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朔阳旧事-佐酒奇谈》
第3节

作者: 玩具匠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什么鞋头村?”我多嘴问了一句。
  老板也真不见外,手指在袖子上搓搓干净,伸手在我的盘子里捏了一块猪肝塞进嘴里,又把手指在袖子上往干净搓搓。两口把猪肝嚼了咽了,这才说话:“听口音你是口里过来的,总知道走西口吧?”
  我点点头。

  老板接着道:“从朔阳走西口只有一条路,渡过黄河,沿着大道往北走,走一天的路程,有一处大集,叫作鞋头村。这个地方是四通八达,一直往东能走到张家口,往西能去陕西甘肃。接着往北就是内蒙,再过去就是老毛子的地盘。以前从朔阳走西口过来的人,到了鞋头村,就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把脚下穿的鞋子脱下来,摆在面前,烧三炷香,朝着鞋子磕三个响头,把这鞋子往天上一抛,等到鞋子落地的时候,鞋头往哪个方向指,就往哪个方向走。从此以后生死富贵由天定,喜乐哀丧不由人。这一去几十年,有混出个人模样来的,腰里缠着银票回乡置办产业。也有把命丢在他乡的,一把骨头添了野狗的肚肠,一身血肉肥了旁人的田地。只留下一条魂魄飘飘摇摇返乡来,走到鞋头村的时候就不往前走了,因为鞋头村这里四通八达,魂魄不知道从那条路能够回乡。于是几百年来不知道积攒了多少游魂,绕着村子打转,盼着能找个人问路。要是平时,有人气镇着,阳气压着,鬼魂不能现身。可现在是寒冬腊月,天地肃杀,正是阴气浓重的时候。又下来一场大雪,山河素裹,仿佛天地都戴了孝一样。这种日子,任凭你八字再重,也难免一头撞进阴魂堆里。就算这游魂没有恶意,你让你这阴气一撞,轻得得走几个月霉运,重得非得大病一场。老弟,我可不是吓唬你……。”

  听到这里,我不由得心头冷笑,道:“长这么大没见过一回鬼我还真觉得遗憾,要是逮住一只随便吓唬人的送去北京,也不知道能不能给我评个‘打黑除恶小勇士,见义勇为好公民。’”
  那老板很失望,嘴里嘀咕一句:“真特么是好良言难劝……。”看见我攥着拳头瞪他,连忙改口:“还是年轻后生胆气壮,胆气壮。”
  我让他絮叨这一通,也没了吃饭的胃口,把账结了。本来还有几毛钱的零头,照以前我肯定说一句“不用找了”。可我实在瞧不上这老板的为人,盯着他一毛一毛的硬币数给我,这才起身出门。背后老板招呼:“兄弟,实在走不通了就回来,不要勉强。”
  我心里念叨:勉强你二大爷他三小舅子。一摔门帘,出门而去。
  日期:2018-03-07 19:31:39
  出了门,打着火,沿着大路走。开始是撒盐一样的雪沫子,落在玻璃上自己就弹开了。再走一阵,就落下鹅毛一样的雪花,厚厚地积在车窗上,开了雨刷都推不动。越是往前走,光线越是暗淡,路面被雪覆盖,非常松软。我也不敢往快了开了,把速度降下来。又走了一阵,发觉雪是越下越大,天地间仿佛悬了一道毛毡一样,根本看不清前面的道路。这样的道路状况很容易出危险,一来是雪片阻挡视野,看不清前面的情形,二来是雪天路滑,刹车也不机灵。我的心悬起来,思量着这路是不能走了,最好找个落脚的地方熬一宿,等到明天雪停了再上路。

