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8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丁山在玉枝儿处一躲就是三个月,同是苦命人,难免共戚戚,于是渐渐生出情愫。那丁山就向玉枝儿许诺,倘若有一天他陈冤昭雪,就娶玉枝儿为妻。
  又呆了一个月,突然传来消息,鳌拜被康熙降罪,其党羽被一网打尽。那位官员是鳌拜的铁杆心腹,替鳌拜挡过刀子,自然也被投入大狱。可怜一条好汉子,没死在战场上,却被拷打致死。这位官员判的案子,也全被翻过来。丁山等人也被当做受到鳌拜一党迫害的活标本,坚决与鳌拜党人斗争的典型,受到奖励。
  丁山与玉枝儿垂泪相别,回乡去禀告父兄,向玉枝儿提亲。玉枝儿还担心丁山家人嫌弃她出身不好,丁山说山西商人多是贫苦出身,没有那么多酸了吧唧的讲究。玉枝儿这才安心,在扬州等候。
  回了朔阳,向父兄长辈说了情由,满以为父兄会一口答应,却不想丁家不同于其他商家。其他商家都是往大漠里做买卖,没受过多少朱子的教诲,讲究的无非是为人忠直,谋事守信之类土的掉渣的道德标准,三从四德之类的高端货不大熟悉。丁家就不同了,因为修养要高出一般人家一筹,所以断然否决。丁山在扬州闯了这么个幺蛾子,再也不许他离家,托了一个媒婆,说合了本县一个老秀才的闺女。丁山身处困境时,脑袋发热,许下海誓山盟,如今在朔阳生活悠闲,看那老秀才也是个不小的地主,与自家门当户对。那玉枝儿不过是残花败柳,如何比得上大户的小姐。再加上他父亲因为他的事担惊受怕,大病一场,不久亡故了。丁山觉得若不是自己在玉枝儿处与那些文友上贺表,父亲不至于亡故,于是心中就把玉枝儿当做自己的灾星一般。

  父亲亡故,儿子守孝三年,三年孝期满了,到了第四年,就要接秀才的闺女过门。凤冠霞帔都备下了,就在拜堂前一天,那玉枝儿寻上门来,见丁山家这副举动,心里知道缘由,当场昏厥过去。丁山心中惭愧,把她救醒,那玉枝儿拿出一双大红绣鞋,说也不奢求与丁山如何,这绣鞋是她备了给自己拜堂时穿的,如今人不能过门,只求这双绣鞋可以过门,求丁山把这双鞋赠给他夫人。
  丁山听她说得凄切,于心不忍,于是答应下来。又支了些钱给她做路费,送她回扬州。从此只当不知道有玉枝儿这人。那绣鞋做得精巧,丁山只说是请的师傅做的,他夫人甚是喜爱,天天穿着。

  过了一年,丁山的夫人回娘家,娘家人有个小丫头却说回来的不是自家的小姐。丁山听了留心,果然发觉这夫人越来越像玉枝儿。他心里有鬼,托词去了趟扬州,打听后才知道玉枝儿回扬州不久就病死了,掐指一算,正是自己拜堂那天。他带了心腹的伙计把玉枝儿坟墓挖开,棺材里躺的分明是自己夫人,伸手一碰,又活了过来。带着回了朔阳,却听丫头说夫人病了,也不见人。他闯进内堂,却发现躺在床上的是绣成的一个人形,用手一碰,碎成粉末。

