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7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反正她以后不用回林家了,她心里暗暗琢磨着,先逃离虎穴,以后的事以后再说,船到桥头自然直。
  姑且不说她从小到大受了多少大伯一家的虐待和羞辱,就大伯为了让自己的公司度过危机,不惜将她的初夜卖给一个糟老头这一点,她都无法再与他们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了。
  今天之所以回去,她其实就是想与大伯一家撕逼决裂的,她的初夜就当是回报他们这些年的养育之恩,以后生老病死再无瓜葛。
  却不想,遇到了这位顾首长。

  顾城骁看她吃得起劲,一张阴郁的小脸也渐渐有了生气,他便随意地开口问道:“你脸上的伤是被谁打的?”
  林浅坚持说:“真是摔的,我自己不小心摔的,呵呵。”
  顾城骁忽略了她的回答,继续说:“除了脸,身上其他地方还有伤吗?”他昨晚并不曾伤她,要有,也只是弄伤了她下面。
  林浅逃避着他的问题,指着那一盘酱牛肉说:“烤点这个。”
  顾城骁作罢,夹起一片酱牛肉放在铁板上烤着,又说:“吃完去医院看看?”
  “皮外伤,不碍事。”
  看她说得轻巧,他又问:“你经常受伤?”
  林浅一顿,有点警觉起来,动作也拘束了许多。
  “算了,你不愿说我也不会逼你,快吃吧。”来日方长,不着急。
  可能是太饿了吧,林浅光顾着自己吃,一直没发现顾城骁的筷子只给她夹,自己却未曾碰一点。
  第8章来日方长,不着急

  饱餐一顿之后,林浅在回家的车里睡着了,在车里本来就容易犯困,而且她还很累,一不小心就睡着了。
  等红灯之际,顾城骁附身过去将她的座椅放下,然后拿起军装外套,轻轻地盖在了她的身上。
  车水马龙的马路上,明暗交替的光影打在她的脸上,又长又翘的睫毛像两把扇子一样盖在脸上,她睡得可真香啊。
  顾城骁好像看着自己新得到的宠物一般,情不自禁地附身下去,性感的薄唇贴在她瓷滑的脸颊上,一阵好似婴儿奶香的女儿香顷刻间钻进鼻孔,令他的某处立刻有了反应。
  “滴滴”后面的车子按响喇叭催促着,顾城骁转头一看,已经是绿灯了。

  也罢,来日方长,不着急。
  地下车库,顾城骁将车子停稳熄火,转头看着旁边的女孩一脸安静的样子,他不忍叫醒她。
  因为祖上的关系,他自小从军,多年的部队生涯难免枯燥,却也练就了他超凡的体魄和意志力。
  柳叶春据说是这世上最强的*,效力强,不易察觉,魅惑人于无形,就算是瞎了眼的柳下惠也抵抗不住诱惑。
  这个据说倒是不假,若不是验血查证,他确实没有察觉自己中了柳叶春。
  他附身上前,女孩鼻尖发出了均匀沉稳的呼吸声,他饶有兴致地轻轻拨女孩开盖在眉毛上的刘海,即便受了伤,即便不打扮,即便像个小男生,但是单看这张脸,小丫头绝对是个大美女。
  要不然,昨天晚上他也不会一看到这张脸,多年练就的顽强意志力就彻底崩盘了,这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一次因为一个异性而把持不住。
  正所谓食髓知味,过去28年都不曾尝过这种滋味,现在尝到一次,自然想尝第二次,自然地,他也想以后经常能够尝到。
  想着,他没有压制**,对着女孩的嘴唇吻了下去。

  丰盈的唇珠光是碰着都让人心颤,顾城骁原本只是想亲一亲她,一碰着,却又想要得更多。
  他的舌尖小心翼翼地撬开她的贝齿,温柔而又缓慢地进去汲取她的芳香。
  似是被打扰的不悦,林浅皱了一下眉头,本能地用舌头一推,然后脑袋一撇就逃开了。
  顾城骁慢慢地深呼吸,试图调节一下自己的情绪,如果说昨天晚上是意志薄弱才侵犯了她,情有可原,那么现在清醒的时候再染指她,难免有些说不过去。
  可是,他一看到她那纤细光滑的天鹅颈,就跟着了魔似的,嘴唇根本舍不得离开她。

  他一手按着她的肩膀,一手捧着她的脸,火热的唇瓣从她嘴角吻到了耳下,再攻克她的脖颈。
  林浅只觉得耳朵边好扎好痒,被细细小小却又不是很锋利的软针磨得好痛,她终于被吵醒了,确切地说,她是被吻醒的。
  “啊!”林浅惊呼一声,埋首在她脖子里乱啃的可是一个男人啊,她二话不说一个屈膝,狠狠地朝男人肚子上一顶。
  “额……”顾城骁闷哼一声,这种近距离的攻击,他也是第一次中招。
  “草,我日你老母!”林浅脱口而出,待看清楚眼前的人是顾城骁的时候,她立刻一缩脖子,像一只受惊吓的小猫崽一样,眼神凄凄,嘴巴扁扁,声音也轻得很酥,“你……你干嘛呀……”
  顾城骁有那么一刻恍惚,但终是被满心的愧疚感填满,对一个小朋友下手,是他龌蹉了。
  不过,他虽然内心愧疚,但表面上是一贯的高傲和冷肃,林浅一看到他的脸就会不自觉地代入林包子的角色,她立刻怯懦懦地说:“对不起,我只是正当防卫,我……我不知道是你。”

  顾城骁淡笑如风,“我只是想叫你醒来,到家了,该下车了。”
  额,你叫醒人的方式就是占人家便宜?看你衣冠楚楚的,怎么尽干禽兽的事?林浅在心里咒骂他。
  不过,等等,回家?回谁的家?
  林浅下车,一眼就看到了一整排的各式各样的车,有霸气的军用越野N辆,有轻巧的名贵跑车N辆,还有超酷的重型机车N辆,简直比车展还要精彩一万倍。
  “哇哦……”林浅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活了起来,“你的邻居们各个都是富豪啊。”
  顾城骁嘴角一斜,没有解释,伸手一指说:“跟我来。”
  “等一下,那个……”
  “我叫顾城骁。”他强调一遍。
  “哦,那个,我们,就这样结婚了?”

  “不然呢?”
  “……”好像哪里不对啊,不不,不是好像,分明哪里都不对,“会不会太草率了一点?”
  顾城骁的脸说变就变,立刻沉下来,眼神也变得狠戾,“你自己答应的,我可没逼你。”
  “……”好像是那么回事,“可是我……我很穷,我还小,我还在上学。”
  面对她的种种理由,顾城骁淡定地说:“我不缺钱,现在大学生也可以结婚,你说的这些问题统统不是问题。”

  林浅张启了嘴唇,却始终找不到辩驳的理由,事实上,她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
  这时,旁边传来“叮”的一声,一位身穿中山装面带笑容的儒雅男士从旁边的电梯里走了出来。
  林浅当下就心想,大晚上的这是做给谁看啊?
  “少爷,您回来啦,新车库已经整顿完毕,您是否满意?”
  纳尼?林浅左看看右看看,这跟广场似的的车库,是他家的?那么这些车,全是他的?

  她还以为这是公共停车库,原来这是他家的私人停车库。
  这简直壕!无!人!性!
  管家询问的同时,顺手将整个车库的灯都打亮了。
  原来,林浅看到的只是车库的一个角落,所有的灯一亮,昏暗的车库顿时如同白昼,一辆辆崭新的豪车在灯光的照应下熠熠生辉,仿佛都在召唤着主人的宠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