  要说这时候我离开饭店也就半个来钟头,原路折回去也方便。但是刚才给那老板甩了脸子,实在不好意思再回他那店里去。再说这么一条大道,守着这条路吃饭的不知道有多少人,实在不愁找个落脚的地方。于是打定主意,再往前开一阵,到下一家能够住店的地方落脚。
  说来也奇怪,往常走这条路,时不时就能看见散在路边的“万家乐饭店”,“二黑子炖肉”之类的店面,今天一路开过去,只能看见一排挺胸抬头的电线杆。咬咬牙,硬着头皮往前走,这一走就走到了夜里七八点钟。本来冬天天黑得就早,再加上阴云密布,天地间一片黑咕隆咚的。
  我又饿又冻,再加上路面一片白茫茫的看得我眼睛发酸,精力不济,总想睡觉,可是不敢睡觉。我以前听说过,有人在野外开车的时候碰上了暴风雪。这人偷了个懒,在车里猫了一觉。等到一觉醒来,整个车都让雪埋了,车门也打不开,人也出不去,差点让困死。我心里明白,这不是偷懒的时候。拿拳头狠狠揉了揉眼睛,还是觉得困。把车里的收音机打开听广播提升,胡乱挑了一个台,放的是音乐,我也跟着瞎哼哼。那节目似乎是关于怀旧老歌的,放的是高凌风的《大眼睛》。一曲终了,正唱到“我不能不看见,你的大眼睛”的时候,忽然车前光线一闪,似乎有个黑影掠过。我扭头一看,就在我左侧,紧贴着车门玻璃上,有一双大眼睛死死盯着我看。

  我当时就吓得怪叫了一声,两腿弹起,膝盖磕得生疼。手上用力掰了一把方向盘,车子乐颠颠地打了个转,在雪地里跳起圆舞曲。我慌了神,龇牙咧嘴踩刹车,好不容易才把车子停下来。这时候才发觉出了一脑门的汗,脸头发梢都是湿漉漉的。趴在方向盘上喘了好一阵,这才把气喘匀了。回头再看车窗玻璃,那双大眼睛还在,可是我却不害怕了。因为我认出了那张脸,黑头发,黑褐色的皮肤,分明就是海尔兄弟里那黑娃娃。

  也不知道是哪家店里的招贴画没有固定好,被风雪撕扯下来,又拍在我的车窗上,把我结结实实吓了一跳。总不能让他就那么在我的车门上趴着,这大雪天的,他就穿了一个裤衩,看得我也怪冷的。于是开门下车,把海尔兄弟扯下来,随手一扬,让他随风冒险去了。这才返回车里,正要踩油门,发觉自己找不着道路了。
  刚才车子打滑,我从公路上下来。想要重新回到公路上去,这才发觉雪下得太大,到处是白茫茫的一片,高低起伏也不明显,根本分辨不出那里是土地,哪里是公路。

  我脑袋里嗡的一声响,也不知道该往那边打方向盘。于是又从车上下来,四周走走看看,寻摸着能不能找个电线杆子之类的标志物,好重新回到公路上去。
  走了没几步,就觉得脚心的位置发凉。也怪我臭美,穿了一双敞口的棉皮鞋。要是走在水泥路面上,倒是也暖和,可是一脚踩到雪地里,雪沫子就顺着鞋口往鞋子里灌。实在不舒服,于是把鞋子脱下来提在手里想把雪沫子倒一倒。金鸡独立的姿势能有多稳当?况且还吹过来一阵没有眼力劲儿的怪风。我身子一歪,重心不稳,嘴里“哎哎”地吆喝几声,两条胳膊不自觉的画着大圈,手指不由得一松,那些字顺势飞了出去,“啪嗒”一下飞出去老远。我也一屁股坐在雪地上,好在积雪很厚,没觉得疼。

  这么大的雪,稍微缓一缓那只鞋子就得让雪给埋了,那时候再想找就不容易了。连忙从雪地里爬起来,也不顾的一只脚上没穿鞋了,赶紧一脚深一脚浅地朝着鞋子落地的方向赶过去。从雪里把鞋子捡起来,倒扣过来用力敲几下鞋帮,好把里面的雪片抖出来。把鞋子穿在脚上,把腰直起来,隐隐约约看见前面不远的地方似乎有灯光。我把眼睛眯起来看,何止是灯光,灯光下面模模糊糊地似乎还立着个广告招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