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5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日期:2018-03-07 19:33:32
  《造醋》
  头一个故事,与醋有关。
  清朝的时候,朔阳城里大户排行,头一位是朱家。那是因为朱家是书香门第,又有人出仕做官,封建社会,按士农工商排序,所以有光环加成。但老实说,朱家也就是名声响亮,要论有钱,其实是靠后的。真正最有钱的大户,不是跑口外跟蒙古人老毛子贩茶叶皮子的,也不是坐地开绸缎庄古玩店的,而是一户开酿醋作坊的。这作坊的老掌柜叫刘塘,嘉庆年间创业,到如今也是百年的老字号了。说起刘塘如何创业,官方的口径是刘塘早年在清徐当学徒,娶了某酱醋作坊老掌柜的闺女。辛苦经营,勤劳致富,才有了后来的产业。家谱里写的是,刘塘早年拜一位算命先生为师,那算命先生自称是龙须虎的门人,那祖师爷自然就是醋坛神姜子牙本人了。酿醋的本事是本门绝技,所以学到的,醋酿得特别好,酸。

  其实这两种说法都不靠谱,刘塘确实是个苦出身,父母双亡,他舅舅在太原开个不大的饭馆,就把他送到熟悉的酱醋铺子当学徒。掌柜的有个闺女,娘没得早,她爹后来连着娶了三个填房,都不到一年就没了,于是心灰意冷忙着做买卖,家中也没个女人照应,把缠足给耽搁了,一双大脚,找不找婆家,这才便宜了刘塘,招他入赘。本以为等老丈人两腿一蹬,他也能体验体验当老板的感觉。不想老天爷幽默感比较强,又跟他开了个大玩笑。

  他老丈人晚年碰上一个据说颇有道行的先生,给掐算了一回,说何处何处有个什么样的女子,可以讨来填房,能给他生儿子继香火。老爷子也知道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膝下只有一个闺女,精神上颇有压力,另外虽然老骥伏枥,但心里总还是对奔腾在辽阔的草原上有些许期望,于是鬼使神差的,真的照那先生说的地址,找到一处Ji院,里面一个窑姐,生辰八字,籍贯姓名,跟那先生说的分毫不差,更兼妖媚非常。老爷子就花钱将那女子赎买出来,作为填房当然是不成的,出身不正,所以娶成小妾。那女子大约自知出身不清白,也不大讲究名分,虽然是小妾,却把老爷子伺候得满意。做事也利落,操持家事,很有主张,大小里外,安排得妥妥当当。不出一个月,老爷子对这女子便信任非常,家中钱箱房契,统统交由她掌管。

  邻里左右有会算命的,就说这是老爷子上辈子积德,放了高利贷给月老,如今那小老儿拿一段好姻缘给他抵债。老爷子本来也颇为沾沾自喜,不想两个月以后,月老突然赖账了,那小妾卷了家中的现钱跑了。卷了现钱也就罢了,还拿了房契,把房子也卖给了地方上一个大族。这地方大族是诗礼世家,从明朝开始就出过学政,到了清朝还是翰林,官场上颇有门生故旧,派了管家领了五六个二小子,牵着狗提着棍到这酿醋的作坊,要把房子过户。老爷子气不过,派了刘塘去衙门击鼓鸣冤,出来个绍兴师爷,说青天父母官正在与以文会友,这些世俗琐事,怎么能打搅了谈吐圣人教化。刘塘性子颇有点执拗,师爷把话说得这么情真意切了,他偏偏不识好歹,兀自抱着那个鼓槌咚咚咚敲个不停,后来出来个班头,一顿鞋底把他打回去了。他又瞅见县衙院墙外有好大一棵柳树,心里琢磨走大门见不着县太爷,翻墙总行。于是就抱着那柳树一截一截往上爬。

