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就是驯服或者被驯服》
第6节

作者: 结婚吗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城骁没有回答她,虽然他是被下了药,但他不可否认当下的意乱情迷,也不可否认侵犯了她的事实,这件事就跟遮羞布一样,盖着他道德底线上的一朵烂疮,他不愿跟谁提及。
  初秋的晚上,夜风带着几许清凉习习吹来。

  凉风,加上顾城骁眼底的凉意,林浅觉得有点冷,她将双手紧紧地抱着前胸。
  顾城骁悄悄地放慢了脚步,在林浅毫无察觉的情况之下走成了并肩。
  忽地,单薄的小肩头被压上了一件外套,宽大的军装外套,还带着陌生男人的体温。
  林浅身子一抖,手忙脚乱地要把军装拿下来,“不要不要,你穿着吧。”在她的眼里,军装是很神圣的东西,给她穿是糟蹋了军装。
  男人的手压了一下她的手背,“穿着吧,晚上凉。”
  低沉缓和的声音浸润了她的耳膜,一撇头,她看到他骨节分明的手,手指修长,指甲干净,也感受到由男人指尖传来的温度,她的心脏没来由地一阵乱跳。

  他虽然严肃冷峻,但也有细心体贴的一面。
  “饿了吧?想吃点什么?”
  “不要不要。”林浅乖巧地摇着头,面对一个年长又气场强的男人,她瞬间变成了包子,在不知道对方是敌是友之前,最好隐藏实力。
  可是,咕咕叫的肚子出卖了她。
  顾城骁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嘴上说着不要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
  “……”看来是一枚老司机啊。
  开车去觅食,车行半路,顾城骁的手机又响了起来,是家里打来的电话,不用猜都知道他妈要说什么。
  挂了,又打,再挂,再打,他叹了一口气接起来,有些无奈。
  电话那头是叶倩如见鬼似的怒嚎声,“你爸找林培确认过了,林浅根本不是他的女儿,你想气死我啊,什么不找偏偏找一个不男不女的回来,年纪小也就算了,林培说她从小父母离婚,无人管教,她就是一个问题学生,我跟你爸不同意!”

  “米已成炊,晚了。”
  “孩子生不生随意,她生,我们养,她不生,尽早去流。”
  “妈,你这就过分了啊。”
  “过分的是你顾城骁,”叶倩如已经气得眼冒金星了,直接将电话交到了顾源的手里,顾源铿锵之声犹如洪钟,他对着电话直接开骂,“你个混账东西,专门跟我作对是不是?”

  声音太大,顾城骁将手机拿远了些,余光无意间瞄到副驾驶座的小丫头,她正目光畏畏地瞅着自己,那害怕的小眼神好像在说,求求你不要丢下我。
  第7章从来没人这样待过她
  这是顾城骁第一次看到林浅抬起了头,也是第一次两人四眼对视,他清楚地看到了她脸上的伤,左边的颧骨和嘴角都是肿的,左眼因为颧骨太肿而有些睁不开,难怪她一直低着头,且尽量以右脸示人。
  “爸,男人就要敢做敢承担,这是最起码的责任和担当,我还是一名军人,更应该积极履行自己的责任。这也是您以身作则教会我的道理,你们不能因为她父母离婚就对她有意见。”
  “你……”顾源竟然被儿子说得无力反驳。

  “爸,这里不存在跟您作对或者赌气,你们要见,我就带她回来给你们见,但见面不是征求你们的意见,而是给你们一个交代。你们喜欢也好,不喜欢也罢,人是我选的,我喜欢就行了。”
  “我明天就约小刘谈谈你的调度问题。”顾源威胁道。
  顾城骁沉默一下,深吸一口气,重重说道:“那正好,我已经写好去非洲维和的申请了,就拜托您先跟刘司令员打个招呼。”
  “你……”顾源那个气啊,“你想捐躯没那么容易!”

  “那随你们的便,我们要去吃饭了,挂了吧。”
  语毕,顾城骁直接挂断了电话,然后转头给了林浅一个安心的眼神,语带温柔地说:“放心吧,有什么事我担着。”
  那一刻,林浅盈盈的目光如秋水般荡漾起来,内心感动无比,暖暖的,酸酸的,有种想哭的冲动。
  从来没人这样待过她……
  ——
  林家
  林培和朱曼玉一直在等顾家那边的回复,电话一响,林培赶紧接了起来,一听电话那头的话,他整个人都不好了。
  “是,是,好的,我知道了。”他颤颤巍巍地挂了电话。
  朱曼玉在一旁等得心急如焚,“怎么样?顾老司令说了什么?”
  林培的冷汗再一次止不住地往外冒,“顾老司令说,这件事务必保密,谁要是泄露出去,杀!无!赦!”

  “……”朱曼玉只觉得眼前一黑,一头栽倒在地。
  “老婆,老婆啊,你别吓我。”林培赶紧蹲下身去扶她。
  朱曼玉抽泣着说:“完了,完了,咱们林家算是完了,林浅那丫头肯定会报复我们的,她攀上了顾城骁这尊大佛,还不把我们往死里整吗?”
  重要关头,还是男人理智一点,林培说:“好歹还有我跟顾老司令那层交情在,那丫头不敢乱来的,再说了,就那丫头的脾气和性格,说不定顾首长玩几天就烦了,这不正是顾家要求我们保密的主要目的么,顾家二老肯定也不喜欢那丫头。”
  “可他们都已经领证了。”
  “那又怎么样,结了婚也可以离婚的嘛。”
  朱曼玉听了丈夫一言,呼吸渐渐舒缓了些,“但愿吧……”
  ——

  为了活跃气氛,顾城骁直接在一家烤肉店门口停下,他想借着吃烤肉的气氛,跟林浅熟悉熟悉,也想打听一下她昨晚为什么会那个样子躺在他的床上。
  餐厅里一点都不冷,反而还有些热,林浅将外套脱下,小心翼翼地放在空座上。
  点餐的时候,顾城骁说:“你脸上有伤,不宜吃辛辣的,我们就点些简单的。”
  林浅点头,乖巧地说:“好,我随意,什么都吃。”
  顾城骁勾勾划划地点了许多,点完直接下单。
  那个时候都快八点了,林浅饿得前胸贴后背,菜很快上齐,满满当当一大桌。
  顾城骁看她两只眼睛直勾勾地盯着肉片,便说:“别心急,很快就开了。”
  林浅饿得都想啃筷子了,看着那滋滋作响的肉片在铁板上抖动,哪里忍得住,她迫不及待地往前一凑,唔,一阵热气上扬,冲得她的鼻子发痒,她一个没忍住“阿嚏”一声,对着一锅金黄的五花肉片打了一个喷嚏。
  林浅瞬间石化,同样石化的,还有坐在对面的顾城骁。
  精巧的小鼻子下面挂着一条透明的水鼻涕,有两滴挂在嘴唇上,有无数滴已经落在了肉片上。
  略带焦黄的五花肉滋滋滋响个不停,趁顾城骁说话之前,林浅立马低头,一边抽纸擦鼻涕,一边拿筷子夹肉,“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这些都归我,你另外烤。”

  顾城骁却笑笑然地说:“没事,吃吧,填饱肚子要紧。”
  吃烤肉的过程岂是一个爽字可以形容的?!林浅根本就不用烤,她的任务就是吃吃吃,顾城骁周到得连酱料都会给她蘸好。
  到目前为止,林浅对顾城骁的了解仅为他是一名军人,似乎有着不错的家世,其他的一无所知,就连他为何会娶她她都不知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