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10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比如说,前天晚上为什么会那个样子躺在我的床上?

  再比如说,昨天到底是被谁打成这样的?
  林浅忽然嘴巴一扁,眼睛一酸,盈盈眼泪就出来了,她哽咽道:“可我还没做好准备嘛。”
  她这一哭,顾城骁就严肃不起来了,算了算了,跟一个小姑娘计较个什么劲儿,他拿出了平生最大的耐心,像爸爸哄女儿一样哄着说:“唉,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
  林浅满意地点点头,擦干眼泪,立刻露出了一副奸计得逞的嘴脸,“来来来,签字画押。”
  “……”我是不是在自找罪受?

  顾城骁回房洗澡,林浅自得其乐地下楼用餐,不但脱离了林家,还有了一个人傻钱多的靠山,重点是不用耽误学业,这实在是天上掉下的馅饼刚好被她给捡到了啊。
  怀着一种小人得志的兴奋感,林浅兴高采烈地走下楼。
  就在这时,楼下众人齐刷刷地鞠躬欢迎,“少奶奶好!”
  唉呀妈呀,林浅心肝一抖,脚底一滑,吓得一个不小心跌了一跤,屁股重重地摔在台阶上,还不受控制地往下滑了两个台阶。

  “少奶奶小心~~”楼下众人吓得心脏都提到了嗓子尖,站得最近的年管家眼疾手快地奔上去扶她,“少奶奶,您没摔着吧?”
  林浅受宠若惊的程度绝对不亚于在光天化日之下见到了传说中的UFO,她战战兢兢地扶着栏杆站起来,后退两步说:“我没事,你不用扶我,你自己下去。”
  年管家愣了一下,随后听话地鞠躬回应,“是的少奶奶。”
  “……”这一刻,林浅的脑海里是完全凌乱的。
  要知道,她在林家可是最底层的丫鬟啊,这到了顾家,就成了顶层的主人,一夜之间如此巨大的转变,一度让她以为这是在做梦。
  “啪啪”两下,她狠狠地打了自己两耳光,“哇,好痛。”她龇着牙咧着嘴,用力地揉着自己的脸,昨天的伤还没好呢,嘤嘤嘤。

  别说林浅吓到了,下人们也都吓到了,虽然年管家已经给他们打过预防针,但少奶奶本人还是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短头发、白T恤、背带破洞裤、脏球鞋,耳朵上一排耳钉,还都是黑色骷颅头造型,整一个非主流假小子。
  似乎,脑子还有点问题。
  林浅揉着摔痛的屁股,一瘸一瘸地走下楼,在众目睽睽之下,她也很不好意思。
  年管家小心翼翼地伺候道:“少奶奶,用餐这边请。”
  “哦,谢谢。”
  年管家看她一直在揉,又说:“我马上联系医生为少奶奶诊断一下。”
  “啊?不用!”林浅断然拒绝,这也太小题大做了吧,“摔了一跤而已,又没事。”

  她来到餐桌前,一下就被那精致多样的早餐给吸引住了,西式的面包奶酪培根热狗等等,中式的面条馄饨豆浆油条等等,应有尽有。
  “少奶奶,因为还不知道您的口味,所以厨房多做了一点,您喜欢吃什么就选什么。”
  确定这叫多做了一点,而不是满汉全席吗?林浅受宠若惊,“好,大家一起过来吃啊。”
  “按照顾家的规矩,我们是不能跟您一起用餐的,这些都是为您和少爷准备的。”
  “……”别说两个人,二十个人都吃不了这么多吧,这皇帝般的待遇,她一个小丫头真的无福消受啊,“您就是年管家是吧?”
  “是,少奶奶有何吩咐?”
  林浅才坐下,看年管家又要弯腰鞠躬,她坐都坐不安生,赶忙站起来将他扶起,“您别老鞠躬啊。”
  年管家笑着又要鞠躬,“诶诶……”林浅都怕了他了,“我不饿,一点都不饿,我突然想起来今天学校还有事,我得赶紧走了,再见,不送。”

  下人们都看傻了,只见少奶奶就跟个小老鼠似的蹿到了门口,一闪就跑出去了。
  年管家追了几步没追上,大喊道:“张开,张开,快开车送送少奶奶。”
  B大校门口,一辆崭新的保时捷卡宴在正门口停下,林浅从车里下来,朝司机挥了挥手表示感谢。
  这一简单正常的举动却在校园内悄无声息地掀起了轩然大波。
  “听说没,金融系的浅爷被大款包养了,还明目张胆地送到校门口。”

  “不用听说,我亲眼所见,浅爷下车之后还跟人家依依不舍地飞吻,我看到里面是个中年大叔。”
  “话说,我至今都不知道浅爷到底是男的还是女的。”
  “生理是女的,心理就不知道了。”
  “我的天哪,包养她的大款口味真重。”
  “可不是,我还听说浅爷跟南音一伙人打群架,好几个人都住院了。”

  “真的?为什么打架?”
  “好像是为了楚墨枫。”
  “哦买噶的,浅爷身上好多故事啊。”
  第12章我赶着投胎
  消息一传十十传百,用不了半天,“林浅被重口味大款包养”的消息就传遍了整个校园。
  也传到了楚墨枫的耳朵里。

  下课铃声响了,同学们蜂拥似的出去觅食,林浅擦一擦嘴角的口水,拿起书包也准备走。
  “等等!”
  林浅揉着眼睛,迷迷糊糊地转回头,只见楚墨枫站在比她高三级的台阶上,居高临下地看着她。
  “叫我?”
  楚墨枫往下走了三步,与她同站一个台阶上,依然居高临下地看着她,“你脸上的伤没事吧?”
  “没事啊。”

  楚墨枫凑近了些仔细看了看,左脸的眉骨和颧骨处有着很明显的淤青,左脸也比右脸要肿一些。想到事情是由自己引起的,他多少有些抱歉,“你昨天就应该告诉我,我的号码你不是有吗?”
  “告诉你干嘛?打都打了,况且我又没吃亏。”
  “是啊,你是没吃亏,把三个人打得进了医院,是要挨训了。”
  “训就训呗,我又不是第一被训,我早习惯了。”

  “我替你去解释。”
  林浅疑惑地笑了起来,“你解释什么啊?又不关你的事。”
  “南音堵你这事,不就是因我而起吗?”
  林浅笑得更加灿烂,摇摇头说:“女人之间的战斗,男人不用凑热闹。”
  “……”楚墨枫被堵得很没面子,这是他第一次主动向女孩子示好,却被拒绝。
  “让让,我要去食堂,晚了没位置。”
  可是,她才跨出一步,楚墨枫就挡住了她的去路。
  “昨天你问的问题我回去慎重考虑过了,我同意你的请求。”
  “什么问题?什么请求?”林浅一脸懵逼。
  短短两天遭遇了太多不可思议的事情,搞得她都有点精神分裂了。
  楚墨枫没有回答,转而说:“关于今天早上你的传言,我是不会相信的,我相信你的人品,更相信自己的眼光。”
  林浅更懵了,“我什么传言?”
  “楚墨枫,你今天脑子被门挤了?哈哈哈哈……”说着说着,她自己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你该吃药了,可惜我这儿没你的药,哈哈哈,拜了,周末愉快。”
  她将书包往肩上一甩,绕过他,笑着就要离开。
  楚墨枫只伸出一只手就抓住了她的胳膊,他的脸上,有着惯有的高冷,不同的是,此刻还多了几分柔情和耐心。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