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11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凑近她的脸,说:“你自己问的问题你不知道?”他放低了声音,提醒她一句,“昨天你骑在我背上问的。”
  他越是凑得近,林浅就越是本能地往后仰,小心脏砰砰砰地乱跳着。
  楚墨枫等不及她回想,又说:“你问我你做我的女朋友好不好。”
  “……”

  “我经过慎重考虑,现在正式回答你,好。”
  “……”什么情况?
  “咳咳咳咳,”林浅一抬胳膊甩开他的手,后退两步直接拉开了两人的距离,“今天可不是愚人节,你别逗我玩行吗?”
  楚墨枫一脸认真,“你看我像是在逗你玩吗?”

  “那是我逗你玩的,大哥,让让,我赶着投胎。”不等楚墨枫阻拦,林浅抬腿就跑,像一阵风,一闪就不见了。
  楚墨枫又难堪又窘迫,他设想过无数个画面,比如林浅因为太激动而抱着他喜极而泣,又比如林浅因为太高兴而手舞足蹈,可是,他绝对没有想到林浅会一走了之。
  他几乎每天都要收到女生的情书,有时候一连好几封,无论他走到哪里,都会吸引无数女生的目光,而他对这种倾慕的目光早已经习惯了。
  可是他从来都没有接受谁,因为他的心里早就有了喜欢的人。

  被拒绝这种情况,他没遇到过,也没有想到过。
  今天,是第一次。
  林浅一口气跑到了楼下,还没从楚墨枫的“疯言疯语”中回过神来,就听到路过的女学生们明目张胆地对她指指点点。
  “看,那就是林浅,你肉眼能看出是男是女吗?哈哈。”
  “肉眼看不出,脱光了肯定看得出来,这人真不要脸,简直是败坏B大的风气,有辱校门。”

  “这回她捅了大篓子,把B市首富的儿子都打得进了医院,看她那个重口味的金主敢不敢出面帮她。”
  “我想,但凡有点智商的人都不会得罪首富吧?”
  这些话结结实实地落在了林浅的耳朵里,又臭又恶,她一向来都嫉恶如仇,在林家吃多了亏,到了外面就吃什么都不肯吃亏,她斜眼扫向那几个女生,刚要说话,却听林渝的声音在后面响起。
  “什么都不知道就在别人背后乱嚼舌根,这就不是败坏B大风气了?”
  女生们听了,你看看我我看看你,识趣地跑开了。
  林渝气鼓鼓瞪了那些人一眼,低声骂了一句,“真是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林浅,你闯大祸了你知道吗?”

  林浅什么都不知道呢,只在女生们刚才的议论声中听出了一二。
  “你老实告诉我,你昨天那副鬼样子是不是跟人打架?”林渝板着脸训道,“你还骗我说摔的,你当我傻啊?”
  林浅笑意浅浅地说:“你就是傻啊。”
  林渝上前就拧了她的胳膊一下,一跺脚,心烦气躁地说:“林浅,你还拿我寻开心,你知道你把B市首富的儿子打伤了吗?”
  “哦,刚才听她们说了,哪个?肥头猪耳那个,还是尖嘴猴腮那个?”
  “林浅,你到底知不知道事情的严重性!聚众斗殴,伤人性命,你会被学校开除的。”
  林渝只比林浅大了两个月,受家里人的影响,林渝也会对林浅大呼小叫,一有不开心也会拿林浅出气,但是,如果林浅出事,她也会担心不已。
  或许,这就是所谓的相爱相杀吧。
  两人是姐妹,是闺蜜,是挚友,同时也是损友。
  林浅对林渝的感情可以归类为,只要你开心,我怎么样都无所谓。
  而林渝对林浅的感情可以理解为,我可以欺负你骂你打你,但是,我就是不准我以外的其他人欺负你骂你打你。
  见林渝气得眼眶都红了,林浅伸出胳膊搭在她的肩膀上,说:“放心吧,他们几个人打我一个,要开除,也是他们开除,我只是正当防卫。”
  林渝还是不放心,话题一转就转到了顾城骁的身上,“那个顾首长对你好吗?会不会出面帮你?你被包养的传闻又是怎么一回事?”
  第13章誓把林浅踩死为止
  从林渝那里,林浅知道了关于她的传闻风波。
  她是传闻风波的主人公,可她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也是搞笑。

  “那个姓顾的就是一个人傻钱多的主,家里佣人一大堆,什么都不需要我干,比在你家轻松多了。”
  “我听我爸说顾家很厉害,这种人家规矩也多,还不如我家自由呢。对了,我爸勒令我们不准把你嫁人的事说出去。”
  林浅冷哼一声,“哼,你爸还指望着我回去你家当牛做马,一辈子不能翻身?真是奸诈小人。”
  “喂,那是我爸,你别侮辱他。”
  “说他是奸诈小人都是轻的。”
  “你……”
  就在这时,林浅的手机响了起来,她拿出来一看,“呀,我班主任……”
  林渝立刻闭嘴,凑到她手机边去听。
  “林浅,下课了吧?”
  “嗯嗯嗯,刚下刚下。”
  “那就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林浅笑呵呵地问:“行啊,要不要顺便给您带一杯咖啡?”
  班主任凶着训道:“别嬉皮笑脸的,自己闯的祸自己不知道吗?赶紧过来!”
  “哦……”
  林渝不放心,一定要跟着林浅一起去,到了才发现,办公室里已经聚齐了许多人,包括她的死对头南音在内,学生加上家长,不下二十人。

  林浅愣头青似的要进去,林渝一把将她拉住,“你傻啊,他们这么多人,吃亏的肯定是你。”
  “这你就甭替我担心了,这么多年姐也不是白混的。”
  林渝白了她一眼,“谁是姐?”
  林浅摸了一把她娇嫩的小脸,眉眼一勾,说:“你,你是姐,乖啦,在外面等我的好消息。”
  这么多年来,要不是早就习惯了她的鬼把戏,林渝肯定要小鹿乱撞的,瞧瞧那遮眼的短发,瞧瞧那勾人的小眼神,瞧瞧那恰到好处的微笑唇,一般不知道她是女儿身的小姑娘,哪里受得住撩?!
  “你给我正经点。”
  林浅不作声,只往后朝她挥挥手,就大摇大摆地走到了门口。
  “报告。”
  里面众人闻声,齐齐往门口看,“她就是林浅。”南音愤恨地喊了一声,众人的眼神立刻变得狠厉,仿佛要将她生吞活剥了一般。
  “进来,”班主任也很担心,招招手说,“过来我这边。”
  林浅依言走到班主任身边,不卑不亢地以笑脸示人。
  她粗粗扫一眼在座的人,除了班主任和几位校领导之外,有昨天见过的干架的男生女生,也有没见过的他们的家长。在家长面前,他们一个个的都成了乖宝宝,完全没了昨天打她时候的狠劲。
  让她好笑的是,他们一个个的全都鼻青脸肿不说,有的胳膊打着石膏,有的裤子脱了一边露出大腿上的淤青,有的脱了上衣露出背上的抓痕,总之每个人都带着让家长心痛不已的伤。
  连没有参与的南音都身负重伤,她的右脸上有三道抓痕,从嘴角一直延伸到耳垂,重的地方还有血迹,很明显是被打了一巴掌。
  对于一个年轻貌美靠脸吃饭的播音系校花来说,这三道抓痕简直要了她的命,更要了她父母的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