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18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边林浅还没苏醒,那边就已经破案了。

  是蓄意报复没错,但与顾城骁没半毛钱关系,而是林浅自己惹的祸。
  这帮小年轻全是汪洋招来的,而汪洋本人,此时正在军区总院的骨伤科住院养伤。
  据调查,汪洋的左腿,正是前阵子被林浅打断的,打断的!
  顾城骁看着警方提供的最终调查报告,神情极为复杂,心情也极为复杂。
  他原以为林浅只是调皮了点,哪里知道她还能闯出这么大的祸,打断人家的腿啊,真能啊。

  重点是,汪洋可是B市首富汪海成的独生子,汪海成的发家史一直是毁誉参半,官方表述是他白手起家,可小道消息说的全是他走私贩毒,赚了钱之后洗白上岸,然后又是建学校建医院的做了无数慈善事业。
  汪家在京城也是举足轻重的商贾之家,林浅却打断了人家独苗的腿,光是这一点,顾城骁也是佩服她的。
  但佩服,不代表认同。
  天色大亮,外面秋高气爽,明媚的阳光越过窗棂,跳跃着进到房间,令整个房间都暖意洋洋的。
  林浅的额头贴着一块正方形纱布,鼻青脸肿不在话下,就这样了,她照样睡得舒舒坦坦,是的,医生说她只是有些轻微脑震荡,其他都是小伤,并无大碍。
  顾城骁一宿没合眼,担心、疑惑、生气、无奈,全都写在脸上,下巴和嘴唇上有了些许青灰色的胡渣,平添了一丝成熟男人的魅力。
  “嘶……”终于有了要醒的意思,她吃力地睁开眼睛,两个眼眶都是肿的,眼皮似如千斤重,硬生生撑开,疼得要命。
  可是,当她的视线触及到那个冰冷的男人时,她又把这份疼痛给忍了下去,貌若无恙地说:“嘻嘻,早上好呀。”
  顾城骁白了她一眼,讽刺一句,“还能笑,说明伤得不够重。”
  “……”
  “疼?”
  “不疼,一点都不。”
  死鸭子嘴硬,顾城骁没好气地说:“那再来几拳?”
  “……”
  自知理亏,林浅难得没有怼回去,环顾四周,她这是在医院病房里歇着,而顾城骁,想必是守了她一晚上。
  “不用你管我,”她突然变得固执起来,“我已经自己解决好了。”
  自己解决好了?她所谓的解决好了,就是打一架?

  顾城骁拉了一把椅子,端端坐下,不急不缓地说:“我没想管,也不用我管。”
  林浅暗自松了一口气,她躺在床上,动动四肢,感觉身上的每一块肌肉都在痛,她低垂着眼眸,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她也要面子,她也有自尊,她不想自己这么狼狈不堪的一面被他看到。
  “我没事儿,你忙去吧。”她下了逐客令,故作轻松。
  顾城骁却在她放松警惕的时候突然告诉她,“警方已经破案,那十五个男青年全都抓捕归案,并且已经交待了犯罪事实。”
  “啊?”林浅吓得花容失色,挣扎着想要坐起来,她本就破了相的脸更加惨不忍睹,实在震惊,“嘶……怎么回事啊?”
  顾城骁实在看不过去,按住她的肩膀将她押回床上,厉声训道:“你给我老实躺着!”
  “……”

  “这句话应该我问你,你是怎么回事啊?”警方给了他现场的监控录像,这个林浅,一个姑娘家家的对着十五个社会青年毫不畏惧,说上就上,花拳绣腿耍得有模有样,打了十来分钟还屹立不倒。
  幸好有热心群众及时报警。
  幸好有治安丨警丨察及时赶到。
  幸好,他们没对她做更加出格的事。
  顾城骁一想到那段监控视频就后怕,那么多拳头砸在她身上,那么多脚踢在她身上,双拳难敌四手,血肉之躯,哪会不疼?
  更何况,她不过就是一个身量纤纤的小姑娘啊。
  不过,虽然她受了重伤,但那些男青年也没有完好无损,伤重的几个一样鼻青脸肿,被丨警丨察抓捕归案之后还来过医院,他也见到了。
  “林浅,想不到你胆子这么大。”
  “既然事情已经败露,那我就不谦虚了,当时要不是我脚滑跌了一跤,我未必会被打中脑门。”
  “……”你真不谦虚啊。
  “他们就是一群酒囊饭袋,我根本没放在眼里,我当时就说了,打一架,有仇报仇,有怨报怨,最后不管谁输谁赢都一笔勾销。我都懒得跟他们废话,能用武力解决的事情,绝对不多费唇舌。”
  “……”原来你是这样的林浅,顾城骁的脸色一阵青黑。

  死猪不怕开水烫,林浅现在就这态度,反正已经最差了,不怕更差,她说:“让您开眼界了不好意思,不管你愿不愿意接受,这就是我,真实的我。”
  这一夜发生了好多事,顾城骁一边接受着事情的进展,一边关注着林浅的状况,早已有了心理准备,但她这不屑一顾的态度还是让他大感气愤。
  “你就不害怕吗?”
  “为什么要怕?我说我怕他们能饶过我?”
  “你就意识不到危险吗?你是一个女孩子。”
  “女孩怎么了?女孩哪里比男孩差了?他们十几个男孩加起来,还不如我一个女孩呢。”

  “……”压抑了许久,顾城骁不停告诉自己,不能像在部队里训战士一样训她,他尽量温和地循循善诱,可她呢,巧舌如簧,丝毫意识不到自己的错误。
  “你不用瞪我,你管不了我,你见我烦就快走,”林浅即便受伤躺着,也能轻挑着下巴,说着傲慢的话,“要是把你给气伤了,我可不负责。”
  顾城骁倏地一下站起身,忍耐已经到了极点。
  可就在他刚要开口训斥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还有一个阿谀奉承的男人声音同时响起,“顾首长,我是汪海成,我把我家这个混账东西带来了,任您处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