  有个年老的衙役一直在旁边看戏,见他爬树,猜出八九分意思,扯着腿肚子把他从树上拽下来。大约人心跟那瓜枣一样,年纪越小越硬,越老越软。这衙役看他不愿罢休,还琢磨出这许多歪点子,叹一口气,跟他说了原委。原来那有道行的算命先生,其实是个多年不第的穷书生,那小妾还在窑子里的时候就跟他好上了。那书生没钱给她赎身,就琢磨出这么个缺德的计谋来,也不知道是书都读到狗肚子里了,还是读书多了,才明白圣贤书本来就是拿来喂狗的。一番五迷三道的话,把刘塘那老岳父给骗了,给那小妾赎了身。两人原来的计划是头天赎身,第二天就私奔。不想那窑姐更有主张,说这损阴德的事,一件也是干,两件也是办,于是顺手图谋起老爷子的家财来。把在窑子里迎来送往的本事施展开来,果然把老爷子治了个服服帖帖。不但拿了现钱,还偷了房契一并卖了。卖方也专拣有名望的大户,因为大户好面子,牵扯到这种稀里糊涂说不清的案子里,与其剖个清明,不如遮掩下来。就好像脸上起了脓疮一样,拿刀剜掉坏肉,脸上难免留疤,不如厚厚涂一层脂粉,当下还可以见人。于是就拿了房契卖给大户,两个人早就远走高飞了。大户一早就知道自己被当枪使了,也请了县令派捕快打探出了情由,但一来这作坊已经卖给了县里的班头,二来正赶上家中长辈过寿,所以要把这事情按捺下来。那老衙役就劝刘塘趁着大户没心思为难他家,把房子让出来,把这口气往肚子里咽,免得事情闹大了,这大户一个手指头下来,把他脊梁骨压断了。

  刘塘回去跟他那老岳父一说,老头子又羞又气,一口浓痰堵在嗓子眼,一口气换不过来,瞪大眼睛看着朗朗青天,手里紧紧攥着喊冤的状子,去阴间打这官司去了。刘塘葬了老丈人,眼看着柜上的现钱被卷走了,作坊被霸占了,无法可想,只好收拾行囊,领着他那大脚的老婆,回了朔阳老家。
  日期:2018-03-07 19:34:19
  刘塘也没有别的本事,只能接着开作坊酿醋。正巧朔阳有个酿醋的作坊,老掌柜好赌,被债主逼上门,悬梁了。只留下一个闺女,要贱价把这作坊卖了还债。刘塘在清徐略微有些积蓄,那位大脚娘子也有几样首饰,一并卖了,把那作坊接手过来,接着做酿醋的买卖。旧时候的手艺人,有个说法叫教会徒弟饿死师傅,要把手艺藏下来。所以刘塘学徒这些年,也没把酿醋的手艺学利落。倒是卖这作坊那女子,因为她爹常年在赌场,作坊里的大小适宜都是她一个人,所以会这门手艺。刘塘就把这女子一并雇了,相当于今天的董事局主席聘请了CTO。

  这女子的手艺倒是不赖,眼看着外面生意蒸蒸日上,不想家中后院起火。他那位夫人疑心他跟那女子不清白,醋意大发,大闹一番。从今天心理学的角度分析,其实也可以理解。刘塘是入赘的女婿,他那夫人向来都自以为高刘塘一头,难免有一股傲气。可偏偏一副大脚,今天我们讲究看脸,那个年代讲究看脚,有一双小脚跟今天长一张林志玲的面孔一样,所以这大脚夫人心底又极度自卑。一方面傲气难耐,一方面又非常自卑,有些类似今天的凤凰男,一方面是儿时玩伴中的佼佼者,傲气非常,一方面裤管沾泥,与城市格格不入,这种落差与扭曲,有时候的确会造成一些为人病诟的现象。刘塘的夫人一套一哭二闹三上吊的组合拳下来,刘塘只好把那主持酿醋的女子解雇了,自己亲自上阵。奈何他手艺不精,做出来的醋,还没有隔壁酒坊酿坏了的酒酸,生意一落千丈。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他因为生意不好时常闷闷不乐,他那夫人却总疑心他不跟自己说笑,是思念那女子,时常跟他怄气。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