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904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至于其他人,更是一副意料之外的神情。
  陈国富原本只是想让李牧发个言,权当是和同志们见个面,而且,他认为李牧初来乍到,铁定是不会发表什么倾向性很明确的看法的,根本没想到,这个李团长不说话则已,一说话就是让大家不知道如何是好的话。
  “李牧同志……”陈国富首先从愕然中恢复过来,他沉吟着说,“你的看法是不是偏激了一些。你初来乍到,对这里的情况还不是很了解。阿泰军分区的边境防控工作很重,别看三个团编制有近五千人,但能到一线去的,不足一半。如果整治的力度太大,影响了工作,是没有办法向上面交代的。”
  李牧胸有成竹,呵呵笑了笑,“解决一线人手不足这个问题很简单,精简机关后勤人员,兵力下沉基层。”
  这个时候,大家都醒悟过来了,这个李团长不是说说而已,他是有完整的计划的!
  他不是要搞搞警示教育那么简单,而是要大刀阔斧地搞整顿!

  在大家消化的时候,李牧徐徐地说道,“专题教育要搞,我明天就到部队去,马上就着手搞。大力整顿要搞,我会用一周的时间进行全面的调查,尤其是三营九连。总部首长只给了我一个月的时间。我向总部首长立下了军令状,一个月后见成效,否则,我就地退役。”
  “司令,政委,同志们,以上就是我的看法。”
  说完之后,李牧就闭上了嘴吧,似乎打定主意不再多发一言。
  其余人,你看我我看你,会场的气氛一下子的就凝固了起来,仿佛能听到了空气流动的声音,还有那慢慢缭绕着的烟雾……
  李牧不是一把手,他不是这个丨党丨委常委班子的班长,他的看法归他的看法,而不是决议。
  但,有一个谁也不会忽略的事实——李牧是从总部下来的人。这样一来,分量就不一样了。
  谁知道的,李牧的看法是不是就是总部首长的看法?

  赵喜贵忽然的想到一个比较有意思的细节——李牧到阿泰军分区赴任,军区、省军区都没有领导来送。
  当天接人的时候,赵喜贵就感觉到奇怪,按理说,起码也会有省军区干部部的领导陪着过来,把人送到位了,这才算完。
  但李牧就那么三个人一条狗的过来了,省军区的领导只是打了电话,当然通知什么的是早就发了下来。
  这会不会是省军区的一个态度呢?
  毕竟总部是连续跨过了军区和省军区,直接给一个边防团委派了团长。不,也许军区的大首长们是知道的,甚至有可能是军区的大首长们请示总部这么做的。
  唯一值得琢磨的,是省军区的态度。琢磨明白了,许多事情就好办多了,毕竟,县官不如现管,省军区是军分区的直接上级。
  常委们各有各的心思,各自想着各自的那摊子事,脸上的神情也各异。赵喜贵能想到的问题,其他常委们也能想得到,都在各自结合自己的位置和具体情况,在脑子里迅速的做出判断。
  这个时候是很尴尬的,就好比最后一层窗户纸,大家都心照不宣地小心避开,不至于用力过度给捅破了,但新来的李团长却是不管不顾的,不是用手指戳破,而是上来就是一脚,直接踹碎。

  或者说是一块自我安慰的遮羞布。
  701团出现的问题的严重性当真的就意识不到吗,显然不可能,不是意识不到,而是不愿、不敢去碰。当前的环境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而如何在这局势之中抓住机遇往上走,可能是一些人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司令和政委发言了,副政委发言了,但是谁也没有觉得,副司令没发言不正常。李牧却是把目光投向了副司令石彦辰那边,同时脑子里快速地掠过了此人的履历。
  上面显示,石彦辰是科班出身的干部,从排长一步步干起,先后担任了某集团军炮兵团的参谋长、副团长,然后调任机步团团长,又在某机步师担任了三年的师参谋长,然后调任阿泰军分区副司令。
  从成长的轨迹看,此人的步伐稳健,性格沉稳。李牧注意到一个很有意思的情况,石彦辰的父辈是在军队高级干部的位置上退下来的,但是他的升迁上面,却一点借助背景的迹象都没有。

  李牧判断,石彦辰家有很严格的家训,而石彦辰在那种环境下成长起来,势必是一个原则性非常强的人。
  这个人,是值得争取的。
  不寻求支持,李牧单凭一个末尾常委的头衔,很难按照总部以及军区的要求推行他的整治意图。
  让他过来担任701团团长,整肃该团军纪,李牧就真的只把目光局限在一个边防团?两三年前他可能不会想得那么远,但此时非彼时,李牧也成长了,尤其是在经历了南苏丹维和之后,那份体会,是更加深刻的。

  正在尴尬的当口,石彦辰果然不出所料的发言了。
  他的习惯动作是两手护着茶缸,茶缸口腾腾的冒着热气,他说道,“司令,政委,同志们,我谈一谈我的看法。”
  很大一部分人都有些意外,自从陈国富来了之后,这个石彦辰副司令就很少在常委会上发言,沦为了举手党。今天他要发言,在新常委、新团长到任之后摆出来认真谈一谈的架势,也非常的具有代表性。
  至少,赵喜贵的心里是掠过了一阵莫名其妙的不舒服。
  陈国富说,“老石,你讲一讲。”
  在副司令这个位置上虽然才两年,但也是够格被称为老石了。石彦辰这一步步上来,到今年这个上校副师职,已经四十二岁。
  石彦辰的声音比较厚重,中气十足,他说,“同志们,陈司令和政委刚才已经讲得很透。阿泰军分区下属的边防部队,某些基层连队的军纪涣散程度,已经到了不整治不行的地步。有个连长,值班时间在房间里喝酒,大白天的,拉着指导员,两个人一个上午就喝着酒过,足足喝了两斤!”
  “彦辰同志。”赵喜贵忽然出言打断他的话。
  石彦辰停下来,看着赵喜贵。
  赵喜贵说,“连长和指导员值班期间喝酒,这个事情,你是听说的还是有证据。”
  “我亲眼所见。”石彦辰冷冷地说,语气非常的严肃,“当场我就要把他们给处理掉。可是,我处理不了。同志们,我一个副司令,处理不了两名违纪的基层连队主官!”
  说到最后,石彦辰重重的一拳头砸在了桌面上,震得众人一惊。
  心里一股火似乎憋了很久,石彦辰打算也必须把心里的不满给表达出来了,机动作战部队出身的他,实在很难接受如此纪律涣散的现象,并且下级对上级权威的挑战!
  “部队是要打仗的,讲的是令行禁止,讲的是主官的说一不二,打仗的时候没有什么民主精神,只有不折不扣的实现指挥官的意图。和开常委会是两码事。基层连队尚且如此,再往上的团部机关呢,其他单位呢,可想而知!”
  石彦辰激动地说,“我在XX集团军干了十二年,我从来没见过纪律如此涣散的部队!这还是部队吗?啊?同志们,在座的诸位都当过主官,都应该清楚,军机如此涣散的部队,还有什么战斗力!”

  日期:2017-04-24 18:45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