  后来老人们便说,所谓绣鞋,其实是绣鞋,都是窑姐中流传的法术。
  日期:2018-03-09 20:03:46
  《八仙墙》

  朔阳这地方,追究起来,春秋时候就上过史书,当时是狄国的领土,晋文公重耳出走避难时曾路过此地。战国时先属中山后属赵,赵武灵王下令筑城屯兵,防御匈奴,就是朔阳城的前身。如今城关附近还有一截土墙,据说是赵长城的遗迹,不知真假,但建国前确实有人在附近打井时挖到过刀币。边关地方,中原文明与草原文明碰撞,朔阳就是刀锋,你推我挡之间,这座城池也多次易址。每一次移位,要么是因为攻守形式的变化,要么是因为黄河河道的更改,唯独最后一次,却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康熙六十二年,朝廷一道旨意下来,要求朔阳废旧城,筑新城。朔阳旧城是明朝中期为防范蒙古骑兵建设的,与长城配套,无论从军事角度还是民用角度讲,都是一个比较好的选择。县里官员实在闹不明白朝廷这道脱裤子放屁的旨意是吃了什么番薯放出来的,于是托了关系去打听。从户部打听来的说法,是账上缺钱,要通过筑新城向地方富户募捐填补亏空。从兵部打听来的说法,是有传言葛尔丹余部要作乱,朔阳一带兵力薄弱,因此要把旧城腾空专门驻军,建一座新城安顿百姓。从钦天监听到的消息,是新近整理汤若望的笔记时,发现其推算朔阳一带将有大水,因此要疏散百姓。从御史台打听到的消息,是朝廷打仗欠了晋商钱,不知道从哪听来的消息李自成把宝藏埋在朔阳,因此要挖宝藏。还有从宫里探出来的消息,说是皇太后做了噩梦,梦见黄河边上伏着一只大蝎子蛰了她,醒来照着地图一看就在朔阳城的位置。雍和宫的大喇嘛说这是风水上的妨碍,所以要把朔阳城废了。一圈打听下来,说法一个比一个扯淡,但要废旧城建新城这个是没错的。于是县官带队,征用民夫,新修了一座城池。移民完毕,也没见驻军,也没遭水灾,旧城就那么荒着。至于朝廷这道旨意的用意,谁也闹不清楚,渐渐也没人关心了。风扫雨打,房坍梁圮,这座旧城没了人烟,长齐了荒草,再也无人问津,倒是羊儿喜欢往这里钻。

  朔阳治下有个村子叫柳林,柳林两个放羊娃结伴放羊。半大的孩子天生就跟孙悟空沾亲,铁链子也拴不住。羊儿专心吃草,他们专心下河摸鱼,上树掏鸟,倒是和谐相处,互不侵犯。等到日头落下,西边乌黝黝的山头上泛起一片火烧云的时候,就该赶着羊往回走。其中一个放羊娃把自家的羊群收拢了,扫了一眼,说不对,少了一只羊。因为他家有只半大的羊羔子,生下来的时候就跟别的羊儿不大一样,浑身白毛,偏偏在脖子上长了一圈红毛,乍一看就仿佛那羊儿脑袋被齐着脖子斩下来又接上去一样。要是别的羊羔子丢了,这放羊娃也未必就能发现,但这羊羔子特征明显,所以放羊娃一眼看过去没看到它,就知道这羊羔子丢了。

  羊羔子丢了,就要去找。丢了羊这娃儿叫张二长命,另一个叫张满仓,是出没出五服的本家兄弟。若是换了别人,这张满仓也就自顾自赶着羊走了。但因为是自家人,情面上下不去,于是把自己的羊群收拢了,帮着张二长命去找那羊。也是老天作美,前一天夜里刚下过雨,地上还湿漉漉的,两人转了一圈,就看见地上有一排羊蹄印子远去了。两个娃儿就顺着这蹄印子往前走,直直地跟着进了已经被废弃的朔阳旧城,远远地就听见羊咩咩叫的声音。两个娃儿紧赶几步,绕进一个大宅子,就看见那宅子当院立着一个影壁,那羊儿一条腿陷在影壁前头的一个窟窿里,走也走不了,正在咩咩叫。大概是宅子久不修缮,雨水把地砖下面掏空了,羊儿一脚踩上去被陷住了。

  张二长命连忙上前,把羊儿搂在怀里,往外拔它那条腿。但那羊腿不知道怎么让别着,怎么也掏不出来。于是喊张满仓帮忙。连喊了几声,不见张满仓答应,抬头看去,就看见张满仓正痴痴呆呆盯着那影壁,手指一动一动,嘴里念念叨叨,不知道在干啥。于是张二长命拍了张满仓一巴掌,让他帮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