝。因为不知道这笔钱有什么说法,所以她也没敢打开看那包裹,就把它原原本本地放进柜子里了。童生的妻子就问这童生这还钱的是什么人,童生什么时候放出去这么多债。

  童生听了也挠头,说自己是个老实读书人,靠着祖宗传下来的几亩薄田养活家小,哪来的闲钱去放债?再问他妻子那还债的人长的什么模样,他妻子描述了一番,童生直摇头,说实在想不起来曾经认识这么一个人。
  日期:2018-03-13 00:00:32

  童生思量一番,就猜测说是不是这房子的旧主放过债,这人其实是给房子的旧主还钱来了。因为不知道这房子已经转手卖给了自己,所以还钱还错了地方。他妻子摇头,说这个还钱的人把包裹交给自己的时候,指名道姓的说了,就是欠了这童生的债,就是来还钱给童生的。想了一阵,说童生的父亲在世的时候手脚大方,莫不是曾经有人受了他的恩惠,来报恩了。童生摇头,说自己的老爹是属饕餮的,就对饭馆子大方,怎么可能拿钱去救济别人。

  夫妻两个瞎猜了一阵,童生说不用猜了,兴许那包袱里有书信之类的东西。于是夫妻两个进了屋里,把柜子打开,童生的妻子伸手去提那包袱,却发觉那包袱轻飘飘的。慌忙把包袱打开,只见里面倒是满满当当的全是元宝,不过都是锡纸折成的纸元宝,给死人用的。
  给活人送纸元宝,这分明就是在侮辱人。饶是童生有涵养也受不了这番气,发了一通火,要把这消遣他的人找出来,拿拳头跟他好好探讨探讨人生的哲理。虽然自己不认识这个人,旁人或许认识,于是出门去找左邻右舍打听,问问各位街坊昨夜有没有见过这么个人。
  左右街坊听了他的描述,各个摇头。后来有个小孩说了,昨夜他淘气了,惹了爹娘生气,被关在大门外了。童生家狗叫的时候他正好在大门外,不过没看见什么人,倒是见着一只姜黄色的大猫在童生家门口溜达。说起那只大猫来,左邻右舍都见过。童生那宅子的旧主搬走之后,那大猫曾经在宅子里住过几天,还生下一窝小奶猫来,就在童生家搬进来的前一天才搬走的。
  童生听罢,将信将疑,回家之后查看那一兜子纸元宝,果然在里面发现几根姜黄色的细毛。后来问了问阴阳先生,阴阳先生就说老猫成精,十有八九是这猫太厚道,在童生的宅子里住了几天,就把自己当房客了,这是来送房租来了。
  童生算是祖上积德,来送房租的是个猫儿。若是命格不硬,来送房租的是带着戾气的游魂,童生的妻子被阴气侵袭,免不了大病一场。自打那以后,朔阳城里搬家的时候就有了规矩,黄表纸上一定要写上“房租概免”。就是防着这种太过自觉地精怪来送房租来。
  讲这个故事是为了说明,这搬家的时候,一举一动都有说法,一刻都马虎不得。早上就吃了一块面饼,还要时时刻刻绷紧神经,等到把搬家的这一整套仪式都完成了,张二和也累瘫了。连脚也懒得洗了,胡乱把铺盖扒拉开了,一头扎进被窝里呼呼大睡起来。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只觉得自己的胸口沉甸甸的,呼吸也不大顺畅。张二和生生给憋醒了,眼睛还没有睁开,耳朵里就听见有人说话的声音。听那声音,说话的是两个小孩。其中一个孩子说:“哥哥,这新炉子真好,火力旺,暖和。”
  另一个孩子道:“暖和倒是暖和,可是燥劲大,烤得我上火。”
  头一个说话的孩子道:“你且捱一捱吧,等那水池子来了就能好些。”
  张二和听着稀奇,心里说自己这宅子里倒是有灶,但是也没觉得有多热啊。这小孩还说什么水池子,自己也没打算在院子里挖水池子啊。
  想到这里,他就想起来看看这两个孩子是什么来路。想要睁开眼睛,却发觉眼睛好像被缝上了一样,无论用多大力气就是睁不开。心里明明知道自己已经醒来了,可是觉得身体好像不是自己的一样,好歹动惮不得。张二和心里不由得一阵恐惧,也不知道是害怕自己是瘫痪了,还是害怕自己被困在这一片黑暗里。于是死命挣扎,想要动弹一下。可是任凭他怎么挣扎,身体就是纹丝不动。心里把能想起来的各路神佛都求遍了,求完菩萨求太上老君,求完黄大仙求河神。也不知道挣扎了多久,忽然听见一声鸡啼,就觉得身上猛然一下轻松了,四肢可以动弹,眼睛也能睁开了。睁开眼睛一看,隐隐约约似乎看见一个拳头大小的孩子翻身爬到房梁上去了。

  张二和赶紧从炕上爬起来,跳到地下想要搬个凳子爬上去看看房梁上到底有什么东西。在地上走了两步,忽然发觉有些不对劲儿。低头一看,自己的脚不见了。张二和猛然醒悟过来,自己还是在梦里。又挣扎了一番,总算从梦里醒了过来。睁眼一看,四周黑咕隆咚的,还是黑夜,自己的老婆孩子在身边发出轻轻的鼾声。张二和再也睡不着了,围着被子干坐了一阵。捱到天色蒙蒙亮,他老婆也起来了,两口子下地做豆腐。张二和就把梦里的情形跟老婆说了一遍。他老婆道:“昨天吃的也不饱,你又忙里忙外的,怕是累着了。不用多想,今天我在摊子上看着,你多歇一阵。”张二和想想倒也在理,就把这事情放下了。

  过了两个月,天气渐渐凉了,薄被子抵挡不住寒气,要换成厚被子。张二和的老婆趁着换被子的时候,要把薄被子拆洗一番。拆到张二和的被子的时候,忽然惊呼一声。张二和赶紧凑过去看,只见自己的被子上,就在盖着胸口的位置,分明有四个拇指长短的黑乎乎的脚印。
  张二和想起来那怪梦里小孩爬到房梁上了,于是招呼儿子帮忙搬凳子,踩着凳子往房梁上看,只见房梁上积了一层灰。拿鸡毛掸子把灰拂去,只见房梁木头上的木纹天然形成两个拳头大小的小人。
  张二和看见这情形,心里不踏实,花钱找了个阴阳先生来给看看。那先生看过了,又问清张二和一家的生辰八字,说道:“你是炉中火命,尊夫人是涧下水命。那两个小童说的火炉池塘恐怕就是二位。这两个小童的来历,我说不详细,只能猜个大概,应该是多年的木精。你和尊夫人的命格本来是水火相克的,但是你为人方正,所以没有妨碍。住了这个宅子,你和尊夫人中间有这个木精在,水生木,木生火,正好把理顺了。要我说,住这个宅子,于你,只有好处,没有害处。”那阴阳先生停了一停,道:“老实说,我也有些纳闷。到底是因为你为人方正,所以才能有福缘住上这宅子。还是因为你命里就是个有福气的人,所以才能心境沉稳,不屑于做那些歪邪的事情。”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