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12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你家长呢?”其中一个学生家长质问道。
  班主任刚要开口解释,林浅直接说:“我可以负责,不用叫家长。”
  “哼,你负责?我儿子的前途你一个小孩能负责?”
  “就是,我们是看在学校领导的面子上才不报警的,你不把你爸妈叫来,我们立刻报警。”
  校领导一阵紧张,班主任连忙出来劝慰,“各位家长不要激动,打架不是林浅一个人,要是报警处理,对孩子们的前途都不好。”对学校的声誉也是一击重创。
  “林浅,”班主任用斥责的口吻问道,“到底怎么回事你给说说。”

  林浅撩了一下头发,一手往班主任椅子靠上一搭,踮着小二郎腿,开始叙述,把事情的前因后果都给讲了一遍。
  “你瞎说!”南音跳出来说,“我才没有,大家都可以给我作证,是林浅在半路堵住我的去路要打我,他们都是看不过去来帮我的,哪知道林浅连他们一起打,还说他们多管闲事。”
  “是,就是这么回事。”
  “对,打女生的事我们最看不过去。”
  “对对对,开始我们还以为是男生打女生,我们兄弟几个都看不过去。”
  几个男生还挺幽默,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调侃林浅不男不女,几个人都对了口供,誓把林浅踩死为止。
  南音哭得梨花带雨,咸咸的眼泪流在脸上,伤口都刺刺麻麻地疼,她哽咽着说:“林浅,我知道你从高中开始就看我不顺眼,因为我举报过你考试作弊,但是,作弊本来就是不对的,你应该自我反省,而不是怀恨在心。”
  林浅气得牙痒痒,你丫的真够阴险的,不但颠倒是非黑白,还提这种陈年往事,你不提我还忘了,你提了我倒是想起来了,我作弊关你什么事?!!!
  家长们听了,无不摇头,议论纷纷,“这种学生的品质也太差了吧。”
  “就是,怎么考上B大的?”
  “是不是高考也是作弊的?”
  “家长也不管管,太不像话了。”

  “这种学生应该立马开除,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林浅不甘示弱地拿出手机,大吼一声,“够了,我有视频为证。”
  什么?视频?南音和几个学生都怔了一下。
  南音斜瞪了一眼陈聪,用眼神质问他——你不是说那附近的监控都删除了吗?怎么还有?

  陈聪默默地摇摇头,表示不清楚。
  林浅把点开视频,将声音调到最大。
  ——“1、2、3……8、9,南音,你上不上?要不要算上你?”
  ——“十分钟后我看你还嚣不嚣张得起来!给我上,往死里打,出了事,我摆平。”
  原来,这段视频是林浅自己录的,从南音一伙人包围她开始,她就偷偷地按了录制,虽然画面模糊不清,但声音是很清楚的。
  这叫嚣的声音,分明就是刚才柔柔弱弱的南音的声音,南音父母都错愕不已,大家都错愕不已。

  “不,不,爸爸妈妈,这一定是林浅伪造的,这不是我在说话。”南音一边哭一边说,极力为自己辩解,“林浅平常就爱打架惹事,不信可以问别的同学去。”
  第14章纷纷倒戈
  没有不相信自己孩子的父母,南音哭得越委屈,南音的父母就越生气,“张主任,我是看你面子才愿意坐下来谈谈的,现在看来不报警不行了。”
  “报警,报警,我早说要报警,我们女儿的脸伤成这样,不是林浅打的,她还能自己打自己不成?这份委屈,这份冤枉,我们不受,报警!”

  南音的父母一说报警,其他学生的家长也都纷纷赞成。
  如果说林浅的视频是真的,那么,南音就是主谋,其他学生就是帮凶,谁都不愿意接受林浅的证供,如同谁都不愿意相信自己的孩子会打架滋事一样。
  有一家来的不是家属,而是律师,律师带着黑框眼镜,特别严肃,他上前一步说:“这是故意伤人罪,根据《刑法》第二百三十四条规定,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
  “就是,这种人就该进去关几年,让国家来管教。”
  “事情闹得这么大她家长还置之不理,我看啊,连她家长的责任也要一并追究。”
  校领导和班主任眼看着劝不住了,班主任拉着林浅语重心长地劝,“林浅啊,你平常调皮捣蛋也就算了,这件事事关你的前途,不是开玩笑,你还是叫你父母来吧。”
  林浅说:“老班,我真没骗你,我无父无母没人管。”
  班主任心里有数,可亲耳听到,还是替这孩子心疼,可是这件事压不下去,他也不好向领导交待啊,“那你总有其他长辈吧?必须叫你家人过来解决。”
  林浅大义凛然地说:“报警就报警,我才不怕,这视频就是我录的,动没动手脚我清楚,朗朗乾坤昭昭日月,我就不信丨警丨察叔叔还不了我清白。”
  林浅的话,让南音和其他学生都有些畏惧。
  就在两方僵持不下的时候,外面进来了一个人,神色匆忙地跑到校领导们跟前,还给他们看了一段视频。
  林浅的班主任也瞧见了,那是一条题目为“校园暴力到底何时才能停止?且看女学生英勇反抗神回击”的热门视频,短时间内就上了热搜榜,还是妥妥的第一。
  这段视频很明显是正好被路人拍到然后上传至互联网的,这段视频没有声音只有画面,结合林浅那段没有画面只有声音的视频,真相就这么简单直白地给揭露了。

  校领导们互相使了个眼色,纷纷点头。
  班主任出面,将林浅的手机拿过来,当着众人的面将两段视频一起播放。
  家长们面面相觑,整了半天原来他们都是被南音给骗了啊。
  南音倒抽一口冷气,“这这这……”她这了半天都挤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南音的父母瞪大了双眼,尴尬得脸都红了,羞愤至极。
  有几个家长开始低声质问自己的儿子,那些学生一个松了口,其他的也都纷纷松口,以撇清利害关系。
  “我不知道,是汪洋让去的。”

  “我也不知道,我都听汪洋的。”
  “我更不知道了,我都不认识林浅。”
  他们口中所说的汪洋,这么巧,正是B市首富汪海成的独生子汪洋,又这么巧,汪洋此刻人在医院,来谈的是汪家的律师。
  这下林浅得意了,“看看看看,都看到了没?是他们九个人群殴我,群殴我。”

  她一拍大腿,说得特愤慨激昂,“九个人群殴我我还不能还手?我又不傻哪能光让他们打,我当然要正当防卫了。”
  “喂,你是律师是吧,那法律有没有规定合理的正当防卫是无罪的?”
  律师一脸淡定的表情,事情能这样反转,其实他并不意外,他的任务就是给小少爷收拾残局,这几年来,他收拾过无数的残局,早都见惯不怪了。
  “是否无罪应有法官来判,而不是律师。”
  林浅白了他一眼,跟这种衣冠楚楚的伪君子讲话一点意思都没有,她转而看向南音的父母,质问道:“叔叔阿姨,你们是怎么管教女儿的?要不要国家帮你们管教管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